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福寿龟地

  “好!”

  “耶!校长威武!”

  “帅哥威武……”

  学生们一阵躁动,几个女生大呼帅哥威武,纷纷为陈水生鼓掌。

  直接把贾主任整得开除了,贾主任又真的是余校长的亲戚,张顺阳微微觉得有些尴尬,于是以退为进,想要看看余校长的态度,等大家安静下来,便道:“余校长,今天好想有点不大合适,这样吧,我带着水生先回去,回头再来报名。”

  “别别别,来都来了,没什么不合适的,我亲自给水生报名。”

  余校长连忙把张顺阳和陈水生请进空调房。

  余校长是个聪明人,孰轻孰重还是分得清的。

  陈水生一进门,就看到田雅老师,刚刚隔着一层玻璃,看到的是她的侧面,不大清楚,只知道她是美女,现在面对面看了一眼,陈水生顿时就被田雅的美丽吸引到了,顿时心里噗通噗通乱跳,难怪贾主任把持不住,这美女感情是天生掉下来的仙女啊!

  “咳咳……”

  一眼扫到陈水生的眼神不对劲,张顺阳不适时宜的轻咳了两声。

  陈水生心中一怔,连忙转移注意力,快速转身说道:“叔叔,校长,我是后来的,我应该出去排队,就算同学们没有意见,我自己也会于心不安的。”

  不等叔叔回应,陈水生就离开了房间,到最后一个位置排队去了。

  余校长微微一愣,反应很快,笑呵呵的连忙把门和窗户打开,让房间的凉气吹出去,让同学们也舒服些。

  张顺阳不客气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看了一眼田雅,心思转动,就寻思了起来,水生这孩子看似不好意思和女生说话,见了美女就难为情,可是他刚刚的反应又是那么的正常,他应该是知道了一点男女之间的那点事情。因为教育的缺失,高中几年的高压,让这些处在青春期的孩子没有学到并调整好对待男女关系的正常心态。还好,有大学这个大舞台来让孩子们适应调整,不过,很多大学生的生活过于散漫,好像也会害了孩子!

  张顺阳受了陈水生父亲和师父的重托,对陈水生的事情格外操心。

  思来想去,张顺阳还是不放心,就拿出手机来,给他儿子张开发了一个信息。

  ……

  陈水生站在最后一个,同学们因为刚刚的事情,现在就可以报名了,大家都对他非常感激,一个个笑脸相迎,还有女生主动搭讪聊天,气氛非常融洽。也正是这样的气氛让陈水生的内心一阵温暖,他就感觉找到了新家,融入了这所学校。

  “你好,我叫宁欣,很高兴认识你,谢谢你帮我们争取到了早点报名的机会,我代表姐妹们和你握个手!”一个刚刚报过名的女生,很大气走到陈水生身边,并主动伸出手来,“帅哥,你可是见到的第一个真爷们,介不介意加个微信?”

  宁欣身材高挑,扎着马尾,眉清目秀,那气质,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干练的女白领。

  这种女生,气场极强,典型的女强人苗子。

  美女主动搭讪男生啊!

  女生的行为让几个男生同学大为嫉妒。

  后面几个蠢蠢欲动的屌丝男生见了,心里顿时都丫丫了起来,都说华府大学美女多,今天一见果然美女成群,不行,有机会也要出出风头,露个脸,引起女生们的注意。

  第一次和女生握手,陈水生不禁有些慌乱,不够自然。

  但是,强烈的自尊心不停的告诫陈水生,一定要挺住,要自然一些,不能被女生看不起,如果连女生都比不上,以后还怎么面对社会,还怎么去做生意,又如何超越爱在自己面前吹嘘的老爸?

  神奇的是,陈水生一想到要超越老爸,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一下子全都烟消云散了。

  “你好,我叫陈水生,其实刚刚也没什么了,就算我不站出来,我相信也会有人站出来的,只是不好意思,我还没用微信,小企鹅加下可以吗?”女生的手软软的,握着的感觉真是很舒服,陈水生的心情再次有点乱糟糟了起来,就有些紧张的把自己的小企鹅号码直接报了出来。

  “好,帅哥,有机会再见。”

  宁欣把陈水生的号码记录下来,便对着陈水生温柔的一笑,玉手摆了摆,留下一股怡人的香气,踏着轻盈的步伐离开了。

  “嘀嘀嘀嘀嘀嘀……”

  “嘀嘀嘀……”

  “……”

  紧接着,陈水生的手机就响起了一阵小企鹅讯息的声音。陈水生拿起手机一看,乖乖,一下子二十多个好友申请,而且还清一色都是女生!陈水生忙着一一接受好友,简单聊了两句,就发现很快就要轮到自己了。

  原来,余校长又叫来两个老师帮忙,那工作效率自然也就快了很多很多。

  张顺阳把陈水生叫到一边,“水生啊,我看你还是住我家里去吧,你不是要学风水知识吗,在我那边你学着也方便,正好,你张开哥也要回来了,你们也好有个伴。”

  陈水生在十来岁的时候,跟着父亲去过一次张顺阳家。

  那时候,陈水生和张顺阳的儿子张开差不多大,都是小孩,自然还是比较玩得来的。

  可是现在十年的时间过去了,大家都长大了,生活环境的不同,性格也有不同,儿时的朋友现在还能玩得来?这话可真是不怎么好说。

  “叔叔,谢谢您的好意,可是我已经习惯住学校了,您不是说学校是个大舞台吗,我还想在学校和同学们在一起好好相处一下,磨练一下自己的交际能力呢。这样吧,要是平时没有课,我就天天去烦你。”陈水生喜欢自由,住在叔叔家里,肯定是不方便的。

  “住学校肯定不行,这样吧,我陪着你去租个大房子,学校宿舍气场太乱,环境又脏又吵,不适合你这个八字的人居住,也不适合你学习,我们去把房子租下来后,你爱租给谁就租给谁,记住,你现在已经快要二十岁了,不再只是学生了,你不是想要超过你父亲吗,那你就应该学着经营管理自己的产业,我给你租个大房子,让你来做房东,这正好可以锻炼你的管理能力。行了,就这么定了,赶紧去报名,我和余校长打个招呼去。”张顺阳小时候可是“神童”,中海市数一数二的天才,才思敏捷,说话非常厉害。

  但不得不说,张顺阳想得确实非常周到,说的也非常非常在理。

  人总是求安稳,求原地踏步是不行的。

  本打算住宿舍的陈水生,被叔叔这么一说,挠了挠头,只好先去报名。

  报完了名,张顺阳和陈水生步行,一起沿着中海大道往学校的东方去。

  华府大学位于中海市的城南郊区,出学校北门由中冶路向北进入市区,西边是海天公园加阳光小区。南边是一片很大的金沙湖旅游休闲区,一条由东至西的中海大道繁华热闹,车来车往,人流量极大。东边过了鼎盛小区便是百姓住户区域,一条中海河弯弯曲曲由南向北,过了中海河二桥,东南角的一片地方有一座小山,四周稀稀疏疏的建着十几栋别墅小楼房。

  站在中海河二桥上,张顺阳指了指四周,“水生啊,人是有灵性和磁场感应能力的,对大自然的气场会有所感应,我们平时说的感觉其实就是灵性和磁场感应能力的一种体现。你现在静下心来感觉一下,这周围的哪一块地方气场最好,看着最是舒心?”

  “从桥上往四周看,要说繁华,交通便利,自然当属阳光小区和鼎盛小区这两块地方最好。”

  “可是要说环境,让人感觉舒服安心的,就要算到鼎盛小区东边的民居房,还有这东南角处的小山别墅群了,这两个地方相比,民居房有些破破烂烂,不怎么整齐,住在里面的人也很杂乱,气场也一定杂乱,而还东南角的别墅群则让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自然是比较好一些的。”

  “叔叔,这东南角的别墅群虽然好,但好像距离学校远了些,每天过来上课要跑好几里地……是不是太麻烦了?”陈水生看得出来,叔叔这是瞧上别墅群了,要不然站在这里看什么呢。

  “你还以为大学里面每天能上几堂课呢?早点从学校的氛围走出来吧,学校的一纸文凭给不了你铁饭碗,做人做事还得靠脑袋,靠行动,靠社会经验。”张顺阳呵呵一笑,“算你小子有点悟性,那两个小区的房价虽然很贵,人气也很旺,但不见得风水最好,道理很简单,它不靠山也不靠水,只能赚点人气。这里虽然远了些,但环境好,依山傍水,充满生机,乃是一块宝地。年轻人跑点路不算啥,就当锻炼身体了,能有风水好的地方住这才是最重要的。”

  “你要知道,人这一生,先天八字运势不算,流年大运不算,自己的努力不算,就得靠阴宅阳宅的气运来带动,你家祖上的阴宅自然没话说,所以我们需要在阳宅上好好讲究一下。人活一辈子,有一大半的时间是要在自己家里渡过的,房子也是有八字命运的,房子的运势如果不好,就将直接影响到人的气运,好房子好气运,坏房子净让你走霉运。算了,先不说那个深奥的,先给你说说这片地吧,你再仔细瞅瞅,这片地看起来像什么?”

  “这片地……”

  这座小山的东边是一大片林子,南边是一片良田,西边是中海河,北边有两条弯弯曲曲经连接小山上各家各户小别墅的石头路,直通中海河二桥。再看小山的山势,整体山势不高,也不险,一大一小两座山头,山上林木茂盛,让人看着很是舒服,感觉上就像是一只巨大的乌龟伏在河边。

  “好像……一只大乌龟?”

  陈水生看过他父亲放在家里的一些风水类书籍,知道风水可以通过山势来判断凶吉,风水学相信,大自然中的山势是由无数年月的风吹水流慢慢改造形成的。那些山势看起来很美,山清水秀,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这些山自然是吉利有灵性的,因为自然灵气充裕,经常喝山泉的人不但聪明伶俐,人长的也水灵。而那些一看就很凶险的山势,那里的气场显然是很差的,穷山恶水出刁民,这句话可不是胡编出来的。

  “对,就是乌龟,而且这还是一只占尽水、木、山、火,四种属性优势的大乌龟,风水中的龟地便是这样的地方。乌龟乃是祥瑞之物,龟甲的图案便是接引灵气的玄文,乌龟长寿,且极具耐力,力大无穷,伺机而动,可攻可守。人若是住在这样的地方,必定受龟地灵力影响,从而延年益寿,心性大定,沉稳有成,学业,事业财运,皆可通达啊!”

  张顺阳笑眯眯的看着这块龟地,在这中海市,很难找到比这还要好的阳宅安居之所了。

  陈水生挠了挠头,就很是疑惑的说道:“叔叔,为什么我还是有点不相信这个世上有那些玄妙的东西呢?比如灵力吧,这种东西看不见摸不着的,就算它能体现在一些事物上,但说它能影响人的际遇,我觉得好像有点牵强。我觉得人的命运,最主要的还是要靠自己的努力,不努力,光有好风水,好像也不行的吧?”

  “呵呵,这个当然是不行的,一般的风水确实不能给人直接带来非常明显的好运,但极品风水宝地却是可以的,那话太远,以后有机会到实地去再和你解释,咱们先说一般风水,首先你要知道风水是怎么帮助人,它并不是有多神奇,一下子就把你的运气给抬上去,它只能起到一个推动的作用,推动的效果还要看被推动的这个人的八字怎么样,这个人的品德思想如何?”

  “如果这个被风水推动的人的八字和风水宝地的八字属性相冲,那是绝对不行的。他的德行不好,心术不正,整天想着不劳而获,在家坐吃山空,想靠着投机取巧的方法得到财富,这种情况下风水也是肯定帮不了他的,因为这些人的本质就是坏的,风水也许会慢慢改变他,但这些人如果不能及时改正自身的毛病,即使得到了一些财富,他们也抓不长久,一个自然煞过来,他们也就完蛋了。”

  张顺阳的耐心极好,要不是想收陈水生做徒弟,他才懒得说的这么细,这么多呢。

  “叔叔,自然煞气是什么?”陈水生心中一动。

  张顺阳挥了挥手,示意陈水生一起下桥,边走边道:“天有春夏秋冬,冷暖无常,人也有气运强盛和衰弱的时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八字,每一天都有凶吉利弊,什么时间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那些老黄历你应该看过,那些便是古人推算出来的日子的凶吉利弊,而我们人的八字也有凶吉利弊,一个人的运势再好也无法和天斗,比如你的运气很好,可是你今年犯了太岁,你如果不设法化解,那你就肯定会倒霉,这也叫做自然煞气,当然了,你也可以称之为流年。”

  “叔叔,您真厉害,懂得真多,被你这么一说,我算是明白了。”陈水生的反应很快,说好话的同时,也不忘问问题,“对了叔叔,我的八字,真的和这座山很合?”

  “我推算过的还能有假?”张顺阳淡淡一笑:“你八字金旺,这里没有金,正好让你补全,应了五行相生之象,你在这里住,绝对能让你身体健康,学习轻松,顺顺利利,想什么就得到什么,总之对你来说,这就是一块大吉大利的宝地啊!”

  张顺阳很是激动,他对这块地非常有感情,因为他现在的家就住在这个地方,不过陈水生并不知道。

  十年前,陈水生过来的时候,张顺阳还住在东边的小张村。

  他是机缘巧合之下,在三年前买下这里一栋小别墅的,那时他还问陈水生的父亲借了一大笔钱呢。

  他本来身上总是有小毛病,可是住到这里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生过病。

  “叔叔,你说这块是水、木、山、火,四种属性的龟地,我看到了水,看到了木,也看到了山,可是我没有看到火,还有,为什么说这块地没有金呢?难道只是因为这条由南至北的中海河,阻断了金吗?”

  陈水生非常好学,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