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你还没死

林诗瑶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玩具一般。

她不记得在这七天里自己究竟昏厥了多少次。她也不记得她绝望过多少回。

在绝对力量的压迫下,她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直到第八天的清晨到来。男人这才意犹未尽的放过她,接着,两个保姆走进来,收拾暴风雨过后的残局。

她们望着奄奄一息的林诗瑶,都不忍心看。

她艰难的张开了嘴,可是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喉咙干涩火燎疼得很。

她忽而挽起嘴角,泪水止不住的落下。是了,她的喉咙早在这几天的哭喊中,失声了……

不知过了多久。沉睡中的林诗瑶觉得一双强有力的大手无情的将自己拖拽到一个滚烫的怀抱里!

林诗瑶顿时整个人剧烈颤抖起来!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一种深入骨髓牢牢烙印在血液里的印记!

她的脑海里又回放起这几天来她所经历的一切!她觉得,即便是十八层地狱,都不会有她这番梦魇般的遭遇!

“在怕?”陆霆骁一口咬上她的耳垂,重重的啃咬。“怕就对了。你是该怕我。”

他的语气,不似之前那般暴戾,也不似那般冷冽,然而越是这种看似平静的语气,越是让人觉得毛骨悚然。不禁猜测他又在想什么。

他的手,肆意的爬上她白皙的脖颈,一个用力,便让她整个人都僵硬起来!

林诗瑶顿时觉得呼吸急促!一种窒息感渐渐地布满她的全身……

“跟我作对的人,没有一个好下场。”他的声音冰冷的令人发指。“林诗瑶,你该庆幸你还活着,至少,我没让你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就在她以为自己就要被他掐死时!他忽然松开了手。

林诗瑶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劫后余生的感觉,不仅没有让她庆幸,反而更加恐惧!

果然。

她绝望的闭上双眼,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霆骁,如果这样可以让你忘却从前的不好记忆,我认了。

“水……好渴……”

不知过了多久,林诗瑶才从喉咙里艰难的发出一点点的声音。

她觉得自己宛如在烈焰高阳,黄沙飞舞的干枯沙漠!

身上的水分全部都流失掉……让她极度的渴望得到水……她不想死……

“想喝水?”阴霾的声音响起在她耳畔。“求我。”

“求……求求你……”

林诗瑶半张微唇,每发出一个音,喉咙里都有一种干涩辣的刺痛,仿佛要将她的声音掐断一般。

“呵。”男人习惯性冷笑,眸色阴冷的骇人。“曾经的你如此高高在上,现如今,为了水,竟然像一条摇尾乞怜的狗。”

“水……我要水……求你……”

“林诗瑶,你那不可一世的傲气呢?”陆霆骁手执一杯温水,朝着她的头顶缓缓地浇灌。“当初只要你再坚持一下,哪怕一天。我都会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可你并没有。”

林诗瑶只觉得她看见了一片绿洲,她迫不及待的伸出舌头想要喝上一口清澈的湖水。

然而,一阵狂风忽然席卷了面前的湖泊,绿洲消失了……只剩下零星的水滴,拍打在脸上。

“渴……好渴……”

“砰!”

水杯重重的撞击在欧式风格的墙壁上!伴随着剧烈的响声!玻璃在半空中被击碎!一片一片,残缺的掉落在地上。

陆霆骁右手握拳!力度极大的砸向床上人儿的耳畔!

他的眼眸阴沉的骇人!浑身周围都散发着一种很强的气场!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痴心做梦!”

他像是在与她对话,又像是与自己对话!

“只要你还有一口气在!你便要做好随时随地取悦我!”

“水……水……”

陆霆骁一把扼住她的下巴!戾气深重的吻了上去!

他那般的粗鲁!那般的肆虐!仿佛要将心中的恨意全部都发泄在她身上一般!

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的林诗瑶只觉得在她快要渴死的时候,甘泉,涌入她的喉咙!

她无意识的动了动唇,用力的吮吸着……殊不知,她这般举动,在男人的眼中,究竟有多么的磨人……

陆霆骁的幽深的双眸在这一刻瞬息万变,愤怒中沾染了明显的深邃,又转为阴霾的恨意!

他就像是疯了一般,将浑身青紫的她扯入怀中!力度极大,仿佛要将她揉碎在他滚烫的怀里!

那不是一个男人对女人该有的疼惜。反而,那是一种足够摧毁一个人,让她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的折磨。

晚上十点。

康医生在为林诗瑶检查过身体以后,不禁打了个冷颤。

“肋骨断了两根,声带破损,高烧不退,就连……咳……也很严重。”

陆霆骁修长手指紧握,骨节泛白的手透出此刻他暴怒极点的心情。

雕塑一般硬朗的脸部线条紧绷,整个卧室都弥漫着一股森冷的杀气。

康医生不敢多言。简单的为床上的女人处理一番,便仓促的离开了。

饶是她做了这么多年私人医生。这般惨状,也是头一次。

待门关好后。陆霆骁的视线不轻不重的落在床头柜的软膏上。

他鬼使神差的走过去,将软膏涂抹在手掌中。

软膏渐渐地融化在男人灼热的掌心中,淡淡的清香掺杂着浓郁的药味。

他一把掀开她身上的被子,不顾此时的她是否还在高烧。

接着。两只大手毫无怜惜的游走在她布满青紫的曼妙身材上。

许是弄疼了她。

床上昏迷中的林诗瑶轻哼一声,憔悴的面庞微微的皱起眉头。

陆霆骁的大手越发的用力,像是故意与她作对一般,就是要弄疼她。

“疼?疼就对了。”他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不带有一丝温度。“至少证明你还没死。”

床上的人儿忽然不挣扎了,只是身子颤抖的厉害,像是被他的话语吓到了一般。

陆霆骁深邃的眼眸瞬息万变,手掌游走在她白皙的脖颈,一把扼住!

“林诗瑶,你敢骗我?”

林诗瑶缓缓地睁开双眼,泪水从眼角滑落。她张了张嘴,半天发不出声音……那乞求的眼神,让她看起来犹如暴风雨来临时微微颤抖的花朵……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