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被他的未婚妻打

商航策突然伸手捏住陈盈盈的下巴,手下一个用力,疼的她差点惊呼出声。

“陈盈盈,你似乎忘了,六年前,我们在一场宴会中见过。”

商航策的话,让陈盈盈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脸上的血色也消失不见。

陈盈盈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商航策认识她,甚至冷眼旁观的看着她犹如跳梁小丑一样的表演。

这个男人,很可怕。

“我听说你不久前才出狱,翅膀还没长硬,就敢算计到我头上,要不是看在旧识的份上,我有无数种方法,让你在港城寸步难行。”

商航策的声调没有起伏,可陈盈盈却是后背一寒。

她知道,他说得出,就会做得到。

她紧紧地抓着被子,似乎这样,能平复她的心慌意乱。

“你,你怎么会认我的,你还知道些什么?”

她小声的问道。

她想知道商航策会不会把她出狱的事告诉刘泽楷,她现在一无所有,不管是商航策还是刘泽楷,弄死她,比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我知道的,远比你认为的多。”商航策从床上下来,赤/裸的身材在陈盈盈面前一览无遗。“你和刘泽楷的那点恩怨,我没兴趣管,也不想当你报复渣男的工具。”

陈盈盈咬着嘴唇,心有不甘,费了那么多的心思,结果商航策一早就认出她来了。

商航策穿上衣服,漫不经心的看她一眼。

“看在你大义凛然献身的份上,我可以提供刘泽楷一家三口现在住的地方,我听说他的儿子你还帮忙养了一年。”

听到孩子两个字,陈盈盈浑身一僵,烙印在骨子里的那种痛又再次席卷而来。

刘泽楷的儿子,她确实亲自养了一年,不是她圣母,而是她以为这是她生的孩子,可最后刘泽楷和李倩在算计她去坐牢的时候,亲口跟她说,她怀的孩子早在出生的时候就没了呼吸,而且还是刘泽楷亲自下药造成的。

陈盈盈紧紧地咬着嘴唇,才没有让那种滔天的恨意发泄出声。

“等下,我会让我的助理把刘泽楷的住址和他一家三口的照片发给你,希望你以后好自为之。”

说完,不等陈盈盈说话,他就直接离开了房间。

果不其然,没过一会儿,陈盈盈的手机响起,是一条地址的短信和一条一家三口的短信。

照片中粉雕玉琢的小男孩,一手牵着一人,笑的非常的开心。

她的儿子……

陈盈盈恋恋不舍的抚摸着照片上的小男孩,可是下一秒,她的脸变得有点狰狞。

这不是她的儿子,是刘泽楷和李倩的孽种,她的孩子早已经胎死腹中,是刘泽楷亲手扼杀的。

她一直想不明白,到底什么仇什么怨,能让刘泽楷如此的恨她,恨到连亲生的孩子都能下得去手,甚至算计谋夺她家的公司,陷害她入狱,害她一无所有。

看着照片上亲密的一家三口,她只觉得恶心,他们的幸福,是建立在她家破人亡的痛苦之上。

陈盈盈紧紧地捏着手机,几乎用了所有的力气才平复着心里的怨恨。

掀开被子,她看着床上的红,觉得讽刺的很,为了看起来是第一次,她特意去做了修补手术,结果只是徒劳。

她赌气的下床,身上的酸软让她差点摔倒在地。

她抓着床,缓了好久才觉得恢复了点精神。

她勉强的到浴室洗了个澡,穿上昨晚的工作服,下楼跟经理请了个假,然后换上自己的衣服就走了。

走在回去的路上,陈盈盈不停的思考着要怎么样才能继续接近商航策,他认识她,也许可以从这作为切入点。

结果还没到她目前住的小区,就被一群人堵在路上,然后两个大汉捂着她的嘴巴把陈盈盈拖进小巷子里。

陈盈盈睁大眼,一直朝路过的行人摇手求救,只不过大家看人太多,又一个个身形高大,为了避免麻烦上身,所以都是匆匆的离开了。

陈盈盈很绝望,一直都明白大家明哲保身的冷血。

“昨晚,就是你勾/引航策的?”

一道极为嚣张的女声响起。

陈盈盈循声看去,是一名浓妆艳抹,打扮的非常性.感,年纪目测不超过二十六岁女孩,正双手环胸,正不屑的打量着她。

她肯定,她不认识这个女孩。

不过她既然能说出商航策的名字,应该是跟他认识的,也许……

陈盈盈脑子灵光一闪,想到商航策口里的“宝贝”,没准是眼前这个女孩也说不定。

她只是没想到,商航策这样的男人,会喜欢这种的。

“放开她,让她说话。”

女孩指着保镖,命令道。

保镖听话的松开手,陈盈盈得以呼吸。

“这位小姐,我不认识你,我想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

陈盈盈保险的说道。

陈盈盈怕说多,会触怒到这个看起来嚣张的女孩,所以说的话也有点小心翼翼。

“啪”的一声,那女孩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了陈盈盈一巴掌。

陈盈盈的脸被打的偏向一旁,脑袋有点嗡嗡的在响着。

“我罗兰的未婚夫,你也敢上手。”

说完,陈盈盈的脸上又挨了一巴掌。

火辣辣的疼,激起了陈盈盈的愤怒,在罗兰的下一巴掌就要落下的时候,她伸手抓住她的手,愤怒的瞪着她。

“罗小姐,打人也要给个说法的。”

陈盈盈咬牙切齿道。

罗兰也许是没想到陈盈盈会反抗,气急,命令保镖把她抓住。

两名保镖上前,硬生生的抓着陈盈盈的手,她使劲的挣扎着,奈何他们的力气太大,她根本动弹不得。

罗兰捏着陈盈盈的下巴,把她上下左右的打量了一遍,没好气的冷哼一声。

“这样的姿色,也敢勾/引航策,真是不自量力。”

说完,罗兰一拳捶在陈盈盈的肚子上,她疼的脸色一白。

昨晚的放纵,她的身体到现在还是酸软的,被这么一打,只觉得五脏六腑都揪在一块,一阵恶心袭来,差点没吐出来。

罗兰似乎很享受看到陈盈盈的痛苦,接二连三的捶打她的腹部,她疼的忍不住弯下腰。

“大小姐,商少爷的电话。”

就在陈盈盈以为她今天就要命丧于此的时候,一道男声把她解救于水火之中。

罗兰接过电话,声音立马变得柔情似水,似乎刚刚的暴力打人仅仅只是个假象。

“航策,我现在在练习插花呢,你想见我啊,行,我让老师先回去,现在过去找你。”

说着,她对着手机非常肉麻的亲吻了一下,然后才挂断电话。

罗兰的心情变得非常的好,居高临下的看着狼狈的陈盈盈。

“今天你运气好,下次要是被我知道你纠缠航策,我让你生不如死。”

罗兰不客气的往陈盈盈的手指上一踩,然后趾高气昂的踩着高跟鞋出了巷子。

陈盈盈移动着几乎要被踩断的手指,复杂不甘的盯着罗兰的背影。

陈家没有了,她几乎成了人人都能欺负的丧家之犬,这种强大的落差,让她不住的生出不平来。

陈盈盈抬手擦拭着眼泪,有什么好哭的,她现在从牢里出来了,迟早有一天会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让那些害的她一无所有的人付出代价的。

这样安慰了自己一番,陈盈盈心情好转了一些,勉强的从地上爬起来,可是肚子的疼,还是让她跌在墙下。

陈盈盈额头出着汗,费力的拿出手机给晨曦打了个电话,让她过来接她。

等晨曦赶到的时候,她几乎疼的就要晕过去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