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美女问责

  “非礼勿视……”

  陈水生连忙转头,看向别处。

  可是刚刚那一眼,陈水生忽然又发现那个女生好像有点眼熟。

  “对了,在报名的时候我见过她,她好像叫宁欣!”

  不会这么凑巧吧?陈水生心中一动,心里忽然有产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人家又不是什么都没穿,我看一眼怎么了?而且这是别墅的窗户,叔叔让我睡在这里,我还不能往外看了吗?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看到美女,想多看几眼,这是正常人的心理反应。

  不单单男人喜欢看美女,很多女人也爱看,这叫艺术不是嘛!

  在心里给自己打气之后,陈水生就心情忐忑的朝着窗户处走去,朝着泳池方向一看……陈水生猛然发现,宁欣也在朝着自己这边的窗户看……

  “啊!”

  看到窗户口有男生,美女惊叫一声,连忙跳进了水里。

  陈水生一阵尴尬,闪电般的离开窗户口。

  “怎么会这样?搞得我和偷窥似得……”

  “叔叔这不是害我吗?居然还让我到这西北角睡觉?”

  “不过……宁欣的身材好像真的很不错……”

  “我呸呸,我怎么会这么想?我怎么变得猥琐下流了?”

  陈水生努力得想把刚刚的画面从脑海里面排除出去,可是大脑却又忍不住的去想。

  “其实,好像,是我自己太老土了?”

  “这个社会,穿泳装好像算不上什么稀奇的事情吧?为什么我会觉得自己猥琐呢?”

  “我去,难道我的心态真的有问题?”

  “在自家窗户处向外看,看到美女,这又怎么了?如果美女没穿衣服,那个我还想着看,那才叫猥琐呢!”

  “靠!没穿衣服……”

  陈水生直觉脸上一阵发烫,内心矛盾冲突的厉害,连忙开门走向阳台,朝着四下张望,分散注意力,缓解自己的神经兮兮。

  放眼看去,清澈的河流,来往的船舶,碧绿的田野,四下枝叶茂盛的大树,还有那树梢上几只喜鹊的欢鸣,绘成了一副极美的画卷,一下子调节了陈水生的思绪,陈水生的思想忽然变了,觉得自己很搞笑,看到女人都这样,自己以后还能有什么出息?

  也不知为什么,陈水生的心态悄然间发生了细微的转变。

  他忽然觉得大自然很美,这世上的一切都是大自然的一部分,是自己的思想认识太过狭隘。

  一转头,看向别墅的左边,陈水生就看到了叔叔家的别墅。

  透过乳白色的罗马柱,隐隐约约就看到他家的阳台上面摆放了一些生长很旺盛的红叶海棠。

  顿时,陈水生就纳闷了。

  叔叔也是木命,五行火克木,叔叔为什么还要种红色的植物呢?

  带着疑虑,陈水生看向自己的别墅,这别墅里面的家具什么的都是现成的,看着没什么问题。不过院子里面,除了水池区域,别的地方长出了许多的杂草,至于盆栽花卉什么的一样也没有,显然是好些日子没人住的迹象。

  当陈水生想到去把那些碍眼的杂草拔了的时候,就看到叔叔戴着草帽,拿着小板凳和除草的小铲子走了过来。

  没想到叔叔和我想到一块去了,陈水生连忙下楼。

  “水生啊,闲着也是闲着,杂草会让人对这里产生荒凉颓废的感觉,我们把杂草除了,也好让过来租房子的房客有些舒服的感觉。”张顺阳进了院子,坐在小板凳上,开始除草,并淡淡问道:“怎么样,看了一圈,有什么发现没有?”

  “有,叔叔,我看到你家阳台上好像有红叶海棠,您好像也是木命,为什么还要用红色的东西呢?这是不是应了火克木的说法?”

  陈水生连忙蹲下身子,也拔起了草来。

  不过,这些草的根须扎在石头缝里面,因为土地肥沃,根须扎得深,所以很难拔出来。

  陈水生一个大小伙子,居然没能把一根杂草拔出来。

  “去去去,别瞎用蛮力,你只管捡草就行了,咱们可是人,是有智慧的生物,凡事得用工具。”张顺阳将小铲子直直插入杂草根须,然后左右一歪,再拔杂草,就轻而易举的拔了出来,“你小子,自己住的地方不看,看我住的地方做什么?我养红色海棠花那也是有风水作用的,你现在只是刚刚开始学风水,就不要想着一口就吃个胖子出来了,得慢慢领悟。”

  张顺阳好像是不愿意说。

  叔叔房子的布局,肯定是有玄机的,绝对简单不了。

  张顺阳越是不说,陈水生就越是想知道,“叔叔,你就说说吧,我也是木命,我也正琢磨着养点啥花花草草,改变一下气场呢。”

  “你这的风水布局,花花草草,什么都不许动,由我亲手来改,你只管看就是了,看得懂是你造化,看不懂就问,该告诉你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张顺阳对风水布局非常讲究,对陈水生也是非常的照顾,比对他自己家的儿子还要关心。

  张顺阳和陈水生的父亲乃是同门师兄弟,张顺阳家里条件差的时候,陈水生的父亲没少资助他。

  所以这份交情,牢牢记在张顺阳的心里。

  张顺阳现在是家和事业兴旺,又有闲暇时间,自然会多花点心思来关心这个侄儿。

  顿了顿,看到陈水生有点闷闷不乐,张顺阳就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不是我不教你,凡是都要讲究一个机缘,我一下子把所有的东西都说给你,算你脑子好,能记下来,可是你的心性不够成熟,一些玄妙的东西让你知道了,你就会去尝试,因为幼稚,不成熟,就有可能会犯大的错误,所以我会根据你的情况,因时制宜的教你知识。”

  “至于红色海棠花的事情,我说给你听,你不要深想,更不要随便尝试。因为这里的木系灵气重了些,人住在这里,久而久之,就会受到木系灵气的影响,会产生一些腿脚麻木的症状,海棠花喜阳光,为红色,红色属火,火克木,表面上看是不能用的,可是这里面涉及到五行变数的问题,比较深奥,可以化解木气重的弊端。这门知识以后等你的基础都打扎实了,我再详细说给你也不迟。”

  张顺阳说的很婉转。

  事实上,张顺阳的脾气是很凶很坏的,也只有对陈水生他才显得这么有耐心。

  之前,张顺阳收了五六个徒弟,结果都被他骂跑了。

  现在年纪大了,徒弟一个也没有,他这心里也急。

  总算碰到陈水生了,他为了收好这个徒弟,可是把性子磨灭的都差不多了。

  ……

  不过,这些话在陈水生听来,却是有些纠结,郁闷。

  又是以后……

  但凡遇上重要的话题,都拖到以后再说!

  陈水生心思转动,琢磨着,叔叔说的心性无非就是处理事情的态度和方法,既然这样,我不如对症下药,把事情都做的圆满了,合他的心意之后,他也许就会教我更多了吧?

  陈水生很聪慧,当即就琢磨起讨好叔叔的方法来了。

  “水生,你在自己的这栋别墅里面,发现什么问题没有?”

  张顺阳一边快速除草,一边问问题。

  “哦,看到一些,叔叔你说的那个房间,为什么会有一块帘布啊?还有,为什么一定要我睡那房间的西北角位置啊?”

  陈水生眨了眨眼睛,没好意思说自己看到了泳装美女。

  张顺阳停下手,小声的说,“西北角是帝位,至尊位,只有睡那里,你才能镇得住这栋别墅,镇得住过来租房的房客,让她们不敢欺负你,对你服服帖帖。当然了,也不是所有房子的西北角都可以安排床位的,只是你这栋别墅的八字合你的八字就变成这样了。至于那窗帘……”

  张顺阳皱了皱眉头,又砸了砸嘴,“那窗帘确实是个问题啊!”

  “叔叔,是不是因为这些别墅设计的问题,容易看到别人家泳池有女生游泳啊?”陈水生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这事情不解决,始终是个麻烦事,现在这大热天的,后面一排别墅,家家都有露天泳池,害得自己不想偷窥也难以办到啊!

  “你,你难道已经看到了?”

  张顺阳一愣。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听声音,应该是女生,而且是两个人。

  “有人吗?”

  一个女生的声音响起,陈水生听起来,就感觉有点耳熟。

  “啊!是宁欣!”

  陈水生心中一惊,感情是宁欣过来兴师问罪了啊!

  围墙的大门并没有关,宁欣探出头来,看到陈水生,她顿时惊讶了笑了,“哈!陈水生,这么巧,你居然住在这里?”

  “呃,是的……”

  陈水生顿时松了口气,看宁欣的表情,她应该不是来兴师问罪的。

  “呵呵,水生,你们认识?”

  张顺阳站起身,一脸纳闷的表情,这个女孩子自己都没见过,她怎么会认识水生呢?难道是水声以前的同学?

  不等陈水生开口,宁欣就很大气的对着张顺阳一鞠躬,“叔叔好,我和水生是在报名的时候认识的,他当时可霸气了呢,把那个贾主任一下子就给整开除了。对了,叔叔,当时你也在呢,只是您没注意到我罢了。还有,我和妹妹是住在姑父家的,我姑父是康德明,就是你们后面的那栋别墅。”

  “哦!原来你是老康家的亲戚啊!”

  张顺阳恍然大悟,康德明是做房地产生意发家的大老板,德明集团现在是上亿资产的大公司,在这中海市可是数一数二的。他家有一个女儿叫康雪,人长得非常漂亮,而且刚好也是今年上大学。张顺阳经常和他老伴私下里说,要是儿子能把康雪娶回来做媳妇那就好了,康雪不但人长得漂亮,性格也好,品德也非常不错,正是张顺阳看中的类型。

  “嗯!是的,我们是今天刚刚过来的。叔叔,水生,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宁欣很是可巧,讨人喜欢,又笑眯眯的对着张顺阳鞠了一躬。

  宁欣这么有礼貌,张顺阳倒是十分喜欢,心中一动,连忙问道:“你还有个妹妹,刚才是两个人的脚步声,她也应该一起来了吧?人呢,快进来坐坐吧?”

  “呵呵……她不好意思呢。”

  宁欣立刻竖起指头指了指陈水生,带着一丝坏笑,调皮的问,“水生,你是不是偷看我家妹子宁清游泳了?”

  “呃!”

  陈水生顿时尴尬不已,连忙摆手,“我不是有意的,我是碰巧走到那,碰巧看了一眼。”

  “碰巧?”

  宁欣咬了咬嘴唇,调皮的一蹙鼻子,“你还真会碰巧,我们家宁清第一次穿泳装就被你看到了,你说怎么办吧?要不要负责呀!?”

  宁欣这半开玩笑的问责,丝毫不比怒气冲冲的兴师问罪来的轻松。

  听到这话,张顺阳的老脸也尴尬住了,这该说些什么是好呢?

  “姐姐,算了吧,我相信他不是有意的……”

  突然,一个和宁欣长得一模一样的美女出现在大门口处,她的脸红扑扑的,活脱脱就是一对粉嫩的红苹果啊!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