第2章 第三年

今天叶锋的内心是激动的,他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车子驶进了别墅区,在三号别墅大门前停了下来。

李若雪连忙从车内下来,她实在是不想和自己这位怂包哑巴姐夫多呆一秒。

现在是晚上八点,叶锋将车停好之后,便进入别墅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将门关上。

叶锋和李若云各住一间卧室,两人虽然结婚四年,但却是有名无实,就连手都没牵过。

此时的叶锋有一种强烈的预感,那种痛苦很快就要出现,而且比之以前更加强烈。

叶锋取过桌上的一个台历,用笔将30这个数字划掉。

屈辱的生活今天将会彻底结束,就算那个老头骗了自己,自己也要永远的离开李家!

脑袋中一阵刺痛传来,叶锋连忙脱掉上衣,然后盘腿坐在床上,凝神静心,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与此同时,楼下大厅中,丈母娘方惠琼带着一个和叶锋年龄相仿的男子有说有笑的走了进来。

“小何,你也真是的,回燕京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方惠琼引男子到沙发坐下,“你先坐,我去给你倒茶。”

被称为小何的男人叫何星,是方惠琼一个闺蜜的儿子,穿着一身合体的休闲西装,一双大长腿,长得还帅气,属于韩剧里那种标准的长腿欧巴。

“方阿姨,您不用客气了,我今天刚从国外毕业回来,特地来看看您和若云。”何星说着从身上摸出一个精巧的盒子,然后双手递到方惠琼面前,“回来得急,也没准备什么礼物,这个希望方阿姨会喜欢。”

“小何啊,你妈妈和我可是好姐妹,你这就见外了。”方惠琼佯装生气道。

何星笑道:“所以我给我妈和阿姨您一人买了一份。”

“你这孩子!”方惠琼笑着接过何星手中的小礼盒,里面是一个很漂亮的玉镯子,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

将礼盒放好,方惠琼便去给何星接水,同时心中也忍不住叹了口气。

何星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从小何星就很乖巧聪明,原本在若云和何星大学毕业的时候,方惠琼就想将两人撮合在一起,不过被何星出国深造的事情耽搁了。

何星出国后不久,若雪不知为何患上了一种罕见的怪病,在国内国外医院都束手无策的情况下,一向有些迷信的方惠琼只好去求助算命先生。

算命先生让她招个上门女婿和李若云结婚冲喜,就能治这怪病。

说也神奇,自打结了婚,李若云的怪病就忽然好了。

然而在方惠琼看来,并不是叶锋救了她的女儿,那个孤儿叶锋不过是一件工具而已,要不是离婚涉及到财产分割的问题,方惠琼早就把他扫地出门了。

一想到那个哑巴女婿,再和何星一比较,方惠琼心中就是一阵烦闷。

“对了,方阿姨,若云还没有回来吗?”何星四处望了望,随口问道。

方惠琼将一杯茶水放到何星面前,回道:“公司的事情多,她是个大忙人,恐怕要十点左右才会到家。”

“这样啊,我在国外听说若云结婚了,她的那个、那个对象没在家吗?”何星又问道。

方惠琼脸上露出厌烦的表情,指了指二楼:“那个好吃懒做的东西,应该在楼上吧,也不知道在搞什么。”

何星脸上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阿姨,若云的对象在哪里高就?”

一听这话,方惠琼火气更盛,再加之处于更年期,直接仰头吼道:“叶锋,家里来客人了,你还不死下来,是见不得人吗!?”

“看来事情确实和自己打听来的一模一样。”何星在心中暗道。

其实在来之前他就打听好了,李若云嫁了个窝囊废,一个大男人整天窝在家里,好吃懒做,也不去上班,靠女人养着。

哦,对了,一个哑巴出去找工作,应该没有公司会要吧。

真是活得不如一条狗。

时间马上就到九点,叶锋身体上的症状越来越明显,就算是听见方惠琼的叫声,哪里又能出去。

见没人回应自己,方惠琼又叫道:“雪丫头,你何星哥哥来了,还不赶快下来!”

李若雪的房门打开,然后她往下看了一眼,不满道:“妈,你大吼大叫的干嘛吖,何星来了就来了呗,稀罕个啥啊!”

李若雪不喜欢叶锋,更不喜欢何星,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何星这小子城府太深,不是什么好东西。

“若雪,怎么和妈说话的!”方惠琼怒火窜了上来。

一边的何星连忙劝解道:“阿姨,你别生气,气坏了身子不值得,若云的那个对象恐怕没回来吧。”

何星稍微使用了一点激将法,他现在心里很想见见传说中的倒插门女婿到底长什么样。

果然,一听这话,方惠琼的火气哪里压得住:“雪丫头,叶锋回来没?”

“回来了,和我一起回来的!”

“去把他给我叫下来!”方惠琼吩咐道。

“等着。”李若雪不耐烦的回了一声,然后向叶锋的卧室走去。

李若雪觉得自己这个窝囊姐夫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一回到家就把自己关在卧室里,真当自己是大爷了?

就在李若雪伸手去敲门的时候,叶锋的房间里突然传出一声惨叫,一声痛苦到极点的惨叫。

这声惨叫并没有吓到李若雪,她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摇摇头:“唉,又犯病了。”

对于这种情况,李家人已经见怪不怪了,因为这种情况去年和前年都发生过,李家人也没想过让叶锋去医院检查治疗什么的,对于李家人来说,叶锋死了最好。

李若雪扭开了房门,然后看见了令她终身难忘的一幕。

“啊!!”短暂的失神过后,李若雪发出了一声恐怖的惊叫,然后拔腿就逃。

“若雪,你怎么了?”楼下的方惠琼听见了李若雪的叫声,以为是叶锋欺负她,赶紧冲上楼去。

此刻的叶锋扭曲着身子躺在床上,整个人就像是刚从沥青里面捞出来,身体表面糊了一层黑乎乎的东西,只剩下一双黑亮的眼睛证明他还活着。

也难怪李若雪会被吓到。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