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雨夜

  七月的天说变就变,白天还是骄阳高照,临近傍晚,风云突变,黑压压的乌云让天空变得如同黑夜。

  大风吹得马路两边的大树哗哗作响,带着几分寒意吹过了街道,落在了一个有些落魄的少年身上。

  这少年约莫十七八岁的模样,面容有些秀气,头发有些凌乱,一双深邃的眼睛,此刻带着几分浓烈的伤感和迷惘,许是身体虚弱的缘故,有些摇摇晃晃的走在街道之上。

  他叫乐天,是山城市的一名高中生,就在三天前,养父因旧疾复发离他而去。

  乐天从小没有父母,自从懂事那天开始,便是养父一直在照料他,对于养父乐天一直有着很深的感情。

  “高考才刚刚结束……养父死了,以后怎么办……”

  四周街道上空无一人,一股孤独感突然在乐天内心浮现,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低着头向着远处的一家餐馆走去,

  “妈的,没长眼啊!”

  乐天正行走着,突然的,他感觉胸口一震大力传来,身体噔噔大退了几步。

  乐天抬头看了看,一个衣着时髦,双眼挂满血红的眼泡的青年,此刻正一脸的怒火瞪着自己,乐天张了一下嘴,正要道歉,青年突然抬腿对着乐天的胸口就是狠狠的一脚。原本身体就极为虚弱的乐天根本就来不及躲避,嘭一下,摔出几米重重地倒在地上。

  看到乐天被自己一脚踢倒,红眼青年似乎气消了不少,嘟囔着径直地走进了一家酒店。

  乐天神色有些阴沉的看了一眼那时髦青年,放在平时,这样的攻击他轻易就能躲过,没想到这几天自己的反应能力降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

  乐天深吸口气,深深的看了一眼那青年的背影,内心暗自记住,随后缓缓站了起来……

  乐天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继续穿过一条街,在路边找到一家小店,随便点了几个菜,两碗米饭下肚,才感觉自己恢复了些力气,不知不觉又想到了刚刚过死的养父,乐天又怔怔坐那里发愣,有一口没一口的扒落着碗里的米饭,食之无味。

  外面的风越刮越大,一道闪电过来,一声巨大的惊雷在半空中炸响,倾盆的大雨就便倾泻而下,很快路上就积起了水,未带雨具的行人躲避不及被淋了一个落汤鸡。

  空旷餐馆大堂,除了自己便空无一人。

  乐天看着眼前的食物,开始快速的吃了起来,养父死的这几天,他一直没有时间休息,更没有好好的吃顿饭。以至于刚刚轻易就被人一脚放倒

  闲暇无事的餐馆老板和厨师就站在门口,看着被淋湿了衣服的行人,品头论足,开心的哈哈大笑。

  乐天目睹这一切后忍不住扑哧一下笑了,虽然说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原因,但自己的心情突然好了不少。

  雨一直下了近一个小时,大雨不止把路上的尘土冲洗的一干二净,还把浑浊的空气变得清爽宜人。

  出了店后,乐天深深的呼吸了一口,“酒足饭饱”后,一股劲道重又回到身上,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舒畅的感觉涌上心头。

  大雨过后漆黑的路上空无一人。

  乐天来到路口,突然笑了,刚才踹他一脚的那个时髦的年轻人,连衣服都没有换,正急冲冲出了酒店,朝他迎面而来。

  “嘿嘿,不是不报,只是时辰未到,时辰一到想跑都跑不掉,老天自动的就把你送到了我的面前,有仇不报,定遭雷劈。”

  突然,夜空中一声轰隆隆的惊雷炸响,把正得意的乐天吓了一大跳。

  时髦青年正怀着心事,被这突然的惊雷吓得一惊,还没反应过来,碰一下被人正面狠狠地撞了一下,同一个地方,前后被人撞了两次,青年顿时怒火中烧,伸手就朝撞自己的人衣领抓去,居然落空了,正想破口大骂,猛一抬头,路口转过来几个黑衣人,心头一惊,转身就跑。

  几名黑衣男子以极快的速度从乐天身边跑过,追赶前面的时髦青年而去。

  “李锋,别跑,你跑不掉的!”

  这条街道气氛瞬间紧张起来,一阵急促杂乱的脚步声后,简单的打斗之后,便没有了声音。

  乐天略微思考之后,便悄悄地跟了上去,贴着墙微微的探出头。

  李锋被一个黑衣男子,双手反扣,脸贴着墙。

  边上还站着两人,其中一人手里还握着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李峰。

  李峰扭动着身体不断地挣扎,握枪黑衣人猛得上前,按住李峰的头对着墙呯呯撞了两下。李峰顿时头破血流,眼冒青光。

  握枪黑衣人狰狞面目,急不可耐的低声吼道:“李锋,东西在那里?快说——”

  李峰喃喃自语,“没有了,没有了。”一脸绝望,忽又像是解脱了一般,紧锁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转过头藐视的看了看拿自己头撞墙的黑衣人,嘲讽道:“王志成,没想到,我们两个人都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不好意啊,让你白忙了。”

  王志成用手枪柄重重地砸在了李峰头,冷冰冰地道“如果不想尝尝我们局的‘特色大餐’的话,赶紧自己交代!”

  李峰用舌头舔舔嘴边的鲜血,冷眼瞟了瞟几个黑衣人。

  “王志成,你没做梦吧,我现在就算把东西交给你们,你们还可能放过我吗?从你对我父母下手的时候开始,有想过给我一个收手的机会吗?家也没有了,公司没有了,前途也没有了,居然到了现在你还痴心妄想,我呸!”

  李峰把一口混着血的口水,直接吐在了王志成的脸上。

  王志成咬咬牙,一个转身对着李锋的脸上狠狠地一拳。

  李锋一边的脸瞬间乌黑起来,蹦出几颗牙来。

  “早让你把东西交出来了,现在你能怨我吗?早已是天罗地网,你以为躲过初一,便能躲过十五吗?”

  李峰死死的盯着王志成,“那你抓我父母干嘛呢——”

  王志成轻蔑的一笑,冷冷的道:”如果我不抓他们,你会现身吗?不过,我也没有想到这随便一查,堂堂的一个副省长问题那么多,不明来源的收入几十亿啊,小妈也有七八个,无心插柳柳成荫啊,怪自怪,你们自己的屁股不够干净,华夏扫贪首案,奖牌都给我发了好几块,像你你父亲这样的官被抓迟早的事,只不过提前几天而已!”

  “放屁,你还不是为了我身上的十二生肖的魔方!”李锋怒目而视,毫不畏惧的厉声回答道:“不久之前,你还屁颠屁颠的跑我家叫我爸叔,你给我爸送的礼还少吗?没想到你转个背就翻脸不认人,前几天,我去看了看,他才进去几天阿,都快被你们整疯了,什么躲猫猫了,捡肥皂了,他才五十岁啊,头发都全白了,还有我妈,你们天天去逼她,浑浑噩噩的生不如死。”

  李峰越说越伤心,靠着墙直直的跪了下来,说完开始嚎啕大哭。

  王志成皱了皱眉头,李峰的哭声很容易招来路人,这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转而对着身边的黑衣男子问道:“他的住的酒店都搜查过了吗?“

  “都搜过了,没有找到我们要的东西!”

  王志成举着手枪直接顶着李锋的脑袋,“再问你一次,那个东西你藏哪里了,交出来我给你留条活路!”

  “王志成,如果我把东西给你了,你肯定能放过我吗?”

  李峰冷冷的朝他讥讽。

  王志成握着枪,漠然的注视着他,点了点头。

  “哼哼——,你就不怕我给你招来一帮更凶狠的人,我可是知道‘猪’魔方在谁——。”

  “砰——”。

  李峰话音愕然而终,嘭一声倒在了地上。

  王志成毫无征兆的突然射杀了李峰,顿时把其他几名黑衣人吓了一跳,他们组织在华夏虽有特权,但也不能随意开枪杀人,特别是已被控制起来的嫌疑人,这要追究起来罪责可不小。

  枪声也让一墙之隔的乐天,惊出一身冷汗。

  王志成招了招手,很快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开了过来,两黑衣人一起把李峰的尸体抬起来,塞进了车子。

  乐天摸了摸自己的口袋,一个拳头大小的方盒子正安静的躺在那里。

  正是自己在刚才借着跟李峰撞击的时候,施展妙手空空的手段,从他胸口的衣服袋子里顺来了一样东西。不用猜,黑衣人他们要找寻的东西就是它了。

  王志成突然回头看了看路口,收回了一只已经踏在车子里的脚,举着枪朝着乐天藏身的地方蹑手蹑脚的走了过来,或许是他发现了什么,眉头紧锁,目光如霜。

  乐天紧张的把身体贴着墙壁,雨后的墙壁湿淋淋贴着身体感觉一片冰冷,如同贴着冰窖,身体瑟瑟发抖。

  一个闪电过后,拿枪的王志成影子清晰的影在乐天对面的街道和墙上,握着枪的手距离乐天越来越近,乐天如果仔细辨别的话,都能够看清手枪上的菱角和铭牌。

  突然“轰隆隆——”一个炸雷,大雨哗哗倾盆而下。

  王志成视线顿时一片模糊,伸手摸了摸脸上的雨水,稍稍的犹豫了一下,收起手枪,转身奔回汽车。

  车子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之中。

  乐天长长吐了口气,朝着黑衣人离去的反方向快速离开。

  这场雷雨足足下了一宿,大雨带走了夏日的炎热,也冲走了很多的秘密。

  乐天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家里,把身上的湿衣服脱掉后,钻进浴室舒舒服服地用热水冲了一个澡。

  乐天靠着床头,闭着眼睛休息,脑海中不断的浮现着刚才那街头一幕,还有那最让人揪心的那两个字——魔方,随手把那个盒子拆了开来,里面是一个漆黑的金属方块,放在手里有种沉沉的压手感觉,方块的五个面雕琢着一条羽羽如生的苍龙,脚踩祥云,另外一面是一轮红珠。

  ‘不对,这珠子在动!’

  那珠子仿佛就是一轮红日,四周升腾着红霞,而脚踏祥云苍龙,追寻红日祥腾于天际。

  乐天摇了摇头,再想看一个仔细,但经不住困倦袭来,轻轻地把这神秘的方块往旁边一扔,两眼一闭很快便沉沉的睡去。

  外面闪电夹带着震天的雷声,倾盆大雨哗哗地下着——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