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求推荐票)

  “嘿,这位同学,你去哪啊。”钱武德单手一伸,拦住一名同学

  “呵呵,快下雨了,我要回去收衣服,不然明天没裤衩穿。”

  “我记得你说过若是吴邪同学能对出下联,就直播****。恰好我上周开通了来秀直播间,我没开播呢。我这宝贵的第一次就交托给你了。”

  柳晨艰难地咽了下口水,看了眼钱武德壮硕的身躯,吓得后退了一步:“哥,这么宝贵的第一次,您还是自己留着吧。”

  ……

  “好吧,既然言老先生都说你对的还算工整,第二关就马马虎虎让你过了。”杨伟戒律下坡道。

  “不过嘛?”说到这,杨伟语气一顿,剑眉一抖,讥笑道:“这第三关可不是那么好过的?”

  “放马过来便是!”吴邪目光直视杨伟。

  “大家都知道我们起航文学社是传媒大学的标杆文学社,诗词更是一绝,屡次获得学校诗歌比赛特等奖,偶尔还能获得入围清江市诗歌比赛,我记得最高奖项是上学期我写的近乡思,获得了清江市第八届诗歌比赛三等奖,”

  “那么你挺好,第三关就是诗词创作,不是现代诗词还是古代,不限风格。但唯有一点,诗词反应的内容要跟你的生活有关。”

  杨伟露出银白的牙齿,阴阴一笑:“我听说你最近失恋了嘛,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创作内容嘛。”

  敢说我一等下流,说我三心二意被前女友整蛊,现在我倒要接接你伤疤。不仅嘴上,还要在身体上。

  白冰冰娇躯一颤,杨伟霸道地把手一拦,将她纤细的蛮腰紧抱。她脸色通红,牙龈紧咬。

  他就是这么大男子主义,都不知道已经弄伤了我。吴邪就不会……

  呃,怎么搞得,吴邪哪里能和杨伟相比。

  别想太多了,白冰冰!

  “我去,创作失恋的诗词。无论古代还是现代诗词,怎么都很难吧。”

  “岂止是难,这分明是刁难!我同寝的以前加入文学社,只有两关,哪还有现场创作诗词这一关!”

  “你们不知道吧,吴邪曾经和白冰冰在一起过。”

  人群中,似乎有人知道其中的猫腻,出言解释道。

  “靠,我说杨伟这家伙怎么亲自出题考验社员,敢情是三角关系啊。”

  同学们恍然大悟,指指点点,交头接耳。

  “这回我多给你5分钟。”杨伟不在意他们之间的三角关系被捅破,反正现在白冰冰是和他在一起。

  对对子,你能十秒钟对出。但这回是诗词,无论是现代诗词还是古代诗词,15分钟光是整理思绪都不够。

  小子,我杨伟的女人终究是我的,你就别想了。

  一分钟后,吴邪仰头看天。

  五分钟后,吴邪目光游离。

  十分钟后,吴邪眉头紧蹙。

  这一幕顿时令众人想入非非。

  “哎,看来创作失恋的诗词真的很难,吴邪还是放弃吧。”

  “别再一棵树上吊死嘛,起航文学社不要你,我们东风文学社要你。”

  “我们百家文学社规模仅次于起航文学社,每年文学比赛都略有斩获。来我们这吧!”

  很快,议论的声音被闻讯而来的各文学社骨干邀请声打断。

  吴邪想不出诗词?

  当然不是,就在杨伟出题的瞬间,他就想到了一首词。但避免太惊世骇俗,他还在等待时机。

  因为在常人眼中,大部分诗词创作的难度绝对是高于对子的,耗费的时间也要更久。

  呃,时间差不多了。

  “哈哈,想不出来就算……”了字还未说出口,杨伟彷佛被针扎了一下,猛然从凳子上窜起。

  没错,吴邪开始作诗了。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这首诗可谓是及时雨,同时也令众人再次对吴邪刮目相看。

  “好诗好诗。好一个人生若只如初见,人若是像刚刚相识的时候,那样地甜蜜,那样地温馨,那样的深情和快乐,那该多好啊。”

  “我以为是现代诗歌,想不到吴邪同学写的是古诗词。这文学底子得多厚实啊。”

  “这首诗词跟诗圣李复相思苦的意境是如此切合,不行了。吴邪同学,麻烦你再念一遍,我要录下来。”

  “请问吴邪同学,这首诗的名字叫什么?”一名起航文学社社员肃然起立,羞红着脸问道。

  “木兰词·拟古决绝词”

  “木兰词·拟古决绝词?”女子脸色更红,又默念了那诗词几遍,彷佛陷入了那种特有的诗词意境之中,不能自拔。

  这首诗在吴邪的世界中很著名,作者是纳兰性德,是清代著名的词人之一。

  这首诗本是以女子的口吻控诉看字的薄情,从而表态与之绝决。但吴邪另辟蹊径,换个角度,批判了白冰冰“负心娘们”的形象。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二句用唐明皇与杨玉环的爱情典故,说明即使做决绝之别,也不生怨恨。

  最后两句更是说明了自己情感之坚贞。

  在吴邪所在的世界,这首诗一般人都认为是写爱情的。但其实这首诗词题是“拟古决绝词·柬友”。也就是说,这首词是模仿古乐府的决绝词,写给一位朋友的。

  后来据考究,认为这个朋友是指纳兰性德的知己——顾贞观。

  呃,顾贞观是个男的。但从古人断袖之癖这一由来已久的爱好来看好像也能理解成爱情。

  杨伟傻了。

  十五分钟,在不限题材的情况下,他勉强能做出一首现代诗。但古诗词,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即使是他大伯,恐怕在十五分钟内也无法做出这样一首优美而细腻的诗词。

  白冰冰低垂着脸。从这首诗里,她听出了其他味道来。

  原来他真的是不在乎我了,也没有怨恨我。

  他只是单纯的想加入文学社,是我想太多了!

  “吴邪同学,我叫安意如,是起航文学社副社长。我代表起航文学社欢迎您的加入。”安意如从“人生若只如初见”的诗词画卷中走出,露出浪漫纯真的笑容,抛出了橄榄枝。

  食堂三楼。

  钱武德嘻嘻笑道:“吴邪,想不到你作诗这么有一首,来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庆祝你进入起航文学社,祝你成为学校第一大文豪。”

  “说人话!”

  “哎,还是兄弟你了解我。你看我最近一号女友漏气了,左手又断了,想着找个女友吧,但考虑到我的样貌,只能靠文采打动美女了。不如你写首情诗给我表白用吧。”

  “要求不高,能追到校花就行。”

  “你还是用右手吧!”

  “别啊,校花不行,班花也凑合。”

  ……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