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十二生肖之龙魔方

  乐天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有些慵懒的看了一眼时间,顿时,他面色一变,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六点?”

  他深吸口气,下意识的找了找床上的东西,最后目光猛地落在了床头边一个魔方上。

  在乐天下意识的看了看,那魔方上的红日居然缓缓地动了起来。

  他隐隐觉得,自己顺手牵羊弄来的东西,绝非是寻常的东西,昨天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再次从脑海里跳了出来。深吸了口气,乐天强行压下内心的震惊,把魔方放在手里开始仔细检查。

  方块之上的那轮红日再次缓缓移动,苍龙追着红日的足迹腾云驾雾而来。乐天猛地发现,自己的目光似乎被这红日吸引进去了一般,想要移开,但却很难做到。

  乐天面色有些苍白,看着方块上诡异的红日,内心隐隐有些惶惶不安起来。

  “这……到底是什么……”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乐天只感觉心跳在随着这红日的移动,开始了加快起来,那一股惶恐的感觉越发强烈!

  乐天脸色越发苍白,再次深吸口气的,他强忍住内心的惶恐,使自己冷静下来。

  几分钟过去,乐天目光依然盯着红日无法自拔,但内心之中的那一股惶恐和躁动却平息了不少,他暗暗咬了咬牙,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般,右手拇指对着移动的红日用力的钦了下去。

  “啊——!”

  好痛啊,从手指头上突然传来钻心的剧痛让乐天倒吸了一口冷气,惊叫了一声。。

  不知道什么时候,红日中心伸出了一根长长的尖刺,尖刺差一点戳穿了自己的大拇指,刺骨的疼痛,手指中流出来的鲜血把魔方上的红球涂抹的异常妖艳,视线一阵恍惚,忍不住眨了眨酸疼的眼睛。

  乐天神色苍白,感受着手上的疼痛,内心里恐惧瞬息蔓延,他不知道这个魔方是什么,越是这种未知,就越让他觉得恐惧。

  灵异的事情他听说过很多,此刻看着平白流血的手,他内心恐惧的同时,对于这个魔方更是有着一股强烈扔掉的冲动。

  “乐天,乐天,快出来,我回来了!”

  一个自己魂牵梦萦的声音陡然从外面传了过来。

  这是养父的声音,没错,就是这个声音,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我是在做梦吗?

  乐天浑身颤抖,激动地不能自己,一下子从床上跳了下来,光着脚直冲客厅。

  客厅里正站立着一个老头子,下身穿一条黑色的旧裤,上身一件半新的短袖衬衫,两鬓斑白,一头苍白的板头,古铜色的脸上,深深地刻着一道道皱纹;两只小蒲扇似的大手,长满了老茧。

  真的是自己的养父——乐朝遗。

  乐天脑子顿时就像是被一匹疾驰的奔马撞了一下,嗡嗡作响,半天挪不动步子,嘴唇不住的颤抖,哆哆嗦嗦半天不出一个字来,哗啦哗啦的泪却先流了下来。

  乐朝遗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如既然,咧着嘴呵呵的笑着。

  看到那最熟悉的笑容,乐天心里一暖,情不自禁的咧嘴会心的一笑,这段时间,心里堆积下来的孤苦和悲伤一扫而空。

  忽然,乐天脸色随即一僵,寒气从心底直冲上来,四肢顿时冰冷。

  三天前,好像也是这个时间,自己给养父穿好了寿衣,亲自目送着尸体被推进火葬场,骨灰盒还是自己捧回家的,对了,老人的遗像呢?乐天环视了一下屋子四周,老人的遗像就挂在那个显眼的地方。

  屋子里顿时气温跌到了冰点,乐天瞬间感到一种刺骨的寒冷。

  老人的脸色微微一变,旋即笑道:“乐天,不要怕,我活过来了。不信你来摸摸我的手。”

  借尸还魂的鬼故事我听过,死灰复燃我也相信,但是人烧成灰了也能够活过来吗?

  乐天怀着一种极为复杂的心情,胆颤心惊挪动脚步向前,一点点的向养父靠近。

  乐天紧张的看了看乐朝遗,老人依然静静站立,微笑着点点头。

  乐天闭上眼睛,缓缓地抬起手,有指尖去触碰乐朝遗的手臂,压制不住的紧张令他的手不断的颤抖。

  一种温暖的感觉从手指上传了回来,整只手臂也是温暖的。

  乐天眼镜睁的大大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脸上各种表情堆积,有震惊、有喜悦、有怀疑、有不解.....

  乐朝遗笑呵呵摸摸乐天的头.

  乐天腼腆的笑了笑,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泪水,猛地发现养父是一直站立,连根拐杖都没拄,可是最近这两年老人全靠着轮椅行走的。

  心底的疑问越来越大,乐天犹豫了一下,问道:“爸爸,你是怎么会活过来的?我可是亲眼看着你——,还有你的腿伤也好了吗?”

  乐朝遗呵呵笑了笑,“这都亏了你手里的魔方?”

  “魔方?”

  魔方还能让死人复活?乐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哦,刚才魔方还刺得他满手是血,大拇指上偌大的一个针孔,看在眼里,还是那么的瘆人,对了,手指头依然疼痛难忍。

  “是不是,觉得很奇怪。”

  乐天点了点头。

  “这要从十二生肖的说起,你知道十二生肖最早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吗?”

  乐天想了想,一时拿不定主意,便摇了摇头。

  乐朝遗眼睛眯成一条缝,道:“华夏最早有记录的是在南北朝时期,《北史·宇文护法》中,记载了宇文护的母亲写给他的一封信,信中说,‘昔在武川镇生汝兄弟,大者属鼠,次者属兔,汝身属蛇。’其实,十二生肖的真正起源可以追溯到宇宙形成之初。”

  乐天闻之顿时目瞪口呆,半天没能反应过来,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和困惑,突口而出道:“爸,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乐朝遗的脸突然一阵抽动,用手摸了一下脸,笑了笑道:“是混沌珠告诉我的。”

  “什么是混沌珠?”

  乐朝遗面无表情,顾左右而言他,“《论衡·物势》中记载:‘寅,木也,其禽,虎也。戌,土也,其禽,犬也。……午,马也。子,鼠刀。酉,鸡也。卯,兔也。……亥,豕也。未,羊也。丑,牛也。……巳,蛇也。申,猴也。’一共十一种生肖,唯独缺了龙,世人都以为那是古老的华夏人通过美好的想象虚构出来,根本就不存在的动物。”

  乐天忍不住道:“难道不是吗?”

  乐朝遗看了看乐天,叹了一口气,“仙界一直有一种‘混沌珠显,苍龙戏出’的说法。苍龙不出只是因为混沌珠未现,传说中混沌珠有毁天灭地、活死人,操控时空的神秘力量。”

  乐天一愣,张口结舌道:“是混沌珠救了你?”

  乐朝遗点了点头,“嗯,原来混沌珠一直躲在十二生肖之中,从古到今,没有一个人找寻到它,或许也正印证了那句时辰未到的古话”

  乐朝遗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目光注视着乐天。

  乐天神情一僵,养父的目光中是否包含了很多的话,一时半会的自己根本领会不了,突然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惊呼道:“难道龙魔方上的那个会动的红球,它就是混沌珠。”

  乐朝遗点了点头。

  乐天顿时把龙魔方几个面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红球不知道为什么没了,刚才还明明看到在上面的,还被自己的鲜血染红了。怎么会消失的呢?

  乐天有一种如同梦里的感觉。

  乐朝遗突然道:乐天,爸爸这次回来,我第一件想要做的事情便是亲手杀了宁国栋。”

  慈眉善目的老人第一次面露狰狞,两个人生活在一起近二十年,乐天还是第一次从他的目光中看到了一种要吃人的戾气,跟自己心目中的慈父印象造成了一种巨大的反差。

  乐天并不知道谁是宁国栋,甚至是第一次听乐朝遗提起,究竟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以至于老人一开口便是要杀了他。

  乐天眉宇紧锁的问道:“爸,宁国栋是谁?”

  乐朝遗涨红了脸,胸口不断起伏,余光扫到乐天的时候,火烧般红眼眼角泛起了丝丝的泪花,顿了顿道:“这十多年来,我一直把这个秘密藏在了心里,我从没跟你提过,如果不是龙魔方,不是混沌珠,都已经被我带进了棺材里。”

  乐天看着情绪几近奔溃的老人,心也是纠紧起来。

  乐朝遗老泪横流,看着乐天喃喃的道:“你还记得我以前一直说,你是我在工地上捡来的吗?”

  乐天情绪受到了老人的影响,开始低落起来,默默的点了点头。

  “自从跟师父学了一身的神偷功夫后,便不知天高地厚,就喜欢什么都管一管,碰上不平的事情就想踩一踩,当年在羊城的时候,我听说有一个叫‘缠头帮’的黑道帮会正在残害孩童,缺胳膊大腿之后扔到街头乞讨。”

  乐天心一痛,咬了咬牙。

  “那天晚上,我悄悄地潜了进去,一个狭小的仓库里住着十来个残疾小乞丐,个个面黄肌瘦,瘦骨伶仃,他们还当场把一个身体健全的孩子打成骨折,那个场面完全可以用惨绝人寰来形容。”

  老人再次回忆当时的情形,依然悲愤难忍,轻声地哽咽起来,乐天上前抱住了自己的养父。

  “过了一会,我看到有一个人进来扔下一个篮子,篮子里还有一个熟睡的婴儿。”

  乐天心里咯噔了两下,寒意直冒,身体颤抖。

  “后来,我制造了一点混乱,乘机把你偷偷的抱了出来,然后沿着墙爬到了屋顶,原本以为可以平安的逃出升天,没想到你这个小家伙突然饿哭了。然后他们在下面追,我在屋顶上跑。”

  乐天抱着养父的手臂,泪水哗哗的流了下来。

  乐朝遗慈祥的用手摸摸乐天的头发,“幸好,我灵机一动,把手指头塞你小嘴巴里,居然不哭了。”

  乐天擦了擦脸上的泪水,问道:“是不是,你抱着我下楼的时候摔伤了。”

  .......

  乐朝逸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后来我们俩个就一直过着东躲西藏、朝不保夕的日子,你差不多三岁的时候,我带着你从羊城逃了出来,然后辗转到了这里,才慢慢的稳定了下来,后来,我才知道缠头帮的帮主名字叫宁国栋”

  听完老人讲完这个幸酸的往事,乐天心头剧痛,好像中间缺少一些什么东西,脑海猛地闪过一个念头,脱口而出,“爸,是谁救了我们?”

  乐朝遗嘴巴吧唧了几下都没有发出声音,好久叹了一口气,老眼挂满了泪水,呵呵地笑着对着乐天摇了摇头道:“你这孩子,从小就是这么聪明,我每次说个开头,你就能猜到结尾。但那是一个秘密,一个要被爸爸带进棺材的秘密。”

  乐天望着养父一脸悲情的笑容,第一次发现笑还能比哭更难看。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