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羞辱

蓝若菲瞅着这个男人已经睡着了,天也大亮了,整整一晚,她都被这个衣冠禽兽的男人折磨着,就算她求饶,就算她哭闹,一点都不管用。

自作孽不可活!她趁着他还没起床的时候赶紧洗了澡,终于感觉好点了,就裹着浴巾出了浴室的门。

男人依旧在沉睡,蓝若菲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好,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个男人是个鸭子,走出了这个酒店之后,他就不会再来纠缠她了。

她凑近观察了他,昨晚在迷离状态中已经认为他是一个帅哥了,今天在完全清醒的时候看更是养眼,身高应该有一米八五以上,小麦色的健康皮肤,尤其让人心动的是那张雕塑出来的俊脸,眼睛鼻子嘴巴,要说有多俊俏就有多俊俏!她一直认为只有宝玉才有这样的容貌,没想到今天自己见到了现实版的宝玉,可惜的就是她居然是她一夜欢愉的对象,还是个鸭子。

蓝若菲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把自己从花痴状态中拉了回来,她也纳闷了,怎么一夜之间就对这个鸭子刮目相看了?她提醒自己,他再怎么俊俏,也总归是一个鸭子,何况自己的心根本就没有在他的身上,但是她又不禁苦恼了,她的恩平哥哥,为什么总是对她视而不见呢?

看了一下时间,又看了看这个依旧在睡梦中的男人,她捡起衣服穿好,从包里掏出了钱包,无奈之下,除了公交车费,她只剩三百块钱了,好吧,昨晚是自己招惹的,她把三百块钱放在了床头柜上。

想想这个鸭子也真够可怜的,以为伺候完了她就可以拿到丰厚的工资了,谁知道她竟是一个穷学生呢?虽然是蓝海集团的养女,但是她的生活比佣人的还不如,她只能给他三百块了。

蓝若菲写了一张便签放在三百块钱上,最后看了他一眼,说:“再见了,希望我们再也不见!”

鬼鬼祟祟地走出酒店之外,蓝若菲才意识到这家酒店是C市最顶级的星光酒店,她又不禁为这个鸭子感到惋惜了,为什么要来那么贵的地方呢?也许以为她是富婆吧,只能让他自求多福了。

车来了,蓝若菲对自己说:“从今天起,一定要过得比今天更好,永远不要想起昨晚的事情!”

季恩佑的俊眼睁开了,他都觉得不可思议,居然还在酒店,在陌生女人的身边睡着了!手臂一横,却没有预想中的阻拦。

胡乱地扒了扒头发,季恩佑的手机在叫嚣着,接起电话让等候在外面的助理吴全进来了。

吴全看了看总裁糟糕邋遢的样子,小心翼翼地说:“总裁,今天还要去公司吗?”

“为什么不去?”季恩佑说,公司的事情向来很重要,更何况他还是一个新上任的总裁,百废待兴,事事要亲力亲为,因为这个女人,自己很久没有释放的压力居然让他疯狂了整整一晚,直到现在还是有点困倦。

等到季恩佑整理好出来之后,听到吴全小心翼翼地说:“总裁,这里好像有你的东西!”

“拿来!”

吴全后悔了,早知道就不告诉他了,胎死腹中总比惹祸上身好,他顿了顿,下意识地问:“总裁,您确定要看?”

“难道还有假?看来你的翅膀长硬了,有必要放你到非洲的原始部落里去开拓疆域了!”

“你可千万别,我给你还不成吗?”吴全唯唯诺诺地把纸条和钞票递给了她。

季恩佑扫了一眼,随即两手一挥,三百块钱和那个便签已经变成了碎片了,俊脸纠结成一团,脸上有化不开的怒意,恶狠狠地诅咒:“你这个女人,有种!”

他有气没处发,昨晚那个女人肯定是把他当成鸭子了,他堂堂一个大公司的总裁,居然沦落到被羞辱成这个地步,该死的,她居然还在便签上写着:我身上没有什么钱了,三百块钱你就将就一下吧!Ps,我对你昨晚的服务很满意!

是可忍孰不可忍,季恩佑伸手便砸了柜子上的杯子,继而各种能砸的东西全都无一幸免,外面只听到了清脆的碎片声。

吴全忍着笑意,便签和钱他看到了,接下来看到一脸勃然大怒的总裁之后,更加忍不住了,笑声呼之欲出。

季恩佑注意到了,厉声说:“吴全,你活腻了是不是?”

吴全唯唯诺诺地找借口出去了,不敢再说一句话,也不敢再呆在这里了,他怕下一刻因为一个笑容害了自己的身家性命。

季恩佑脸上青筋暴起,那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一个人羞辱过他,那个女人是第一个,他不会放过她的,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今天方瑜回来了!

在机场等待着女朋友的出现,谁都驻足观察,机场里面有一个那么养眼的帅哥,五官俊秀,身材颀长,简直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王子一样,不过一脸冰霜,还是让很多人忍不住唏嘘赞叹,很想冲上去要一个签名。

季恩佑眼睛一亮,他看到他期待的那个航班已经到了,本来借机不必自己亲自来的,他还故意说今天有工作要忙,但是他和方瑜之间的爱情从来就不是因为利益,他放低身段,怕自己的身份吓到她,一直隐瞒着,每次去约会的时候也尽量穿着简单。

多么好的方瑜,没有市井女子的矫情,只有真实,这种品质在他所生活的圈子里实在是太难得了,所以他更加珍视他们之间的爱情,希望他们能一直走得很远。

看到了预想中的倩影,今天他没有跟她说他要来,为的就是要给她一个惊喜。

栗色的大卷发,精致的妆容,魔鬼的身材,方瑜出来了,季恩佑忍不住激动直接抱了个满怀,但是怀中的女子却没有预想中的高兴,她好奇地问:“你不是说不来吗?”

季恩佑挑了挑眉,说:“我说不来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怎么样?喜不喜欢呢?”

方瑜亲了他一口,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了她的诚意,她在心里说,是啊,这个男人是她最爱的,无论他用什么方式,都能轻易攫取她的目光,只是摆在他们面前的是太多的阻碍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