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鼻地狱?

  黎成感觉全身都有种温暖的感觉。当他睁开眼,发现自己四周都是有点刺眼的光白色。这里是哪里?黎成在心中暗问道。自己不是被枪打死了吗?

  噗(pu,水滴划破水面的声音)。

  一声清脆的水声。接着一个神圣的声音响起。“死亡或新生。万能的神创造了这个世界,只有绝对的人才能获得机会重生,并获得神的加冕,获得神的力量和权利。成为至高的存在需要不断的考验。准得者将将得到无边的力量。创造或毁灭。请选择,生或死。”

  那声音到此截然而止。

  黎成被这莫名奇妙的话给搞糊涂了。生与死?神?……这些到底是什么?

  选择生死,难道自己还没有死?莫非这里是天堂与地狱的叉口,或是奈何桥?黎成不知道。但他知道,也许真的像神话故事里的那样--神拥有创造万物,毁灭万物,使人复生的能力。那他就应该接受所谓的神的考验,获得神的力量,让雨儿重生!虽说这有些不可能,但黎成心里似乎有个声音告诉他,活下去,就能重见雨儿。

  “我接受!我要活下去。”黎成突然发疯似的大喊。连黎成自己都吓了一跳。

  “考验开始!祝顺利。”那神圣的声音再次响起。并随着声音的消失,四周开始变暗。直至完全变黑。而黎成也陷入了睡眠,或是昏迷。

  当黎成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平整的不知用什么材料制造而成的地面上。黎成缓缓站起,开始转头观察四周。“这里是哪里。”难道自己做了一个梦?那,到底哪些部分是真实,哪些部分才是梦呢?

  黎成右手轻拉位于头顶的头发。

  首先,自己被野哥用枪打死。再然后是,是……自己在一片光亮中,听到了那段话。再然后,自己就出现在这里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伴随着黎成的思索,四周突然变亮了一些。

  光源是上方!黎成自觉地朝头顶看去。这建筑的顶部似乎是个长方形,而自己就是在一个端点的正下方,自己头顶有一盏亮着的灯。这是其中一个光源,而另一个光源则是在另一个点上。暗淡的灯光,黎成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因为他发现那个光源的正下方也有一个人。那个人似乎正开口喊着什么,可是黎成听不见。黎成目测,他与那个人相差不过50米左右。如果那人大声喊叫,自己肯定是听的见的。

  黎成看着那人用手敲打着空气,仿佛有着一层无形的墙一般。黎成决定走过去看看。刚一抬脚,黎成便是发现,自己的脚,似乎是碰到什么东西了。可是黎成面前明明什么都没有啊!黎成把脚向前方伸了伸,果真是有着一层无形的阻碍存在。黎成立马向前,伸手向前。明明似乎是什么都没有的,可黎成确实是触碰到了,嗯,该怎么说呢,对,就像是一面透明的玻璃墙。黎成马上在四周寻找出口。可是,没有出口。黎成被包围了。不死心的黎成还尝试了从头顶出去,结果是一样的。头顶也被一层无形的玻璃盖住了。

  “好吧。是你逼我的。”黎成说了句话,就立马抬脚对着玻璃墙揣去,可结果是……黎成的脚麻了。

  想尽了办法都不能从这个隔间里出去。黎成开始有些绝望了。今天发生的一连串莫明其妙的事使黎成久久未用生了锈的脑子彻底崩溃了。

  黎成突然开始想到侵华日军中的731毒气部队,那些拿活生生的中国人当试验小白鼠的“文明人”。黎成想,自己会不会也落在了这么一些人手里,可是,中国人民明明已经获得了抗日战争的胜利了啊!为什么自己还会落在日本人手里呢?黎成又不是船长!

  想着种种恐怖的事情,黎成开始有些害怕。毕竟今天发生的事已经超出了黎成的理解能力范围。

  而随着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黎成所在空间其余的两盏灯也都是亮了起来。这下黎成可以肯定确定每个灯的正下方确实是有一个人了。每当一个新的人出现的时候,黎成都是可以欣赏到与自己刚到这里时相同的一幕--扶着透明的墙,试图寻找出口,然后找不到出口,只好踢墙。

  黎成摸了摸下巴,自己到这个空间,或是准确地说,从自己苏醒到现在,大概10来分钟,除了另外两个人出现自己他们头顶的灯亮起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人或是什么情况出现。那,这两个人是怎样进来的?一大串问号在黎成脑子里转圈。

  距离最后一个人进去到这里已经过去好几分钟了,但是那个抓他们来的人都没有出现。现在这个空间里的每个人都盘坐在地上,都在想着什么。他们之间都有着隔阂,无法用语言交流,这透明的墙是完全隔音的。再加上距离有点远,每个人之间都有几十米的距离,就算黎成会手语恐怕也很难和对方交流。不过他们之中还真有懂手语的。

  那男子也尝试过用手语和别人交流。不过,真的很遗憾,就算你是千里眼也不管事,你说,就你一个人会手语管个屁用。

  就这样,在坐了不知道多久之后。黎成已经平静了的心又被突然亮起的灯吓了一跳。这盏灯位于这空间的正中间,亮度也比其他四盏亮多了。所以它一亮起,这空间里的四四个人都注意到了,都朝着这等看。四个人又转头互相看了看,每个人都好奇,这灯下面会是什么。

  灯亮后不久,就又传来那神圣严肃的声音:欢迎你们来到真正的世界,这里曾是英雄的诞生地。神之传承,重新开始。你们中可能就会诞生神,在这里,你们会拥有神的力量。权力,财富和神的力量相比,算的上什么。现在,蝼蚁们,开始你们的颤抖吧!......牢笼已打开......各隔阂打开,你们可以自由活动了。审判大门将在1分钟后打开。初等考验开启....

  那盏在中间的灯,突然猛地亮了一下,光芒消失后,一人一兽出现在灯下。

  “考验兽,完全生物体。各位,接受考验吧!你们每人的脚上都已经绑上一把刀,用这把武器生存下去吧。考验...开始!”

  声音一消失,那头被叫作考验兽的,像大猩猩一般的怪兽就开始动了起来。

  声音一消失,那头被叫作考验兽的,像大猩猩一般的怪兽就开始动了起来。那猩猩考验兽足有三米多高,虽然没有金刚那样夸张,但是对于差不多只有它一半高的黎成等人来说,它也算“巨人”了。只见那黑毛猩猩一把抓住站在它身边还来不及反应的人,一口就咬断了那个人的头。鲜血从脖颈出喷洒而出。那猩猩还挺享受着咀嚼着那人头,发出排骨般酥脆的声响。猩猩再一口将剩下的身子扔进了嘴里,再次发出那令黎成等人毛骨悚然的声音。猩猩的嘴边粘满了鲜血。

  花了不到十秒的时间吃完了一个人,那猩猩将目光转向了分别在四个墙角的四个人。怒吼了一声。其中一人突然软倒在地上,猩猩立马朝着那人扑去。别看这猩猩个头不小,它奔跑的速度却是不慢。转眼间,猩猩就已经跑到了那个人的面前。一把抓起那人,确没有一口咬下去。只见猩猩先闻了闻那人,突然把他丢在一边。那人也就在地上不动弹,不知是死是活了。

  猩猩又将目光转向剩下的三个人。停了一会,就朝着黎成跑去。黎成吓了一跳,脚不觉软了下去。眼看着猩猩越来越靠近自己,黎成闭上了眼。

  黎成的手却突然摸到了什么硬物。睁开眼,拉开裤角,原来是把刀。刀虽然不长,但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好。黎成一把抽出了刀,看了看越来越近的猩猩,冷笑一声。猩猩刚一到黎成的身边,就把那硕大的手伸向黎成。黎成一发力,挥刀一刺,将猩猩的手给刺出了血来。猩猩也是一惊,怪叫了一声,忙离开黎成。猩猩逃到不远处,将手含在嘴里。拿出来时,那原是伤口的地方,便是不再流血。而剩下一个嫩红的伤疤。

  猩猩颇为怒火地朝黎成看了一眼。却是转头朝着另一个人跑去。而那两人明显受到了黎成的刺激,都是拿出了刀。所以猩猩倒也是没有占多大好处。猩猩只好朝那被它扔在地上的人跑去。猩猩将那人小心地抓起,用鼻子嗅了嗅,将头转向一边。猩猩又又转了回去,看着那不知是死是活的人,猛一下口,咬了那人的上半身咀嚼起来。现在可以确实这人已经死透了....

  猩猩手里抓着剩下的下半身,看了看三人。一把将尸体扔向黎成。黎成一闪,尸体落在黎成的旁边。看了一眼尸体,真是有够恶心的。黎成不自觉地朝尸体多看了几眼,因为从这尸体散发的味道很奇怪。

  砰。猩猩一拳打在黎成的胸脯上。趁着黎成注意尸体的时候,这猩猩也是疾速地靠进了黎成,并给了黎成几乎致命的一击。黎成只感觉眼前全黑了一会,刚睁开眼便是发现自己被猩猩抓住了。黎成脑海里飞速地回忆着刚才尸体散发出的味道,是的,除了血腥味,还有一股尿骚味。

  难道.....(汗)难道这东西讨厌尿?可是........就算这猩猩怕尿,可是.....黎成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力气,难道要黎成尿在裤子上?在荣辱和生死上,该选择什么.....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