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房子有问题?

  说完这话,宁清一转身就直接离开了。

  张顺阳终于找到了一句话说:“你们,你们姐妹长得可真是一模一样,呵呵!”

  “嗯……”

  宁欣转身快速跑到门口,见妹妹真的走了,回过头来舒了口气,拍了下陈水生的胳膊笑道,“没事了,我这个妹妹太保守,你们别介意,这年头穿泳装的多了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刚才我也是为了应付她才那么说的。好了,叔叔,水生,你们继续,我先回去了。”

  宁欣的身上带着一股大大咧咧的气质,非常大气的说了几句,一转身,开开心心的,和小女生似得跳着离开了。

  “……”

  陈水生和张顺阳面面相觑。

  刚刚那尴尬的一幕,可转眼间却又演变成了这样的结局,真是让人始料未及。

  作为这些别墅的布局设计者,张顺阳尴尬的舒了口气,坐下继续除草,什么话也不说。

  陈水生则低着头只顾捡草……

  时间不长,张顺阳一边除草一边说道,“小水,这两个女生都挺不错的,你回头有机会可以和她们多交交朋友。”

  这突如其来的话,就像是父母同意小孩处对象了似得。

  这都什么跟什么?

  陈水生微微一愣,挠了挠头,不知该如何作答,便拿着一把杂草就去扔草了。

  外面的小路口有一个垃圾箱。

  陈水生扔完了草,一转身就看到一个皮肤黑黝黝的,穿着中裤黑背心,看起来很精神的小伙子笑眯眯的朝着跑了过来,这个小伙子是个圆脸,大眼睛,看起来非常的敦厚,笑容和蔼可亲,看到他陈水生立刻就想起十多岁的时候认识的张开,不过十年过去了,都有点不敢认了。

  “水生,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张开啊!”

  张开上来,兴奋的朝着陈水生的胳膊上打一拳,“臭小子,总算又见到你了……”

  “张开哥,呵呵!”

  见对方真的是张开,陈水生反而有点错愕住了,因为张开的变化实在太大,小时候的他白白胖胖的,现在的他,这张脸黑的厉害,看起来也不像是二十岁的人,起码二十七八岁的样子。

  “呵呵,傻笑啥,我不就是黑了点嘛,不过你好像没怎么变,好像还比小时候白了些……”

  若不是陈水生没怎么变,张开也不会一眼认出他来。

  “张开你回来了,来来来,进屋来帮忙除草。”张顺阳站在门口,朝着张开招了招手,“都麻利点,两个小时内必须完成清理任务,我去整点好菜,晚上咱们为水生接风,呵呵……”

  “好的爸,对了爸,我在爷爷家带了些黄鳝和泥鳅回来,一共二十多斤呢。”

  张开连忙过来从张顺阳手里接过铲子。

  “真的啊!好,好啊!我回去看看去……”

  听到这话,张顺阳顿时兴奋不已,要知道那可都是野味。

  张顺阳走后,张开立刻坐在小板凳上开始除草,他的手法和他老爸一模一样,而且速度只快不慢,“水生,你是今天早上刚刚过来的吧?报名了没有?”

  “报了,叔叔陪我报的,张开哥,你这些天都干什么去了,晒的这么黑,都不像你了。”陈水生刚要伸手去拔草,就被张开阻拦,“别乱动,你这要是拔断了草根,以后野草还会再长出来,而且草根特别的粗大,会乱了院子里面气场的。”

  张开这话一出口,显然是得了他老爸的真传了。

  陈水生收回手,心中就是一动,张开哥懂得很多,自己以后就又多一个师父了。

  张开转而说道:“我去乡下爷爷家了,爷爷家在后面六里多地远的水湾村,我在那天天摸鱼,抓龙虾,和一群朋友还弄大网罩麻雀,要不是你过来,我还没回来呢,不过你别乱想,你过来了,我当然要回来了,你看,我这一身衣服都没换呢。”

  “呵呵,张开哥,乡下那么好玩,说的我都想去玩玩了。”陈水生没有去过乡下,不过他的心里一直都对乡下的事情非常向往,喜欢那种自由,无拘无束的生活。

  张开一下子打开了话题,和陈水生说起了乡下那些好玩的事情来。

  陈水生听得津津有味,不知不觉间,野草都拔光了。

  时间还早,张开说要回去洗澡,换衣服。

  陈水生则清理院子,把院子的前前后后,里里外外,打扫的干干净净。

  等到陈水生清理完了,张开已经麻利的洗完澡,换了身衣服,拎着一个方便袋又过来了。

  “哥,这什么?”

  陈水生看着黑黑的方便袋,方便袋在滴着水,里面还有东西在动。

  张开一笑,“是黄鳝,我爸精挑细选出来的十条大黄鳝,放在你这泳池里面养着,作活水之用。”

  “啊?”

  陈水生一愣,“我还准备进去洗澡来着,现在这样岂不是变成鱼塘了?”

  “呵呵,当然就是鱼塘了,洗澡的话,这么一大池水每天换,多麻烦啊!而且把这里作鱼塘,可以起到带活风水的效果,回头看到哪有大乌龟卖,我再弄几只来,乌龟可是祥瑞通灵之物,能解灾化煞,镇宅避邪,招财聚宝,增强人缘,还能让你多逢贵人呢,”

  张开把十条野生的大黄鳝放进水池,由于池水清澈,看得清清楚楚,这种情况下,不管是谁,恐怕就再也没有下去水池和黄鳝共舞的心情了。

  “水生,你先到处看看,收拾收拾,我回去帮老爸杀黄鳝,待会儿叫你过去吃饭。”

  张开一溜烟的小跑回去了。

  张顺阳的家里和别人家里不一样,他非常在意家里的气场,不喜欢别人去他家,更不喜欢别人去他家胡乱评价摆设,这一点陈水生十多岁的时候就知道了。正好,陈水生也不想去叔叔家里打搅,便把这别墅的房间逐个看了下,该整理的整理,该打扫的打扫。

  除了车库和储物间,这栋别墅有一大一小两间客厅,大的在楼下,小的在楼上。

  楼下除了厨房,卫生间,健身房,还有两间卧室。

  楼上两间卧室,一间书房。

  别墅第三层属于阁楼,里面是一间带卫生间的大房间,别的地方都是空着的,也没什么精致的家具,看起来很是宽敞,但因为是顶层,温度明显偏高。

  看了一遍之后,陈水生就在心里面盘算了起来,除了自己睡觉的二楼房间,因为自己不喜欢吵闹,阁楼也不打算租出去,可以租出去的只有三个房间,也就是三个人,这样档次的别墅租价起码六七百块钱一个月,一个月也有两千块左右的收入,除了水电费用,至少还有一千块钱,也不少了,反正生活费的问题是解决了。

  从母亲离开的那天起,到现在已经有五年了。陈水生一直都在用母亲小时候给自己的压岁钱,不过用到今天,这次交完了学费也就没多少了。

  陈水生的身上有一张银行卡,是他父亲给的,可是他从来没动过卡里面的钱,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有多少钱。虽然家里很有钱,但他一直都过着穷人家孩子的生活,这些年他都已经习惯了。

  陈水生因为自身性格和母亲离开的原因,和别的孩子很不一样。

  他很坚强,也很倔强。

  母亲为什么离开,这些年去了哪里,他一直都很想知道,但他没有去祈求父亲告诉他答案。

  不过,再有七八个月就是他二十岁的生日了,母亲留下纸条答应他,生日会回来看他。

  所以,陈水生很期盼自己的二十岁生日。

  还有七八个月的时间准备,陈水生决定好好努力,在这七八个月内混出点名堂来,作为自己对母亲的回报,让母亲欣慰。

  “回头问一下叔叔这边的房租到底是多少,能不能多多住几个人,我需要多少租户才能赚到第一桶金。”

  陈水生思绪转动,他想用自己赚到的第一桶金为母亲买一件礼物。

  他依稀记得小时候母亲的腰总是会疼。

  他看中了一款高档按摩器,需要三万多块钱。

  他打算在这几个月内,想尽一切办法,赚到这笔钱。

  “为了妈妈,加油了!”

  陈水生深深的吸了口气,在心里为自己鼓励,加油。

  随即,陈水生回到房间,洗了把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又把衣服洗了出来。

  为了不再被别人当作色狼,陈水生把床推到了帘布的南边,省得人家女孩子再来兴师问罪。

  傍晚时分,张开过来叫陈水生过去吃饭。

  张开的母亲徐巧儿是一位骨科医生,非常慈祥,是那种典型的贤妻良母。

  由于晚上要参加一个同事的生日聚会,徐巧儿回来换了一套衣服就又离开了。

  张顺阳为了招待陈水生,亲自下厨,准备了满满一桌菜,虽然不是很上档次,但统统都是精心准备的绿色无污染的食物,而一海碗大烧黄鳝,一盘红烧泥鳅则是绝对的主菜。席间,陈水生问叔叔租房的事情,张顺阳却说不急,明天会具体安排一下。吃完了饭,张顺阳私下里让张开带着罗盘和家里的桃木剑,陪着陈水生住几晚,帮水生压压势。

  当陈水生看到张开拿着罗盘和桃木剑出来的时候,心里顿时就紧张疑惑了起来!?

  叔叔不是说,不可以让其他男生住的吗?为什么现在又可以了呢?

  还有,他为什么让张开哥带着罗盘和桃木剑呢?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难道那别墅里面闹鬼?

  陈水生的心情一下子七上八下了起来,也不好当着大家的面问。

  等到出了门,陈水生才私下里问张开为什么要带桃木剑和罗盘。

  谁知,张开却神秘的一笑,说了句没什么。

  这话说出来谁信?既然没什么,那为什么还要带这些东西?

  陈水生的心里,越发的疑惑不安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