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一滴汗水顺着白嫩微红的皮肤滑入到深深的沟壑内,随着身体轻微的颤抖,晃得我眼睛都花了。

我就这样盯着木婉清领口内的美景,好悬没流了口水,裤.裆下面自然也起了反应,撑起了鼓鼓的小.帐篷。

“好了。上完药了。”

木婉清颇有成就感的拍了拍手,直起了腰,有点小兴奋的看着我,然后自己‘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这丫头。我偷看了你,你还笑得那么灿烂,原来女神也是可以触碰的啊!

可是接下来,不止是木婉清笑弯了腰,连带着周围其它的学生也都看着我笑了起来。

卧槽,到底怎么了?难道我脸上长花了?你们一个个笑的那么开心!

那边还在给女生揉肚子的男医师听到笑声扭过头看了我一眼,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有你们这么绑伤口的么?你自己看看你成个什么样子了!”

我赶忙扭头往墙上的镜子上一看,我去,我刚才光注意木婉清胸前的景致了,居然没注意木婉清给我脑袋上来了个五花大绑,最后在额头上还扎了个蝴蝶结!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我顿时脸垮了下来,这木婉清,她不会是故意恶作剧整我吧?

那些学生一个个笑得直不起腰来,满满的鄙视之意,木婉清看到我脸色不对了,红着小脸走到了我面前,低声道:“对不起,我,我是第一次给人包扎伤口,我,我也没想到会成这样。”

我看得出来,木婉清不是故意整我,更何况她自始至终的表现都不像是要整我的样子。

我轻轻的笑了笑:“没事,还得谢谢你帮我包扎呢,包的不好看怎么了,谁没第一次啊,你把第一次给了我,我可是幸运的很呢!”

“吁……”

周围的学生听到我的话一个个都停住了笑,集体发出了嘘声。木婉清没听出来我话里的意思,只是红着脸,强忍着笑意,背着双手站在我面前,那种想笑又怕刺激到我的表情实在太可爱了,如果周围没人的话,我想我会忍不住扑上去亲她一口。

可是就算周围有人,我还是一样扑了上去!

“小心!”

我一声呼喊,一下子扑在了木婉清的身上,把她的身子扭到了一旁,瞪着那个男医师骂道:“你眼瞎啊,明知道这里站着人还丢东西?”

随着我的话音落下,一小团白色的医用胶布落在了我和木婉清的身边,那男医师也是来了火:“老子给你胶布呢,快点把你头上那纱布都扯下来,就那么一条伤,弄一块纱布抹上药,用胶布贴一下不就好了,用得着捆的跟个粽子似的么?”

男医师一句话,木婉清的脸又红了。

原来是丢给我们胶布,我赶忙给男医师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故意砸人呢!”

那男医师也是个小年轻,倒是没跟我计较:“快点起来,你看看你把人小姑娘压成什么样子了,真以为自己是武林高手玩英雄救美呢?”

我低头一看,自己把木婉清压在桌子上,木婉清的上半身都躺在桌子上,下面两腿微微分开,我刚好站在她的双腿之间。

这个姿势实在有点暧昧,顿时引得医务室里几个学生尖叫起来。

“你,你没事吧?”

我赶忙扶起满脸通红的木婉清。

“没,没事,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就是……”

木婉清的脸红的都快能滴出血来了。

“就是啥?你哪受伤了?”

我有些慌乱的上下打量着木婉清。

木婉清用小手轻轻的在小腹处揉了两下:“你裤兜里揣的什么,怎么那么硬,咯疼我了!”

我裤兜里?我裤兜里比脸都干净,没啥东西啊!

我下意识的低头往自己的裤兜处看去,赫然看到了鼓鼓囊囊的一小坨!

尼玛,刚才看木婉清的时候兴奋了,结果现在还没消下去,反倒把木婉清给咯到了。

我尴尬的笑了一下:“没,没什么!”

嘴上说着没什么,心里却是在感叹,都初三了,木婉清这小妞却好像未经人事一样,居然对男生的身体一无所知,真是纯的没法再纯了!

“我帮你把这纱布解开吧!”

木婉清看到我走神,有些不明所以,又上前一步要解开我头上的纱布。

“不用解了,你辛辛苦苦绑的,就这样,想想这可是女神的第一次,多少人都羡慕不来呢,这样多拉风!”

我甩了甩头顶的纱布蝴蝶结,豪气的说道。

木婉清又‘噗嗤’一声笑了:“这怎么行?”

我躲开木婉清的小手:“怎么不行?就这样挺好!”

木婉清看我执意这样,也不好再跟我纠缠,红着脸说道:“这都中午了,你这个样子也没法出去,要不我去给你打饭吧!”

说完,木婉清也没容我分辨,转身就向医务室外跑去。

我愣愣的看着木婉清提着棉裙小跑的样子,竟然像是看着一只美丽的蝴蝶在翩翩起舞一般如梦似幻。

在医务室停留了整整两节课的时间,中午的午饭都是木婉清到学校食堂帮我打的,看着她抱着盒饭满头香汗的跑进医务室,把饭菜送到我床前的时候,我从来没想过班里的女神会这样对我一个小人物,说实话当时觉得自己幸福的要死了。

不过这美好的时光只停留了不到两个小时,随着我们再次回到教室,木婉清便重新回到了她的生活圈子中,坐在属于她的书桌上,恬静的看着书。

我和木婉清,就像隔着一条鸿沟的两条波浪线,都有各自的生活曲线,偶尔相遇,却永远不会交缠不清。

我最后终究还是没坳过木婉清,把满头的纱布换成了一小块创可贴,当然我也趁机又饱了一次眼福。

我认为这或许是最后一次跟木婉清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一直到多年以后我跟她提起我们第一次的邂逅,她娇羞的拍打我的肩膀说我原来那个时候就是小流氓,早知道就不跟我处对象了。

跟木婉清的事情是以后的事情,让我有些意外的是,白静下午居然没有来上课,问了周围的同学,胖子告诉我说她上午来上了一节课就走了,还问我早上怎么跟白静一起来的。

我跟他吹牛说我昨晚跟白静一起睡的,胖子顿时用鄙视的眼光看着我,说我吹牛逼。

这世间的事就是这样,你说实话的时候,他们偏不信,你说谎话骗他们的时候,他们反倒相信你。

期间江水月进来几次,不过她都没有鸟我,我原本以为这几天不去惹江水月,她也不会来招惹我,但没有想到,接下来江水月的手段却打的我措手不及!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