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你想要的,我都会给。】

冷家众人不可思议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久久不能平静,这种手笔,在西城哪一个比的上。

老太太心中不能平静, 但她好歹是一家之主,见过一些世面,干渴真嗓子道:“冯老板,您这是?”

冯浩微笑道:“我只是替人送礼的。”

众人大惊,能让冯浩送礼的人究竟会是什么身份,他们难以想象,因为那种层次的人他们还接触不到。

就在众人还在吃惊的时候,冯浩身边的瑞克道:“我们家少爷,祝老太太万寿。”

老太太猛的反应过来,看向瑞克。“不知道你家少爷,叫什么名字,我可以登门拜谢。”

“我们少爷姓章,至于名字我们少爷说了,该知道的时候您自然会知道。”瑞克笑道:“我们少爷希望您能好好善待小姐。”

冷家人一愣,不过很快有人明白了这话里的另外一层意思,这是借着老太太过寿之口,直接下的聘礼啊!

有富少看上了冷家小姐,只是不知道究竟是哪一位。

“不知是哪位小姐。”老太太再也坐不住了,急切的问道。

如果这庄婚事真的成了,那冷家在西城的地位将会不同而日语啊!

在场的人莫不紧张,单单这礼单,就足以看出,这是豪门世家,不管是谁,只要嫁了进去,那必然是飞上枝头变凤凰啊!

当然最紧张的莫不是那几位未曾结婚的小姐,心都快跳了出来。

冷凌月脸色一片惨白。

瑞克饶有深意一笑。“少爷没有说,我也不敢乱猜的。”瑞克说完,掉头就走,留下一脸发呆的冷家众人。

过了很久,冷家老太太开口说道:“你们几个也听见了,明天把公司里的应酬都推了,就呆在家里吧!”

那几个还是单身的冷家小姐,激动的满面通红,只要她们和那个神秘少爷定下婚约,那以后这冷家还不是要仰仗自己。

“如果有交往的男性朋友,也尽快撇清关系,听见了吗?”老太太低沉着脸说道。

“知道了。”那几人连忙接口,老太太这才转头看向冷凌月。“凌月,这件事对冷家很重要,我希望你不要出去乱说,也希望你不要有什么嫉妒的心里存在。”老太太扫了一眼章三阳。

冷凌月脸色一片惨白,倒退了两步。“知道了。”

那几个未曾婚嫁的冷家小姐脸上带着一丝孤傲,仿佛是在看一个笑话一般看着冷凌月。

这个女人长的比一些一线明星还要漂亮,当初老太爷再世的时候,更是捧在手心里的明珠,而现在呢!还不是嫁给了一个废物。

老太爷一辈子宠溺冷凌月,可唯独做错了一件事,那就是让冷凌月嫁给了章三阳,嫁给了这个废物。

宴会结束,冷凌月失魂落魄的往外走去。

章三阳知道她心情不好,想走过去安慰两句,但总有不长眼的东西,在不是时候的出现。

“你以为奶奶没有看出来那幅画是假的吗?”冷长中走过来,附耳低语,嘴角带着轻蔑的笑。“在告诉你一件事,那副画是奶奶给我的,真品被我卖了,那是我找人临摹的高仿品,就算你知道了,又能如何。哈哈……”说完,冷长中仰头哈哈大笑而去。

章三阳眼神一寒,梅花落被卖了?

但容不得多想,便往冷凌月那边走去,因为那几个冷家小姐正往冷凌月身边走去。

“哟,这不是冷家明珠冷凌月吗,现在怎么落魄成这个样子了。”冷长月抱着胸,眼中带着笑意。

“长月姐,你听说没,昨天有个送外卖男人为了五块钱小费给一个女人买姨妈巾。”冷长静故意道。

冷凌月俏脸寒霜,章三阳送外卖的事情冷家人谁不知道,她们这是当众羞辱她。

“凌月,我们走吧!”章三阳走了过来,拉起了冷凌月的手。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牵着冷凌月的手,甚至于在当初婚宴上都没有碰过她。

冷凌月稍稍有些抗拒,但瞬间又老实了下来。

“哟,这么急着走干什么?”冷长月呵呵笑道,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十元钞票,丢在地上。“章三阳,我给你十块钱小费,你帮我去买包姨妈巾怎么样?”

章三阳冷眼瞪着冷长月,斥责道:“都是冷家人,你们真的这么不留情面。”

冷长月心里一震,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这个窝囊废的眼神让她有些害怕。

他不是一直任人欺辱的怂蛋吗?今天怎么这么强势。

冷长静扶着冷长月,不屑道:“章三阳,你想干什么?还想动手打人不成,这里是冷家,不是你胡作非为的地方。”说完,她继续道:“长月姐给你十元小费,那是你的运气,要是我,连一个子都不会给你,还不快去给长月姐买姨妈巾来,难不成是你觉得长月姐还没有你那顾客尊贵还是咋滴。”

章三阳眯了眯眼,饶是这四年的历练,心里也有了怒意。

冷长静心里咯噔了一下,感觉浑身透冰冷,忍不住的哆嗦了下。

她强自镇定的摆摆手,不屑道:“算了,既然你不愿意,我们长月姐也算大人有大量,你们走吧!”

“走吧!”章三阳扶着冷凌月,往面包车那边走去,冷长月和冷长静这才松了口气。

可这里是冷家,心里也谈不上多怕,于是乎,冷长月又道:“冷凌月,我奉劝你一句,在你那小家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也别来冷家丢人现眼了,你连冷家的一条狗也不如。”

冷凌月面色一片苍白,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章三阳扶着她,没有回头,直接上了面包车。

回到家中,小小的两室一厅的屋子里充斥着压抑的气息。

过了很久,秦玲站了起来,脸上的怒火一簇接着一簇,不容易质疑道:“离婚,必须离婚,现在就给我去离婚。”

“我不会和他离婚。”冷凌月红着眼睛她没有哭,也没有闹,因为在回来的路上她哭了一路。

站在卧室门口的章三阳,对冷凌月的回答有些意外。

他走了进去,伸手擦去冷凌月脸上清冷的泪痕。“我会让你成为最幸福的女人。”

迎着灯光,冷凌月清冷的面庞落下楚楚可怜的泪。

她看着章三阳,质问道:“幸福就是让所有人都来讽刺我吗?”

章三阳心里一痛,似乎有一根针扎进他心窝。

“我相信爷爷,不要让我对你彻底死心!”

“好。”

章三阳转身离开,拨通了一个号码……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