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的第一章

  哔,哔。黎成将手放进上衣袋,拿出没有余震的手机。手机的屏幕上显示着:“一条未接短信”。黎成本没有什么心情在这个时候看什么短信,不过发件人是“大老板”。

  黎成提起装着啤酒的软皮铝罐,猛含了一大口,一口一口地吞。

  手指熟悉地在手机键盘上不迟疑地按下“查看”键。嘴中的啤酒已吞尽,但黎成的喉节还是不禁滑动了几下。

  「钱已经划到你的卡里了。你也不要多说什么了,先躲过这个月。我马上就会有办法的。」

  黎成怎会不知道,大老板自己现在都有麻烦。还能有什么方法呢。,大老板要黎成躲在他身边的建议一提出就被黎成否决了,毕竟如果黎成在大老板的“身边”被抓住的话,那事情就更麻烦了。只要不从黎成的口中说出“大老板”三个字,那自己就能不连累大老板了,也算对得起大老板对自己的恩情了。是的,不能因为自己的过错而把无关的大老板也连累进来。黎成早就在心中立下决定,就是死,也只能是他一个人死。大老板是没有错的!

  黎成的眼角微湿。除了父母亲,大老板恐怕就是那个最关心黎成的人了。大老板待黎成如兄弟,黎成怎又会不知恩图报呢?可是,自己实在是太不争气了,尽给大老板添麻烦。

  一阵微风吹过,黎成望向那一江秋水。水的那一边就是地平线,太阳升起的地方。

  又猛地喝了一口酒,罐子只剩下再也倒不出来的最末的酒滴。

  手中蹂躏着软软的瓶罐,发出啦啦的响声。唉,当初是自己冲动了吗?唉,大老板,真是对不起你的恩情啊。

  平静的江面下是汹涌的暗流,这条江里淹死过几个人呢?黎成不知道。但黎成也很羡慕那些淹死的人,死了就一了百了了。可是,黎成不能,他的肩上扛着的是父母。如果黎成死了,谁会照顾他们呢?如果黎成死了,他们又该是怎样的难过呢!所以,黎成告诉自己,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放弃!

  再说,黎成这样劝自己,要是有个渔夫挟尸要价,那自己不是死不瞑目了。那些渔夫,那些只在乎钱的人才是真正会珍惜这具尸体的人吧!

  手里紧握着已经变了形状的易拉罐,黎成在心中再次立下决定,坚持到底!不到最后一刻,就决不放弃!

  这段时间就只能先拜托大老板了,希望这一切都可以过去。大老板平时和自己称兄弟,对自己的恩情就已经很大了,而现在自己又惹下了麻烦要大老板独自应对,黎成心里很是愧疚。

  将大老板发送的短信随手删去,收件箱里只剩下自己转发的几条原本来自一个叫林雨儿的女孩的短信。虽然是自己转发的,但黎成还是很珍惜。而那个有着原件的手机,现在应该在天国了吧!

  黎成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每次拿出手机,总要看一看这些短信。“唉。”黎成在心中微叹,“快十年了,雨儿,你在天堂过地好吗?我还是忘不了。看来时间也不是我要的解药。唉。你说要我好好着活着,可是……”每每看到这这短信,黎成都十分的悲伤,是属于“欲绝”的那种悲伤。

  “……太子,嗯,已经快要到达了……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淡淡的月光散落在银白色的外壳上,魔鬼乘着月色在夜幕下悄然急速行驶着。

  将易拉罐扔进江中,只听到一声清脆但短暂的水声。人,一个人,人生就好比这水声,不管你曾经是如何的辉煌,或是默默无闻,最后,也只能像这水声,在短短的一瞬间陨落,然后如石沉大海消失不见。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人于人也许会有种种不公,但大自然对所有人最后的对待都是公平的。

  黎成抬头看了看夜空,满天的繁星。黎成感叹着这没有受到污染的夜空是如此的美丽。记得小时候,常躺在长满嫩草的小山坡山,看着满天的星星。或是数星星,或是期待流星,又或是惊讶兴奋地看着在夜空中飞行的飞机。哎,这就是人生了吧。在幼年的时候期盼成年,成年却感叹人生匆匆却将日子荒度,直到壮士暮年才懂的珍惜。正如那句名言的一部分,在人生将尽时不感慨自己这一生是在碌碌无为中度过的,不会觉得自己这一生是虚度的。这大概就是真正的人生了吧!

  一束光,来自远方。当一束车灯打在黎成身上时,黎成突然想到这句话。

  一个全身黑装的,纹着刺身男子从车上下来。

  “夜的杀手?野哥?”虽然黎成一向不涉及**,但这么些年下来,一些有着名头的**大哥黎成还是知道的。

  夜的杀手,因其杀人方式而得名。不要以为有这么好听的名字,他的杀人手法就会怎样的浪漫。所有有幸被其击杀的人,该都是上不去天堂,下不入地狱的。怀恨而终的人们只会变成冤灵,在人间徘徊。据说被野哥追杀的人,死的时候都是极其痛苦的。可是,可是自己又没有……。哦原来如此。“野哥,是太子派你来的?”黎成朝着男子微微微笑着问道。

  野哥微微点头。却又突兀开口:“你觉得这样值吗?”

  “呵。”黎成面带微笑。眼前的这个人,是太子派来的,派来杀他。“你也知道杀了不该一个人,却因为如此,你那些人把你抛弃,那你觉得值不值得呢?”**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也许你今天砍的人,明天就会来砍你。特别是想野哥这种顶尖打手,哦,是顶尖杀手,最会得罪人了。也许在什么时候,你的仇家就会回来把你干掉。毕竟你即使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而已。纵有三头六臂也无济于事。

  野哥咧了咧嘴,明显是一副不善喜笑的样子。“简简单单杀人,我只是喜欢杀人的感觉,不管值不值得。”

  “是的,没有值不值得,「值得不值得」不是一个衡量的尺度。一件事,只要是你觉得有意义的,那就是值得的。别人眼中的不值得,不是你心中的不值得。所以我觉得我做的事都是「值得」的。”

  野哥再次微微点头。手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枪。“没想到你们竟然连这些东西也有。”黎成明显有这吃惊,因为中国对枪支的管制是相当严格的。

  “小子,虽然没有乐趣。但我就破例一次,让你死的痛快一点。”

  砰!

  一声枪响,野哥一如既往的干脆。

  可,可……

  子弹缓缓地击中黎成,一切都成了慢镜头。黎成感觉自己的思维一瞬间加速。

  一张张熟悉的脸从脑海中闪过。

  那是父母亲对自己的爱抚。母亲为黎成织毛衣……父亲扛着自己在落日中欢快地游玩……

  林雨儿的脸也缓缓浮现。“你好,我是林雨儿,住在附近……”……,林雨儿灿烂的微笑,在夕阳中花般绽放。

  脑海中又浮现出离别时,林雨儿的如白纸般的脸“你要好好活着……”

  千万思绪在脑中浮现、闪过。

  那一天又浮现在黎成脑海里边。

  那是似乎和以往没什么两样的一天。却改变了黎成日后的生活,完完全全地改变了。那天,当黎成和往常一样上班时。黎成看见太子一行人带着一个女孩子走进了KTV包厢,很明显太子又准备在他的专用包厢里做那种下流的事情。虽然女孩子被他的保镖扛着,但黎成还是看到了那女孩子的模样。想到自己的雨儿,黎成随即就感到万分的愤怒。但黎成并没有太过鲁莽。他假装不知道太子在包厢的样子闯进了太子的专用包厢。并以查看包厢是否需要清扫的理由顺利蒙混过关。在黎成离开时,他顺便在门锁上做了手脚。而那女孩子则是昏躺在沙发上。明显是被下了药,那女孩子确是和林雨儿有着几分相似。黎成按捺住心中的愤怒,离开了房间。并不是黎成他不想救那女孩子,只是他在等待时机。这么多次了,黎成也是知道太子的“特别爱好”。

  等到太子的随身保镖离开之后。黎成看准机会便进去房间之中,没给正在吻着那两团雪白小山峰太子反应的时间。砰砰几声太子就软趴在沙发上了。

  就这样说太没有说服力,所以再介绍介绍黎成所在城市的情况。以下内容纯属虚构.....

  黎成所在的城市于那些大城市相比并不是很大。所以这城市并不出名。

  在这城市里有三大黑势力,四个帮派。这不矛盾吧。其中有两个帮派是联合的,这两个帮派的「大哥」据说是亲兄弟。具体得黎成也不清楚,反正他也不在乎。他最清楚得就是他所在的KTV其实是「清龙帮」经营的业务。现在的黑帮真的不是改革开放初的黑帮能比的了。「清龙帮」是这个城市的第一大帮。太子则被认为是下一代清龙帮大哥的不二人选。为了保护这个宝贝儿子,现在清龙帮的大哥也是竭尽所能,太子身边时刻不离的两个保镖就是帮里顶尖打手。

  尽管清龙帮大哥想尽方法保护太子,但事情总有出错的时候。而黎成就是造成这个错误的人。

  黎成成功地把别人救了出来,却令自己陷入麻烦。想太子是何等的金贵,他又怎会原谅有人胆敢侮辱他。大老板是帮内的高级成员,知道太子的为人,便马上要黎成躲起来。大老板本来极力要求黎成躲在他身边,可是黎成知道,如果在大老板身边被抓住的话,恐怕大老板就会马上陷入困境。所以黎成也都拒绝了。他劝大老板,说他有安全的地方可以躲藏。大老板到底还是遵从了黎成的意愿。不过每天都会以发短信的方式与黎成联络。这般恩情又是黎成所不能回报的。

  尽管如此,黎成还是被发现了。

  没想到太子居然派出了野哥,这个据说没有失误的杀手。

  ……黎成回忆着,一幕幕镜头在脑中飞快闪现。

  黎成微笑着倒下。

  再见了。

  对不起,父母亲,给你们的承诺没有兑现……

  大老板……

  雨儿,林雨儿。我来陪你了……

  黎成微笑着。尽管他还有太多的愿望没有实现,尽管他还有太多的责任没有尽到。可是,他算是真正的活过了。他不是因受到邪教的蛊惑而没有价值地死去,也不是因为朋友亲人的背离而伤心死去。他也算是经历了人生酸甜苦辣,交到了像大老板那样的至亲兄弟,还有一场不知道算不算恋爱的朦胧感情。

  可是,为什么心中会有不甘呢?明明可以去陪雨儿了,明明……

  是的,黎成不愿就这样死去,他给自己承诺过,要活的好好的,才可以去见雨儿……

  (第一章完)

  (ps:写的不好,还请体谅,尽管失神是本新书,人气不高,而且由于种种原因,更新会很慢。但小彬我一定会加油的。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小彬也给自己说一声:加油!)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