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求我上药

屋内的气氛简直冰冷到了极点!

男人一瞬不瞬的盯着她。扼住她脖颈的手力度不单不减退,反而增加。

林诗瑶犹如任人宰割的羔羊,瞳孔一点一点放大!她的唇畔微张,蝴蝶般栖息的睫毛微微颤抖。

“敢骗我?”陆霆骁眼眸冷冰的令人发指。整个人如同一只雄狮以扑食的姿态将她禁锢在视线所及的范围内。“你以为我还是三年前的我?”

“呃……”林诗瑶只觉得呼吸紧促,大脑开始缺氧……耳畔传来的声音是模糊的,那双充满了愤怒的双眸也是模糊的!

三年前。

她说了那样不堪的话语与他分手。

三年后。

又有什么资格求他放过自己?

他曾说过。

他最痛恨的事情就是被欺骗。

然而。她对他一次又一次的欺骗,哪怕到了如今这般境地,也依然……在骗他。

或许。

被他这样掐死也挺好。

如果这样可以让你舒坦,值。

“求死?”

陆霆骁忽然松开卡在她脖间的右手,举止异常温柔的为她整理她脸上因为被粗鲁对待而凌乱的发丝。

“你的生死只能我来决定。你,没有资格。”

林诗瑶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美眸微微颤抖,一瞬间便被泪水所遮挡住。

“现在。”他如视珍宝一般捧着她苍白的脸庞语气加重,命令道:“求我给你上药。”

不……

林诗瑶无助的在心里呐喊,求饶……

求你了。

求你不要这样!

霆骁,我知道错了。求你别这样。

“你这是什么眼神。”陆霆骁的眼眸沉了下来,之前的温柔如同昙花一现一般被厉狠所代替。“听不懂我的话?”

林诗瑶泪如雨下,曾经骄傲的自尊心因为他的话,一片一片被无情剥落,连带着屈辱感。

在这世界上,最让人痛不欲生的不是身体上的折磨,而是源自于灵魂深处的重重鞭挞!

很显然。比起身体上的折磨,陆霆骁更喜欢后者。他喜欢她现在这副痛不欲生的模样,他更喜欢的是,将她的自尊捧在手心狠狠捏碎!而捏碎它的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

“求我。”他的语气比之前更加暴戾几分。“如果你不自觉,我会让保镖亲自给你上药。”

林诗瑶身子止不住颤抖,就连泪水在这一刻也干涸了。

“我数三个数。”陆霆骁似个赌徒一般,一双鹰隼般的眼眸不放过她脸上分毫细节。“三。”

林诗瑶知道他什么事情都能够做的出来!她不敢想象保镖们进来后会看见怎样的自己……

“二。”

她绝望的闭上双眼。哪怕浑身传来阵阵剧痛,依然咬着牙,“求你……给我上药。”

陆霆骁冷哼一声,一双鹰隼般的眼眸透着一丝惬意。“听不到,大声点。”

林诗瑶彻底放下她的自尊,骄傲与一切。“求你,给我上药。”因为她知道,如果不听从他的话,等待她的,将会是更惨烈的惩罚!

“呵。”陆霆骁不动声色的冷哼一声。他的双手毫不留情的握住她的脚腕,接着,在她青紫处最深的地方用力的按了下去,狠狠地揉着。

林诗瑶痛的倒吸一口凉气!双手下意识的揪住被单!承受着这种锥心刺骨的疼!

冷汗,顺着她的后背,浸湿了被单……她几次疼的差一点昏厥!然而,每次要到极限时,他又恰到好处的松开手,给她喘气的机会。之后,便又是一番折磨,来回几次,磨的人心智模糊!痛到麻木……

上完药以后。林诗瑶整个人已是大汗淋漓,浑身的力气全部都被抽走一般。

浴室里不断地传来水流的声音。没错。让她痛不欲生的男人,此时正在惯例的洗澡。

林诗瑶双手发抖的抓住被子的一角,哪怕每动一下肋骨都会传来阵痛,依然咬着牙将被子一点一点拽了上来,盖住她一丝不挂的身上。

她不知道这样的梦魇将要持续多久。

她好恨。好恨自己的懦弱,好恨三年前的那个决定!

浴室门打开,陆霆骁身着一件松松垮垮的浴袍,隐约可见后背肌肉轮廓。

他不动声色掀了掀眼睑,忽然冷笑开口。“睡着了?”

床上的人儿似乎想起上一次没有回应的惩罚。身子不断地颤抖起来,艰难的发出呃的一声……

陆霆骁满意她的乖觉,看来,她已经十分明白她现在的处境,也十分明白在自己面前应有的低姿态。

他一步一步的朝着床上的人儿走去。每走一步,肉眼可见,她似乎抖动的更厉害了。

“林诗瑶。”他低沉的声音冷冽而又沙哑。大手触碰在女人的脸庞。“恨我吗?”

恨吗?

也许自己她应该是恨得。可是,在这份恨意中,更多的是对他的歉意。

如果没有三年前她的决绝,或许就不会有如今暴虐的陆霆骁。

他折磨她,疯狂的要她。让她濒临绝望深陷地狱。

可她……

却觉得她罪有应得。

如果当初不是听从了父亲的威胁与他分手。

那之后。

也不会与许逸晨订婚。更不会发生林安雅与许逸晨联手抢夺林氏集团,害死父亲。

陆霆骁见她不回答。原本放在脸庞的手,忽而抓向她的一头青丝,整个人强势的贴过去,逼迫她对自己对视。

“告诉我。你恨我吗?”

林诗瑶吃痛,她暗淡的眼眸里带着丝丝求饶。她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她恨自己竟然恨不起来他……

咚咚咚。

一阵沉闷的敲门声响起,打断了房间内两个人的对峙。

“滚!”

陆霆烨暴怒的吼了一声。

抓起桌子上的水杯狠狠地砸向门口。

半晌后。

门口处传来管家低沉的声音。

“大少爷。陆家来了客人,正在大厅等候。”

“谁?”

“林安雅。林氏集团掌管人。”

林诗瑶在听见林安雅这三个字的时候瞳孔瞬间放大,原本憔悴的脸庞更是血色全无,苍白的令人疼惜。

陆霆骁原是没有兴趣理这种不起眼的小人物。但当看清她的反应后,他改了主意。

“备茶。我很快就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