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霸气不解释

  序

  “不要……”

  “你们,你们不要过来……不要啊!”

  黑漆漆的房间里面,小男孩不止一次的从噩梦中惊醒。那段不堪的往事在他心灵深处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霾。那段记忆也总是出现在他的梦中,百般摧残他那弱小的心灵。

  还记得那是一年的夏天小男孩只才六七岁,一个人在公园的树林里面玩,她被一群小女生给围在了中间,这些小女生最大的也才不过十二三岁的样子。

  “小孩,姐姐给你糖,你把裤子脱掉给姐姐看看好不好?”

  “我这也有糖,也给你,也让我看看……”

  几个小女孩一起发出着稚嫩的声音,用糖果哄着小男孩脱裤子……

  小男孩很天真,但也不傻,看着这么多人围着自己,就有点害怕了起来。

  于是他想要跑。

  可是,他被小女孩推倒在了地上并被扒掉了裤子!

  小男孩要哭,却被小女孩用糖果塞进了嘴里。

  “咦,这是什么呀?”

  “笨蛋,这就是小鸡鸡了。”

  “小鸡鸡……为什么我没有?”

  “让我摸摸……”

  “呀!他会喷水!”

  “哈哈哈哈,那是小鸡鸡在撒尿好不好……”

  “混蛋,居然敢对着我撒尿,我打死你的小鸡鸡……”

  “打!”

  “我也打……”

  就这样,小男孩被小女孩们狠狠的打了一顿,幸亏有个老奶奶经过,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可是从那以后,小男孩的心里就留下了阴影。慢慢的,他开始变得害怕女孩,不敢和女孩说话,性格也越来越内向了起来。

  直到小男孩上高中,他才慢慢恢复了正常。

  ******

  八月的中海,天空如水洗,骄阳似火烤。

  和叔叔张顺阳一起走在中海市华府大学南北中心路的稚嫩少年陈水生,看到许多身材火辣,衣作性感的美女从身边经过,阵阵香气扑人,有些还投来火辣辣的目光时,他渐渐心跳加速,面色臊红了起来,就忍不住把叔叔拉到路道旁一棵枝叶茂密的古树之下,挠着头,有些难为情的小声问道:“叔叔,这大学好像有点不对劲吧?”

  张顺阳朝着路上看了一眼,放眼望去,十个人里面至少有七个是女生,而且大多数都是一些穿着短裙,露着雪白大腿,透着青春气息的小美女,就呵呵一笑道:“有啥不对劲的呀?不就是女生多了些吗?大学可不是高中,这里是学生走向社会的前沿阵地,是让你学习怎么面对生活的大舞台,你小子可别告诉我见了女生还会脸红!”

  “哪有,我脸红只是因为热……”

  陈水生连忙用手抹了两把脸,结果一滴汗也没抹下来,反而把脸给抹的更红了。

  看到陈水生的反应,面貌慈善的张顺阳强忍住笑,故作正色道:“水生啊!我可听说了,你小子天不怕地不怕,性格大大咧咧,比你老爸还爷们义气,唯独最怕和女生说话,我相信这肯定只是传言,这绝对不可能是真的,我堂堂风水大师张顺阳也绝对没有那么没出息的侄儿。”

  张顺阳说着说着,声音就大了起来,好像是有点生气的样子。

  叔叔也真是的,怎么可以在这公共场合这么大声说这种话呢?陈水生顿时头皮发麻,连忙说道:“叔叔,您听到的绝对是传言,不信,不信的话咱们现在就去报名……”

  “好!这才是我侄儿说的话,哈哈,走……”

  张顺阳对自己的激将法十分满意。

  事实上,陈水生也不是害怕女生,而是对光着雪白大腿的女生特别敏感罢了。

  路上,陈水生为了不让叔叔瞧不起,便集中精神催眠自己,所有女生在眼中都是树木花草,裹着皮囊的骨架而已,视众多美女如无物,这才显得自然了一些。

  不过,也许是陈水生长得足够文静,又很腼腆,还是招来了许多女生那肆无忌惮的目光。

  再一个就是,张顺阳可是地地道道的土豪打扮,大家权把陈水生当作有油水可捞的富二代了。

  陈水生真心怀疑自己来错了地方,这学校的男女比例如此失调,都女生成灾了,放眼望去,简直就是白花花的一片啊!男生似乎都成了珍稀物种,这样下去真不知道是福是祸。越想心思越复杂,陈水生连忙心中一动,岔开话题,“叔叔,我一直有个疑惑在心里,不知道该不该问。”

  “有话就直接说,放在心里,小心憋出病来。”

  张顺阳其实是个说话很严谨的人,为了一些特殊原因,故意和陈水生把话说的很是随意。他扬了扬剑眉,打量起了校园内的风水气场,频频点头,这华府大学十三年前开建的时候,风水布局可是他亲手安排布置,他对自己的作品相当满意。华府大学建于水地,容易出人才,这些年学校为确实国家培养了大量的人才,虽然在国内算不上数一数二,但在这中海市却是一直独占鳌头,无可比及。

  看到叔叔又在陶醉自己的作品,陈水生眯了眯眼睛,就很不客气的说道:“叔叔,有很多人都说风水是迷信,你说是吗?”

  “迷信?”

  一听这话,张顺阳顿时收敛心神,表情严肃了起来,转过头来看了看陈水生,很是认真的说道:“孩子,我没想到这话会从你的嘴里问出来,你小时候应该没少看风水类的书籍,怎么会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呢?”

  陈水生之所以这么问,完全是想引起叔叔的重视,希望叔叔能给自己正儿八经的说说风水知识,见叔叔有些生气,陈水生连忙解释:“叔叔,您别生气,是别人这么认为,我只是随口问问。”

  “这问题很幼稚,如果是迷信,国家早严打了,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毛主席他老人家可是个无神论者,可是他当年还是对风水、相术、四柱、周易等神秘学科非常感兴趣,难道说毛主席他老人家也迷信?”

  张顺阳语气微微有些激动的说。

  陈水生知道自己问的唐突了,就忙着岔开话题,转而说道:“叔叔,我其实是在想,我爸他也自称是风水大师,可他好像并没有什么真本事,还时常在我面前炫耀,我就是想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真本事。”

  看来,这小子多多少少还是想学风水的,张顺阳顿了顿,就客观的说道:“你这么说,只能证明你对你老爸不够了解。你老爸虽然喜欢炫耀,但是他对事业风水和财运风水的研究却是非常精通的,远在我等师兄弟之上,如果不是这样你老爸也绝不可能在商界混出那么如鱼得水,如此赫赫有名。”

  “做生意什么的,好像是要看运气的吧?”

  陈水生不服气,心中存着一股傲气,觉得如果换了自己去做生意,也一定能够混出一番名堂来。

  “那你知道运气是什么吗?”

  张顺阳忽然对着陈水生提出一个严肃的问题来。

  陈水生一愣,“运气就是好运,这还用解释吗?”

  “原来你什么都不懂……”

  张顺阳轻轻的叹了口气,不急不慢的解释了起来:“风水,说的直白一些,就是大自然运行的规律,只是俗人看不出来罢了,所以我们要学风水,懂得风水,风水的概念非常广泛,它融入环境学、建筑学、色彩学、心理学,四大门学问于一身,主要体现在阴宅阳宅选址,家居,商铺,学业,爱情和婚姻等等一些方面。风水学绝对不是迷信,真正的风水学乃是古人总结了五千年的自然智慧,人类的生存之道。”

  “你想想看,大自然不可逆转的规律在那摆着,我们俗人又那么渺小,我们能怎么办?我们只有顺着自然规律去做事,这样才能顺顺利利是不是?顺顺利利了,你的运气自然也就好了。你如果逆天而行,处处违背大自然的规律,那你就等于是去自己找死,还有什么运气可言呢?”

  “咱们不说别的,就拿你来说,你的八字偏旺,五行不缺,石榴木命,又是五月生,乃是石榴喷火,此命局贵不可言,结果你的命运确实也不错嘛。再者,你是木命,主天资聪慧,悟性极高,稍加点拨便可通透,学习什么的对你来说并不难。只是你属鸡,又生于酉年酉时,五行金旺,所以你的性格中带有坚毅,顽固,正义的个性,但你还有自命清高的个性,所以才会让你眼里容不得沙子,但凡遇到看不惯的歪风邪气时,你就想管,对不对?”

  激动之下,张顺阳居然给陈水生算了一下命。

  这正是陈水生的真实性格。

  不过,这却是张顺阳从陈水生的生辰八字中推算出来的。

  以前,从来没有人和他说过这些,见叔叔说的这么准,陈水生顿时忍不住动心了。

  “叔叔,您真厉害,您能不能教我这些?”说这话的时候,陈水生心里很是没底,虽然小时候和叔叔见过两次面,但拜师这种事情,还真是不知道叔叔会不会答应。

  “呵呵……”

  张顺阳微微一笑,眉头一动,“教你当然可以,不过我的本领也不全面,风水学太过复杂精妙,我也不瞒你,我也没学全,我和你爸爸一样,只是在师父那里挑选了自己喜欢的两个类别去学,我学的两个类别里面一个是堪舆术,堪舆术也叫相地术,比如看看阴宅阳宅风水,观察地势什么的,这些属于环境学的范畴。”

  “还有一种是整人的风水术,因为我的性格和你差不多,也看不惯很多阴险狡诈的人,所以为了不被他们祸害,有反击的手段,我又着重专研了整人的一套风水术,哈哈……不过,你的性格太过刚烈,我怕你学会之后遇到事情会作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所以我可以先教你堪舆术,整人的那一套以后看情况再说了。”

  “好!谢谢叔叔,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陈水生非常兴奋,没想到叔叔居然这么好说话。

  校园春光无限好,陈水生和叔叔张顺阳不知不觉,都已经到了教务处楼下了。

  陈水生上楼排队,叔叔则分头去找校长。

  ***

  教务处,贾主任的办公室。

  此时,走廊里面聚集了五六十个新生和一些陪同的家长,大家都是拉着行李箱,背着背包,有的还带着棉被,都在静静的排队等候在办公室外面,不过放眼看去,这里面居然一大半都是女生,由于天气炎热,很多女生的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湿湿的衣服黏贴在身上,把那诱惑的身材肆无忌惮的显露了出来,惊得陈水生连忙低下头,目不斜视的往贾主任的办公室看。

  办公室的玻璃窗紧闭着,不过透过玻璃可以看到脑门上光洁溜溜,腆着大肚子,胡须乱扎的贾主任正一边享受着空调的凉爽,一边和他对面一个新来的美女老师田雅笑嘻嘻的说着话。

  “田雅老师呀,你一定很热吧,要不我请你去吃个刨冰吧,反正报名的时间还没到呢。”

  贾主任眯着小眼,猥琐的盯着田雅老师衣领下面的一片白皙,喉咙不时发出着吞咽口水的声音。

  田雅老师年轻漂亮,五官精致,皮肤白皙,那细长的眉毛似乎藏着一股特别的韵味,眼神中透着水灵灵的温柔,身上既有一种温婉贤淑的淑女气息,又有一种青春活力的蓬勃朝气,看到贾主任盯着自己看,田雅连忙拿起一叠材料挡住面前,微红着脸说,“主任,天气这么热,学生们都来了,要不我们开始报名吧?”

  “不急不急,管那帮学生做什么?报名是下午两点,现在才一点一刻,我们要按照规矩办事。要不然,让这帮刁蛮学生走了捷径,以后就都想着走捷径了。”贾主任站起身,去饮水机那接了一杯水,送到田雅老师旁边,眼神居高临下,直勾勾的斜视田雅老师的领口……

  贾主任色心不死,见田雅很好说话,这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显然,田雅老师是纯洁的,并不会想到堂堂贾主任居然会在这么多学生面前偷窥她。

  贾主任站在田雅老师身边,脚步挪不开了,故意指指点点田雅老师手里的资料本,没头没尾的说着废话。

  见状,同学们顿时一阵稀疏之声。

  陈水生心中则徒然升起一股无名怒火,这尼玛什么学校啊?

  “咣咣咣!”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贾主任被打断,心中有气,气冲冲打开门,冷着脸大声道,“干什么?报名时间是两点,你这会儿敲什么敲?”

  “呵呵……”

  看到贾主任发火,陈水生反而淡淡的笑了笑,拿着手里的手机晃了晃,“您就是贾主任吧,贵校条件不错啊!不但有空调享受,还有美女相伴,所谓的主任居然当众猥琐的躲在空调房偷窥美女老师,让一大帮新生在走廊里面汗流浃背,苦等煎熬,你猜我把刚刚录下来的视频放到网上点击率会不会很高呢?您老又会不会因为这段视频而提前退休,或者被直接开除呢?”

  陈水生这话一出口,走廊内的学生们纷纷都惊呆了!

  “这什么人,居然敢在贾主任的秃头上找虱子!?”

  “好霸气,好犀利啊!”

  “他也是新生嘛?好有魄力哦!”

  “这样的男生真帅,我崇拜他!”

  “解气,这番话说的真爷们!”

  同学们顿时窃窃私语起来,大家心里解气,似乎也不觉得那面热了,但办公室内的田雅却突然尴尬的脸红了起来,她这才知道贾主任刚刚在偷窥她,连忙把衣领纽扣全部纽上。

  贾主任被陈水生这番话说的老脸一阵红一阵白,他突然扯开嗓门大叫,“保安!保安快过来,快把这个闹事的小流氓给抓起来。”

  “小流氓?”

  这时,张顺阳和余校长正好走了过来,张顺阳看了看陈水生,又看向贾主任,表情一冷,就很是不善的对着贾主任问道,“你说谁是小流氓?”

  贾主任并不认识张顺阳,见校长来了,他连忙恶人先告状,“校长,校长你来得正好,这个小流氓过来闹事,他偷拍视频,还诬陷我偷窥……”

  “好了,贾主任,你不要说了,我只想听听水生是怎么说的。”见张顺阳动怒了,余校长连忙给贾主任眨了眨眼睛,打断了贾主任的话,居然陪着笑脸主动伸手和陈水生握了握,“你就是陈水生吧?有话你就直说,我给你做主,咱们学校可是教书育人的地方,绝不是藏污纳垢之所,如果有人作风不正,我保证严惩不贷,以正校风。”

  陈水生看到校长眨眼了,知道他也不是什么好鸟,当下也没客气,当着大家的面,就把自己看到的重复了一遍,而且声明,有视频为证。

  一帮学生,也纷纷站出来作证。

  尤其是几个新生女生,争着抢着站出来声援陈水生。

  等到大家说完,性格同样刚正,且不饶人的张顺阳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余校长,这个贾主任该不会是你家亲戚吧?”

  张顺阳这话非常犀利,矛头直指余校长。

  这种情况下,他却是没给余校长丝毫面子,这让余校长觉得张顺阳有些不近人情了。

  这时,两个保安跑了过来。

  余校长把脸一黑,就很是大声的说道:“贾主任,你这次做的太过份了,保安,给我把他带出去,报名的事情不用你管了。”

  张顺阳认识很多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和市长都称兄道弟,可是得罪不起!

  当着张顺阳的面,余校长本打算做做样子,先把这事压下,谁知这贾主任实在太笨,居然死皮赖脸的说道:“大表哥,你不能这么做啊!那些钱你不能教给外人管啊?”

  “滚,你给我滚,你被开除了!”

  一听这话,余校长顿时暴跳如雷,火冒三丈。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