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复仇之行

  下午,两个人便坐上了前往羊城的飞机。

  天色不算明亮,远处天际可以看到一片阴云。

  有时候人生就如同做梦一般,让人感觉不到真实,乐天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乐朝遗,神色有些复杂。

  他不止一次怀疑这一切是不是一场梦,甚至知道现在,他还是有种梦幻般的感觉……

  乐天深吸口气,面无表情的从口袋里拿出了龙魔方,。

  “混沌珠子……这到底是什么……”

  目光看着龙魔方,乐天内心思索起来,他很难相信,世界上真的有这种只存在于神话故事中的宝物。

  也不知过去多久,龙魔方忽然又像是再次活了过来,上面的苍龙脚踩祥云一下子从龙魔方上跳了出来,一个血盆大口一张,直扑乐天而来,乐天神色剧变,正要惊呼,一股强烈的困意猛然传来,下一刻他只感觉手中一热,一股热烈的气息将他全身包裹。

  不知不觉的,乐天脑袋一沉,一幅幅画面如同梦境一般在他脑海回荡。

  天空一片灰白,大地荒凉一眼望去看不到尽头。

  乐天看着这一副画面,如同做梦一般。

  “这是什么……”

  内心带着无比的震惊,乐天“看着”脑海里的这幅画面,内心忽然升起一种卑微之感。

  画面流转,在这苍茫的世界中,突然发生了巨变,那是一朵无法形容青色莲花,其从苍茫间诞生,转眼间便化作了一个身高万丈的巨人。

  这巨人闭着眼,如同一个婴儿一般。

  乐天看着这一幕幕,内心的震撼越发强烈。

  画面继续衍变,渐渐的从这些画面中,乐天忽然感觉到一丝丝熟悉之感。

  “这……这是盘古开天!”

  随着这一丝明悟,乐天脑海中的画面骤然变化,像是一瞬间度过了无数时光,最后他手持着一把诞生在混沌内的巨斧,朝着这一片灰茫的世界轰然斩下。

  乐天看着那道顶天立地的身影,想要去看清,但却越来越模糊……

  再次睁开眼,乐天看到的是乐朝遗那张苍老的脸,这个老人一生波折,没有享过什么福,此刻和善的看着乐天。

  乐天神色有些复杂,看着眼前的乐朝遗,内心隐隐觉得,这个世界似乎变得和以前不同……

  ----

  此时已是夜幕降临,灯火通明。

  乐朝遗带着乐天来到了一处豪宅的门口,透过一人多高的围墙,里面有两栋相连的三层别墅,灯火辉煌,还有一个小型的游泳池,院子里花团锦簇,一派高大、气派的景象。

  几名身着黑色衣服的保镖正在四处巡逻,腰间鼓囔囔的不知道藏了什么武器。

  乐天不由地皱了皱眉头,悄声对着养父道:“爸,这里监控好慎密啊,除了明哨还有不少的暗岗,我们要不先找一个地方住下来,从长计议。”

  乐朝遗轻蔑一笑,摇了摇头,笑道:“不用,你在这里不要离开,等我一会。”

  乐天看着老人消失在转角的之后,脸色凝重的望了望大宅子,心神不宁。

  忽然,豪宅的两扇大门徐徐向两边打开。

  一脸轻松和笑意的乐朝遗从里面出来,乐天赶忙看了看院子,里面原来走来走去的保镖,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乐天当时就傻眼了。

  乐朝遗站在门边对着乐天招了招手,乐天几步就奔了过去。

  大门在两人的身后缓缓地关上。

  “哐——”

  大门被乐朝遗以暴力的方式一脚踢开。

  一家三口正围着桌子,享受着丰盛的晚餐,言谈正欢,如此温馨美满的一副场景因为乐天他们的闯入,戛然而止。

  乐天跟乐朝遗的后面,一前一后大步走了进来。

  餐桌上,一名中年男子身材修长,轻笑的眼镜框架在他鼻梁上,看上去显得非常的有精神。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这人便是自己要找的正主——恶名远播的缠头帮帮主宁国栋,乐天还真会认为自己找错人了。在宁国栋身边坐着的是他的妻子——孙文燕,容貌虽然不比少女,却胜在别有一番韵味,那眼中难掩的睿智更教旁人心驰向往。

  一转头,乐天发现餐桌上还有一名一身跟自己差不多大年纪女孩,正瞪圆了眼睛怒视着自己,涨的红红的脸,像极了一头发怒了的小狮子。

  乐天无视的扫了她一眼。

  乐朝遗讥讽道:“宁帮主,多么温馨一一幕啊,却不知有多少人因为你愁肠寸断!”

  宁国栋遽然冷若寒冬,握紧了拳头,虽然愤怒到了极点,却也不敢轻举妄动,想想自己布置的屋前屋后多达十几人的保镖,还能毫发无损的进来,定非泛泛之辈。

  孙文燕闻言,花容失色,身体暗暗颤抖。

  “你们是谁?”宁云茜娇声呵斥,就是这两个陌生人闯进了自己的家门,一次温馨的晚餐被他们给破坏光了。

  宁国栋心顿时揪了起来,故意大声喝道:“不管你们是谁?这里是私人住所,请你们马上滚出去!”。

  乐朝遗笑了笑,朝他摆摆手,轻描淡写的道:“宁帮主,省省力吧,你叫破喉咙他们也听不到了,您的几位保镖都都先你一步去阴曹地府报道了。”

  宁云茜啊一声叫了出来,家里的这些个保镖平时看着碍眼,突然间有人说他们都被杀死了,心里骤然一痛。

  乐天也皱了皱眉头,第一次在乐朝遗身上感受到了一丝陌生,在他的记忆里,乐朝遗向来都是一个和善之人。

  杀人之后,还可以若无其事,谈笑风生,宁国栋挖空记忆,自认自己从没有得罪过这样的狠人,更令人郁闷的是他们似乎是认准了自己而来的,完全是一副不死不休的场面,想想自己这些年丧尽天良的事情没少做,也有可能是那个漏网之鱼找得来的杀手,想到此处,顿时遍体生寒,心跳不受控制的剧烈跳动,额头也隐隐见汗。

  宁国栋就连自己女儿的话也没有听见。

  “爸爸,他们为什么叫你帮主?”

  孙文燕忍不住拉了拉女儿的手臂。

  乐朝遗哈哈大笑几声,笑里带哭,嘲讽道:“没想到江湖威名赫赫的缠头帮帮主宁国栋先生,竟然连自己的女儿都骗,是不是怕你女儿知道了后,不能接受你这样的一个人前演慈父,背后坏事做绝的父亲。真是讽刺啊,明明禽兽不如,却非得装出一副慈善家的样子,真他.妈.的不嫌恶心啊!”

  乐朝遗径直走到餐桌边,找了张椅子坐下。

  乐天默不作声站在老人的背后小心戒备。

  孙文燕紧张地站了起来,小心的护住自己身后的女儿。

  乐朝遗对着宁云茜微笑道:“姑娘你知道缠头帮吗?”

  宁云茜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茫然的摇了摇头。

  乐朝遗继续解释道:“那你应该听说过丐帮吧!”

  宁云茜点了点头,各类武侠小说、电影看多了,丐帮还是有所耳闻的。

  “缠头帮在清朝咸丰年间从丐帮中独立出来,自立门户,当时主要集中在沿海一带。为了跟丐帮以示区别,缠头帮众都头缠灰绳,一圈表示一般帮众,越往上,缠的圈数越多,帮主缠十二圈,清朝的时候,老百姓为了活下去卖儿卖女常有发生,最初缠头帮买的来用以乞讨,渐渐地为了获得更大利益,缠头帮更是丧心病狂把那些孩子的手或是脚打断,然后就像赶牲口一样,把他们赶到街上去乞讨。”

  宁云茜听的毛骨悚然,内心忽然涌现一股不安的情绪,这股情绪在看到宁国栋闪烁的目光时,更加强烈了几分。

  乐天想到自己的身世,内心有了几分沉重。

  宁国栋面色阴沉,大声喝斥:“鬼话连篇,滚出去,再不走我要报警了。”

  乐朝遗藐视的斜着瞟了一眼宁国栋,然后诡异对着宁云茜一笑,“你爸的那个帮主灰布圈就锁这他们卧室的保险柜里。”

  宁国栋一听,猛得惊出一身冷汗。

  孙文燕喝道:“请你们出去,你们找错人了。”

  宁国栋忽然手里多了一把手枪,这把手枪他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拿出,但此刻自己的秘密眼看就要被揭露,他也顾不得许多,直接将手枪上好了膛,面部狰狞的凶相让宁云茜惊声尖叫起来。

  “啊——,爸爸,你!”

  “滚出去!马上滚——”宁国栋用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乐朝遗的脑袋,疾言怒色而吼。

  “国栋你——”孙文燕痛苦地着看宁国栋。

  望着那黑洞洞的枪口,乐天内心也不由得一阵惊惧,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真枪,深吸口气的他缓缓冷静下来,与此同时暗自从一旁拿着一张椅子,冷冷的看着宁国栋。

  宁国栋神色阴沉,双眼中杀机闪烁,将枪口对准了乐朝遗,嘴角浅浅的露出了一抹狰狞。

  乐朝遗慌忙的站了起来,目光有些慌乱,他虽然功夫不错,面对真刀真剑也不怕,但若是这种热武器的手枪,即使他武功再高,一枪之下,也要非死即伤。

  此刻,屋子里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