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利用商航策,震慑前夫

晨曦把陈盈盈送到了医院,医生给她全面检查,然后给她开了一些药就把她给打发走了。

晨曦扶着陈盈盈走出办公室,见她脸色苍白的厉害,只好让她坐在椅子上。

陈盈盈见晨曦板着脸,明显是气的狠了。

“乖,笑一个,我有神灵保佑着,在牢里五年都没被人弄死,这么点小伤又怎么会要我的命。”

陈盈盈云淡风轻的开着玩笑。

这也不全是玩笑话,大牢就像是小型的社会,那里全都是穷凶极恶的罪犯,里面弱肉强食,够强,别人会把你当老大,要不然就只有被打的份。

五年啊,多长的岁月,长的陈盈盈早已不复当初的清纯,满脑子都是怎么让那对狗男女去死。

晨曦看陈盈盈没心没肺的样子,更加的生气,她拿手搓着陈盈盈的额头,“你那么不爱惜自己,干脆在牢里待着好了。”

陈盈盈只是笑笑。

“泽楷,医生说我们的宝宝有点偏小,我好害怕。”

一道柔和的女声,让陈盈盈的身体瞬间变得非常的紧绷,她下意识的抓住晨曦的手,如困兽一样的站了起来,寻着那声音看过去。

不是刘泽楷和李倩,还能有谁。

陈盈盈的眼瞬间就红了,激动的,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看着刘泽楷如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好丈夫温柔的搀扶着李倩,陈盈盈抓紧了晨曦的手,眼里的怨恨喷涌而出。

她想冲上去,抓着这对奸夫淫妇,质问他们,他们的良心是不是真的被狗给吃了,他们陈家对他们这么好,为什么当初要如此的赶尽杀绝。

“盈盈,不要冲动,想想你现在的身份,想想叔叔阿姨和你弟弟,你现在冲上去,根本就不能让那两个恶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晨曦小声的说道。

陈盈盈醍醐灌顶,脚步硬生生的停下,不过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她就彻底的恢复了冷静。

她让晨曦扶着她往另一边走,以她现在的情况,根本就没法和刘泽楷正面交锋。

走到拐角处,她看到了这个时候根本根本不能出现的商航策,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

她忍着疼快步的朝商航策走过去。

“商先生,好巧,在这都能遇到你。”

陈盈盈客气的说道。

商航策看到她,明显也有点惊讶。

陈盈盈余光看到不远处的罗兰,嘴角往上翘。

“商先生,罗小姐很好看,与你挺配的,不过你要是不想她知道我们两的关系,你就得帮我一个忙,不难,对你来说只是举手之劳。”

陈盈盈若有似无的往罗兰的方向看了一眼,说道。

能叫罗兰宝贝,想来商航策不可能对她的威胁无动于衷。

商航策皱眉,脸上隐隐的有点不悦,不过可能是真的顾忌着罗兰,只是思考了几秒钟,就答应了陈盈盈的请求。

“商先生,一边说吧,我想你也不想罗小姐知道我们的事。”

陈盈盈说道。

商航策让她找个地方等着,他去和罗兰说一声。

陈盈盈拉着晨曦到不易被罗兰发现的地方等着,晨曦则有点紧张的抓着她的手,怕她的不知天高地厚惹恼了商航策。

陈盈盈也怕,可她更想让刘泽楷知道她和商航策有不菲的关系,这样一来,那个男人即使发现她出狱了,也不敢轻易的动她。

她还没让刘泽楷和李倩付出代价,又岂能甘心的再次栽在两人的手上。

商航策很快就回来,有点不耐的问陈盈盈到底需要他帮什么。

“只是需要商先生陪我在我前夫面前露个脸,说我是你的朋友就行,我现在一无所有,认识的人中,能让刘泽楷忌惮的也只有你而已。”

陈盈盈如实的陈述道。

商航策直视着她的眼,勾唇冷笑一声,让她带路。

陈盈盈让晨曦在这等她,然后挽着商航策的手出去。

“刘总,好巧。”

走到刘泽楷和李倩的面前,商航策装作偶遇的说道。

刘泽楷见到商航策本来还有点惊喜,可是看到他身边的陈盈盈,眼里闪过了惊讶,目光也变得谨慎戒备起来。

“商总,真是巧,你也来医院。”

刘泽楷不动声色的看着陈盈盈,应付道。

“盈盈身体不舒服,所以我陪她来看看。”

商航策侧眸看了陈盈盈一眼,声音有点温柔的说道。

陈盈盈明显的看到,刘泽楷因为这句话,抿了下嘴唇。

她心里暗暗的得意,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刘泽楷这人爱面子又多疑心而且谨慎,知道她是商航策的朋友,一定会往好多层意思上想。

朋友,可以是男女朋友,也可以是有着露水姻缘的朋友。

“姐姐出来了啊,怎么都不跟我们说一声,也好去接你。”

倒是李倩,似乎没有意识到气氛变得有点风云诡谲,装作很开心的说道。

陈盈盈只是盯着李倩的肚子,目光变得有点复杂。

她在牢里五年,结果李倩不仅成为了李泽楷的妻子,现在还怀上了孩子,再过不久,就是幸福的一家四口。

“泽楷,相请不如偶遇,姐姐难得从牢里出来,我们作为她的亲人,应该为她接风洗尘”

李倩一副小鸟依人的看着刘泽楷,笑道。

刘泽楷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陈盈盈。

他似乎不解,陈盈盈怎么会这么快就攀上商航策这棵大树的。

“刘总认识盈盈啊。”

商航策装作惊讶的问道,然后转头看着陈盈盈。

陈盈盈妩媚一笑,很亲昵的靠在商航策的肩膀上,拍了下他的肩膀,一脸的笑意,可眼底深处却没有一丝的笑容。

“航策,我之前有跟你说,我有位把我送入大牢的前夫,就是眼前这位,而他旁边的这个女人,是陈盈盈的表妹。”

陈盈盈意有所指的说道。

话落,她明显的感觉到刘泽楷的神色变得非常的紧绷。

“商总,你别听盈盈胡说八道,没有的事。”

刘泽楷急忙解释道。

他怕陈盈盈的话,会影响商航策对他的直观评价。

“姐姐,你怎么能血口喷人呢,明明是你挪用公款,被股东起诉才会坐牢的,还因此害的大姨,姨父和表弟出车祸没的。”

李倩柔柔的指责道。

每一字,每一句,像一把软刀子一样,狠狠地戳在陈盈盈的心窝上。

这个女人,怎么能说出这么颠倒黑白的话,陈盈盈全家对她这么好,她和弟弟有的,她都有,却伙同她的前夫谋夺她家的财产不说,还害她的父母和弟弟惨死。

如果可以,陈盈盈真想撕烂她的嘴。

可是她知道她不能,她已经不是当年能够呼风唤雨的陈家大小姐。

“倩倩,不许胡说。”

刘泽楷低声呵斥道。

李倩撇撇嘴,委屈的看着他,“泽楷,我是在为你抱不平。”

刘泽楷瞪她一眼,然后赔笑的看着商航策。

“商总,倩倩不懂事,说话不经大脑,我一直在等盈盈出狱,就算我跟她因一些原因离婚,可她是倩倩的表姐,也就是我的表姐,我们一直是亲人。”

刘泽楷说的动人。

陈盈盈听了,却觉得恶心。

在陈家家破人亡后,刘泽楷说出这样子的话,真的就不怕有夜里做噩梦。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