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沈家覆灭

  “报告”

  “进来”

  林辉听见声音推开门走了进去。屋子里云雾缭绕的,知道的是这六位满头白发却精神抖擞的老者在抽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发生火灾了。林辉敬了个礼,然后快步走到坐在中央的老者旁边,弯下身子在老者的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起来,可是也不见其余的老者脸上有任何不满的表情。有的只有焦急的等待。

  过了差不多有个5分钟左右,林辉才直起身敬了个礼走了出去。其余的老者看尽临桂走了出去,纷纷回过头来看着中间的那位。可是那位却是不慌不忙的抽了两口烟,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就好像这个屋子里除了他根本没有别人了一样。看见这位自顾自的坐在那里,好像没有要说什么的意思,可把其他人急坏了。

  又过了5分钟,终于有人坐不住了。“老林,到底怎么样了?你倒是说说啊,我们这把老骨头可经不住你这么折腾啊。”坐在靠门位置的那位终于忍不住了,把抽了一半的烟扔到了地上,还用脚狠狠的踩了几下。

  老林睁开眼睛看了看,觉得时间差不多了,缓慢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突然之间大笑了起来,眼睛里流漏出阴险的眼神:“哈哈哈。。。沈龙啊沈龙,没想到吧,你们沈家也有今天。哈哈哈......沈家完了,从此以后这片大地上再也不会有沈家的存在了。”

  “老林,你说什么?沈家完蛋了?这个消息可靠吗?”还是坐在靠门的那位老者,身体绷得直直的。明明已经听见了老林说的话,可还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老陈,这可是我们六家联合起来干的大事,你竟然不相信?”老林轻蔑的看了老陈一眼,就像是看白痴一样的看着老陈心想:这老家伙活了这么大了,真不知道是不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其他老者听见老林的话,本来还愣在一边。可是现在一个个兴奋的就像是突然之间年轻了二十岁一样,脸上的褶子都不见了,老人斑也不见了,也开始仰天长笑起来。笑着笑着老陈说话了:“沈龙啊沈龙,你这个老不死的终于去见马克思了啊,看看以后谁还能把我们压得抬不起头来。”就在他们笑的正起劲的时候,之间林辉突然冲了进来。

  林辉看见老林的眉头一皱,就知道自己失态了。可是这么大的事情必须要第一时间告诉老林,所以就给急忘了。而老林看见林辉直接冲了进来,看着林辉的表情就知道坏了,可能要出事。

  林辉快步走到了老林身边,又在老林耳边嘀咕了起来。其他人看见林辉这样也觉得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了。本来很热闹的房间突然之间就变得安静了,再看看老林那已经愤怒的憋得通红的脸,更加确认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林辉正说着呢,老林直接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这...这...这群废物,要他们有什么用?那么多人的围剿,竟然还算有人给跑了,还真是给我们林家长脸啊。”说完也不管别人,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开始生闷气。看着林辉被打,老林又气成这样,其他人就知道肯定是坏事了。一个个又紧张了起来。

  老林看来是气顺了,缓缓地睁开眼睛,就这么一会功夫,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虽然沈家所有人基本上都死了,但是......”说完,直了直身子,有缓缓说道;“但是沈天云也就会沈老头的孙子跑了。”这句话一说出来,就像是一个晴天霹雳一样在其他老者头顶山炸开了。

  “什么,怎么会跑了呢?咱们六家一共派了一个加强团的病了,这样也能让他跑了?”老林听见其中一个老者这么说,眉头直接就皱了起来。因为则此带队的指挥官就是老林的二儿子林啸天,这么说不就是在所林啸天是个废物吗?也顺带着打了老林的脸。那老者可能也意识到自己失言了,坐在沙发上抽着烟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能坐在这个屋子里的老人,哪一个不是全清草业,哪一个不是跺跺脚就能让华夏颤三颤的主。可就是这六位却一直被沈家压着抬不起头来。要说为什么,其实沈家的权利比起在坐的各位莱索根本不算什么。可是沈家却是京城中最为神秘的一个家族,所以只要是其他家族稍有异动,就会有族中之人突然死去,或者死被不明身份的人带走,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直到一个月前,突然得知沈家的家主也就是沈天云的爷爷病种,而且医院也发出了病危通知书。于是这六个本来有嫌隙的家族竟然联合了起来,准备给沈家最后的致命一击。经过一个月的周密安排,终于在今天晚上成功的端掉了沈家,可是就是这么周密的计划,可是还是让沈天云给跑了。

  俗话说:斩草要除根,打狼不死必有后患。于是老林叫来了林辉,让林辉亲自带人去追捕沈天云。别看林辉是老林的警卫员,他也是老林的亲侄子,是老林亲弟弟的遗孤。而老林亲弟弟的死就是拜沈家所赐,而且林辉的功夫甚是了得,所以老林才会把这个任务交给林辉。

  林辉领命出去后,屋子里再次回归平静,只是烟雾更加的浓厚。看来对于这六位来说,今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