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开启主神空间

  细雨带风

  湿透黄昏的街道

  抹去雨水

  双眼无故地仰望

  望向孤单的晚灯

  是那伤感的记忆

  再次泛起心里无数的思念

  以往片刻欢笑仍挂在脸上

  愿你此刻可会知

  是我衷心的诉声

  喜欢你~

  那双眼动人~

  笑声更迷人~

  愿再可~

  轻抚你~

  那可爱面容

  挽手说梦话

  像昨天

  你共我……

  ※首※次※登※场※的※分※割※线※

  孤零零躺在草坪上的迷你音响,还在不断循环女歌手温柔深情的歌声。

  摆放成硕大心形的果冻蜡烛快要烧然殆尽了,明亮的烛光越发显得暗淡,只能勉强看到四周围五颜六色的礼炮彩屑、还来不及摘下的横幅、花瓣凋零的玫瑰、指指点点的围观群众……

  我越过一地狼藉,来到那个蜷缩在地泪流满面不止的骚年身边。

  看着他那一副生无可恋死了算球的表情,我十分感慨:

  “好,很好,非常好,你这一副惶恐中带着绝望,迷茫下透着凄凉,难以置信里混杂希冀,又如同被一百零八个壮汉轮流发生性关系之后的崩坏颜艺,我打满分——话说宿舍十点半关门呐,你是想露宿在操场上咯?”

  “老二,我想不通!”骚年猛地抬头,一脸不服,双目噙泪,“我那么喜欢她,那么爱她……我们从小学一年级起就认识了,她为什么不肯接受我?明明那个花心混蛋已经背叛了她!难道我的真心就那么不值一文?难道我就真的不如那个人渣袁斌?!”

  “这个嘛,”我耸耸肩,“第一,人家长得比你帅;第二,人家长得比你高;第三,人家比你有钱;第四——”

  我忽然伸手指向了那条告白横幅,【一年份的勇气才能换来一个字,这是我十四年来的全部积蓄:黄晓菲,我爱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在告白失败的此时此刻,这条横幅分外刺眼。

  “感叹号你也要攒一年哟!你早一点下手说不定早就成功了口牙!”

  我戟指怒目,放声大喝,努力做出一副十分正经,痛心疾首,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是、是这样子的吗?”苦逼骚年脸上开始泛出死灰色。

  “爱情这东西,哪来的公平不公平?只有甘心不甘心。”

  语重心长地浇下最后一碗鸡汤,我转身离开,留下了一个高大的背影……

  高大的背影……

  的背影……

  影……

  …

  砰——

  随手带上门,我踹掉鞋子,慢悠悠地爬上了自己的床铺。

  “老二今天你怎么这么早就要睡,对了,顾老四怎么样了?”寝室长老李晃了晃手机,“看看这个,《矮挫丑的十四年苦恋长跑之旅》、《系花黄晓菲惊遇浪漫求爱,可惜对方是个矮挫丑》……贴吧里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还特么有图有真相的,他该不会想不开吧?”

  “问世间情为何物啊……放心吧,无非是心灰意冷几天,我看他还没活够,绝不会干傻事的。”

  我一把扯过被子胡乱卷成一团垫在身下。

  顾昕超那货怎么可能想不开,黄晓菲已经彻底断了他的念想,我估计下个星期他就会移情别恋,喜欢上别的妹子,从此开始新一轮积攒勇气等待告白的漫长人生。

  ※我※是※无※辜※的※分※割※线※

  四周围一片冰冷、黑暗,仿佛在没有月亮星光的夜里被人抛尸沉入深井,从皮肤、毛孔到更深层次的意识、灵魂都感受到了彻骨的寒意。

  啧啧,怎么又来到这里了,奇怪,这星期以来的第三次了……

  这种情况我经历过两次,没有惶恐不安,没有惊慌失措,反而好奇地张望起来——当然这是徒劳的,这里始终黑暗沉寂,安静得都可以听到自己缓慢的心跳声。

  非但如此,这里甚至感觉不到重力和方向,我仿佛就是漂浮在虚无一片的宇宙真空里,除了冷一些完全没有不适感,那感觉……就像是一条冷水缸里的鱼?

  调整成一个舒服的姿势,我耐心等待着,按照前两次的经验,只要等到天亮,梦境破灭,就会自然醒来。

  但是这一次,我发觉不对劲了,身下渐渐有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身体重新拥有了重量,然后整个人开始慢慢下沉,就像身上绑了石头的沉尸那样,慢慢地下沉。

  先是脚丫子、小腿、大腿、臀部、小腹、胸口,然后什么东西漫过了下巴、鼻子、眼睛……

  最后,我看到了一团光亮。

  令人晕眩的失重感猛地自脚下传来,我陡然心慌起来,想起了小时候调皮去爬一棵大樟树结果狠狠摔了一跤的经历,不由自主地伸出双手在虚空中抓了一把。

  嘭——!

  似乎有看不见的气团托了我一下,虽然直直地坠落了下来,却丝毫没有受到伤害,我双臂一撑,一咕噜爬起来,心有余悸地活动一下手脚,开始打量四周。

  奇怪的地方,很狭小,大概半径六七米的一个半球形空间,完全看不到出口或者其他通道,墙壁上贴着一层什么东西,摸上去像是高档的真皮沙发,触手细腻光滑,稍稍有些弹性,洁白的表皮反射着来自我身后的淡淡光源。

  难道我刚刚是从上面穿墙进来的?

  我不由露出yin荡的笑容,不愧是我啊,梦里面心心念念钟爱的果然还是穿墙术隐~身术催~眠术什么的呢……

  再看身后不断散发着亮光的球体,处于这个空间地面的正中心,悬浮离地两三米,嗯,真的是悬浮,我伸手探了探,摸不到任何看不见的细丝、支架什么的,看来不是障眼法。

  太诡异了。

  我开始真心祈祷这只是个单纯的梦境了,那样顶多说明在繁重的学习压力下我患了蛇精病。

  这东西圆滚滚的,里面好像藏着什么,要不要戳一下?

  我试图远离光球,并在这个畸~形的半球形空间里转悠起来,找不到出入口不打紧,只要耗到天亮,我照样会安然离开。

  然后很突然的,毫无征兆的,我产生了上面那个想法。

  戳一下

  戳一下又不会怀孕(—__—)

  然后我就戳了一下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我的狗眼要瞎了我的狗眼要瞎了我的狗眼要瞎了QAQ!!!”

  一瞬间,眼前光明大作,我下意识地想要抽回双手,却惊觉一股神秘的502胶水之力使我的狗爪子牢牢按在光球上面动弹不得,在眼瞎的前一刻,似乎可以看到有东西沿着手掌流进身体里。

  亚达!雅蠛蝶!我才不要被注射什么奇奇怪怪的玩意!

  我奋起勇力,以抽羊癫疯一般的姿态狂野地抖动全身上下的肥肉,试图借助庞大的离心力帮助自己脱困。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等到我精疲力竭,双手还是毫无反应。

  【使用者开始确认……确认完成!】

  【使用者开始绑定……绑定完成!】

  耳边骤然响起了一个平静漠然毫无感情甚至难以分辨性别的声音。

  “谁!你有本事就放开我啊!”

  有气无力地喊了一声,我(←_←)左看看右看看(→_→),发现周围仍旧空荡荡一片,连个鬼影也没有。

  【使用者提出请求,请求通过,开始具现化!】

  那个声音再次出现,我感觉双手一震,已经离开了光球,紧接着那光球开始蠕~动、变形。

  最后,只见它变成了一个——

  华为mate7?!

  不不不,这和一般的华为mate7还是有很大不同的,只见这部手机通体呈银白色,屏幕足足有7、8英寸,比正牌的华为大了一小圈,而且没有音量键没有电源键没有耳机插孔没有充电插孔没有摄像头,乍一看根本就是一部仿制水准低下的山寨华为,唯一和正版的共同点就是屏幕下方的“huawei”标记。

  ※我※是※无※辜※的※分※割※线※

  夜,已经深了。

  寝室里鼾声大作,寝室长李靖和老三周星玩游戏玩到了一两点才停下,睡得很熟,已经回来了的失恋矮挫丑顾老四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也许是在做噩梦?

  我默默地起身靠墙盘腿坐好。

  左手在裤兜里掏了掏,掏出了上个月花了几千毛爷爷才入手的华为7,嗯,没错,是真货来着,琥珀金的高配版哩。

  右手在裤兜里掏了掏,居然也掏出了一部华为7,和梦境里的一模一样,有些炫目的科幻银色泽,明显大了一圈的屏幕。

  此时,这部山寨机已经自动亮了起来,跳过开机启动画面直接蹦出了深邃星空的背景壁纸。

  叮~

  一封匿名邮件自动打开,黑底红字分外惹眼:

  【你是否已经厌倦了千篇一律周而复始的平淡生活?】

  【你是否不愿虚度光阴、不甘平凡一世,渴望得到更多?】

  【你是否有勇气追求跌宕起伏精彩万分的崭新人生?】

  【你想明白生命的意义,想真正……活着么?】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