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南柯一梦

  “这是要死了吗?”

  乐天感受生命正在不断的流逝,身体发出毫无规律的颤动,一口一口的鲜血从自己的嘴里喷出,一个个全身武装的警察冷漠的从身边走过,偶尔还有人用脚踢上几下,判断自己是否已经死透。

  乐天努力的睁开自己的眼睛,突然天空中一个巨大的红球向着自己砸来,红球拖着一条长长的燃烧着的尾焰,就是是天外飞来的陨石。

  街上顿时乱成一片,纷纷寻找地方进行躲避。

  乐天脸上露出一丝释然的微笑,或许这样死了更好,正在尘世里什么也不留下。

  “陨石”即将砸中地面的时候,突然缩小成一颗珠子那么大小,哄一下钻入了乐天的印堂。

  “啊——,好痛啊。”

  乐天一声惊呼,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睁开眼睛惊恐的环视四周,这就是自己最为熟悉不过的卧室,刚才自己就躺在床上。

  乐天满头大汗,一阵窒息的感觉,胸口隐隐地还有阵阵剧烈的疼痛传来,哦,对了,自己的胸口不会真有几个弹孔吧,撩起自己的衣服,强壮的肌肉上赫然的多了几个乌青的淤记,伸手摸了摸,一阵阵刺痛,让乐天倒吸了两口冷气。

  乐天又用镜子看了看自己的额头,明明有一个红球砸进了自己的印堂,却什么都没有留下,跟胸口的那个几个黑印子形成了偌大的反差。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昨天晚上睡觉前,拆开的龙魔方包装在床上四处散落,黑黝黝的魔方依然静静地躺在那里,微微地散发着柔和的黑色光芒,让这个房间充斥一种光怪陆离、神秘莫测感。

  乐天头疼的抓抓了头发。

  床头柜的时钟显示早上六点,就如梦里经历的一样。

  乐天小心地捡起魔方仔细打量起来,苍龙静静地祥腾在上面,脚踩祥云,全神贯注观察的时候,苍龙就会缓缓地游动。

  仿佛噩梦再次降临,乐天心头剧痛,一个不小心,魔方从手中滑落,掉到了地上。

  乐天迟疑了片刻,正要下床把它捡起来。

  突然魔方缓缓的升了起来,与乐天视线平行,然后开始慢慢的转动起来,越转越快,最后好像成了一个发光的圆球,刺得乐天有点无法睁眼。

  乐天瞬间又开始紧张起来。

  这又要干嘛?

  乐天紧张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幕。

  猛地脑海钻进一个声音,就仿佛是自己的养父在对自己说话。

  “痴儿,真亦假,假亦真,是真是假,假假真真!”

  乐天已经被震住了,机械般的点了点头。

  声音空明而又遥远,但字字句句却非常的清晰,“一气化三清,事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一切万法,不离自性,切记,切记!!”

  话音刚落,乐天感觉自己的脑海轰得炸了一下,头疼欲裂,稍稍平息一会后,好像自己的脑海被炸出了一个空间,自己用意念抓了又抓,终于能够自如的进出这个空间,待得自己能够看清后,空间里正稳稳的悬停着一本古老书籍,封面赫然写着几个字:

  “三清诀!”

  翻开扉页,一气化三清,事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一切万法,不离自性。跃然纸上。

  乐天似懂非懂,脑海里默默念想这句箴言真语,百思不得其解,久问而不解正焦急时,突然耳边又传来另外一个声音:

  “十二生肖计划之龙魔方辰龙使者生命特征分析完毕。”

  “玛雅星际游戏启动完毕,可以星际传送,使者请确认是否传送?”

  乐天一秒钟前还在领悟那几句箴言真语,怎么一秒钟后就成了星际游戏,啥意思啊!?

  “我能问问什么是十二生肖计划?什么又是星际游戏?星际传送又是什么?”

  “可以,十二生肖计划是宇宙正义联邦于联邦8098099年,即100年前启动的这项以重新容纳地球的一揽子计划,包括为地球培养十二名金丹期修士的超级计划,计划成功后,可以让地球能够处于联邦中上水准,玛雅星球为本次计划特别炼制了十二枚魔方,分别以鼠、牛、虎、兔、蛇、马、羊、猴、鸡、狗、猪命名,而特训地点为于不同的星球,固需要进行一次星际传送,为了消除特训人员的紧张情绪,我们为这次特训计划取了一个较为形象的名字——星际游戏,您可以在游戏中不断的升级!”

  “也要打怪吗?那是否有生命危险?”

  “确切的说,有一定的危险,当然我们也做了充分的准备,在特训的过程中,遇到危险的时候,您可以启动紧急按钮,魔方会在万分之一秒的时间里把你送回地球,并且联邦为每位魔方使者指定了专职的特训员,他们会指导你们修行,并完成各项特训任务。”

  乐天犹如是在听这天方夜谭,还100年前的一项宇宙计划,“那这项计划预计多少年?”

  “500年。”

  乐天咯噔一下,说出了自己的疑问,“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们都能活500年呢?”

  “是,其实宇宙中大多数人都能存活500年以上。”

  乐天一时间晕了,突然之间发现自己一下多出了400年。

  接下来乐天都不知道问什么好了,脑海中尽一些稀奇古怪的念头,比如自己活了100年后,会是什么样子?满天白发还是中年的样子,那200岁的时候,那家里是几世同堂,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有,以至于半天都没有跟魔方说话,魔方或许是等的急了,不断催促:

  “辰龙使者,请确认是否启动星际传送。”

  “不传送。”

  这个信息量太大了,乐天需要时间来消化和适应,一会离奇的梦境,一会儿外星文明,一会儿星际游戏送,人们都说出个远门还等准备准备,何况还需要穿越茫茫的星际去那什么都不知道的星球,不论是谁都得给点时间准备准备,更何况自己这次心绪乱成一锅粥。

  “辰龙使者取消传送,退出游戏,魔方自动关闭。”

  乐天突然叫道:“等等,有什么好办法,能让别人发现不了魔方呢?”

  这个魔方虽然是好东西,但也是一个催命符啊,弄不好就踏了李峰的后尘。

  环绕魔方闪耀的光环尽数褪去,噗一声化作一块黑色的手表落在了乐天的手上,除了手表的材质看上去略微有些奇怪外,手表的背面有一条苍龙脚踩祥云的浮雕,其他的跟商店销售的手表没有任何差别,乐天放心的把它戴在了手上。

  脑海中突然多了一个声音,“如欲启动魔方,只要在脑海里默默念想:龙魔方启动。”

  ----

  乐天茫然的站在客厅,乐朝遗的遗像正挂在显目的地方,梦里的经历历历在目,如同真实的放生过一般,感慨万千,唏嘘不已。

  “叮铃铃,叮铃铃....”

  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显得格外的刺耳。、

  乐天刚拿起电话,还没有开口,一个声音就像机关枪一样传来。

  “猪,你醒了没有,接个电话都要这么久,你肯定在赖床,我打电话的时候,你肯定在床上做梦呢,有没有忘了今天要回学校的啊!”

  乐天会心一笑,打电话的是班主任老师的女儿张慧,也是乐天不多的好友之一。

  “昨天睡得太晚了。”

  “还在难过?”

  乐天望了望遗像,突然发现今天自己的心情好了很多,回答道:“没有!”

  乐天无言以对,好像自己还真没有什么有意义的追求,小偷肯定不是,但自己从小到大跟着养父学的就是偷窃技能,突然之间养父走了,还真有点茫然了。

  “唉,高考成绩发布了,你得请我吃饭。”

  “为什么?”

  “谁让你的分数比我高呢!”

  “这个也能成为理由吗?那我考了几分阿?”

  “当然是理由啊,你想我被人打败了,难道你不安慰我一下,何况还是你打败了我呢!不告诉你,等你请我吃饭的时候我才告诉你!”

  “难道我不会去学校查阿?”

  张慧在电话里大声的叫了起来,“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乐天,我是任老师,你还没吃饭吧,先过来到我家吃点东西,然后我们一起去学校。”

  “好的,我现在就过来。”

  乐天摸摸饥饿的肚子,也爽快地答应,乐天家的房子离任老师家很近,步行就十分钟的功夫。

  ——分割线——

  在羊城,某幢豪宅。

  这里一家三口正分坐于桌子两边,吃早饭,只是气氛寂静的离奇。

  孙文燕忍不住开口道:“茜茜,你一个人在美利坚,爸爸妈妈不在身边,记得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情一定要给妈妈打电话,缺什么尽管去买,不要担心钱不够,知道吗?”

  “妈,我不要哪些沾满了罪恶的钱,”宁云钱情绪激动,“妈,我受不了,一想到街头哪些要饭的乞丐,我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我快疯了。”

  说完,宁云茜开始痛哭起来,孙文燕情不自禁的抱着孩子默默的掉眼泪。

  乐天一点都不知道,他昨天晚上那个离奇的梦,远在花城的宁云茜一家也都一起经历了,第二天早上一醒过来,宁云茜便直奔父母的房间,把宁国栋藏匿在书柜暗格的钥匙找了出来,在宁国栋和孙文燕惊讶的目光打开了保险柜,翻出一个盒子,打开后,一顶十二圈帮主顶戴静静的躺在里面。

  ......

  三个人一起把夜里经历的梦重述了一遍,离奇的吻合,三个人竟然做了一个同样的梦。

  然后三个人象丢了魂一样坐了好久,一直到佣人进行催他们吃早饭,才开始稍稍心安。

  吃饭的时候,宁云茜提出了出国求学的想法,语气中更多是通知的口气,毫无商量的意思。

  宁国栋和孙文燕相视苦笑,点了点头,算是答应。

  “茜茜,爸爸知道,你对我们非常的失望,我们也知道,不论爸爸妈妈怎么做你也不会原谅我们。”

  宁云茜哭花了脸,“爸爸,不是我原不原谅的问题,而是——。”

  宁国栋咬了咬牙,“茜茜,爸爸决定了解散缠头帮,除了这个房子留给你之外,我和你妈妈商量准备把所有的钱全捐了,爸爸妈妈准备把那些孩子送回去,我们准备一个城,一个镇,一个村的去找,每户人家给他们留100万,如果他们不收,我们买块地盖个房子,把他们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照顾他们一辈子。”

  宁云茜抱住父母开始哭开,三个人一起掉泪。

  宁国栋用肿成了熊爪的右手轻轻抱住女儿,昨日南柯一梦,却也是真真切切的经历了一番生离死别啊,人世间还有什么放不下呢,还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呢,老了还能有一个乖巧的女儿膝下尽孝对于半生行恶的自己而言是否成了一种奢望了,像被灌了水的右手掌,你能说昨天的梦全是假的吗?冥冥中总有一种力量让作恶者付出代价。

  此刻散尽家财,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有的时候,也许能够躲得了法律的制裁,那终究难逃道义和良心的审判。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