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验证

  把小艺送到医院之后,张凡回到家中,洗了个热水澡,心里却十分奇怪,怎么会出现这么大的老鼠,难道真的要世界末日了,张凡想到,到网上去收索一下,顺便把这个消息放到网上,让人们小心,哪知道一登陆网页,发现各大网页上均出现了很多起巨鼠袭击事件,甚至有人在巨鼠的攻击当中身亡,当然也有很多人杀死巨鼠。张凡敏锐的发觉在杀死巨鼠的一些人发言,说杀死巨鼠之后貌似身上出现了一股暖流,不知是不是由于过度紧张,或者是错觉引起。张凡仔细想想,当自己杀死巨鼠之后确实感觉一股暖流涌入身体里面,十分舒服,仿佛自己得到了洗涤。“难道?”张凡想到:“难道说就像游戏一样,打怪升级?或者说像网络上末世小说一样,杀了怪物之后自己能够得到好处?然后才能应对世界改变的情况?难道说世界末日的说法是真的?”张凡也喜欢看小说,经常在网上看末世小说,但对于玛雅预言,张凡还是一直不感冒,但是现在,当巨鼠出现之后,张凡不得不对自己以往的看法产生了一丝怀疑,而这样的想法,惊的张凡一身冷汗,这可能吗?

  恐怖的想法一直在张凡的脑海中盘旋着,同时张凡也陷入了深深的恐惧当中。如果真的有世界末日,自己真的能够在末日当中活下来吗?以后的生活会怎么样?电脑?汽车?飞机?这些高科技的产物还会有用吗?这个世界的秩序又会变得怎么样?张凡的脑海一片乱麻。不过在一个小时之后,张凡从自己的床上怕了起来:“管他娘的,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如果真有世界末日,那就让我和这个世界同归于尽,如果还有机会,我怎么也得去闯一闯。”张凡心里想着,不过一项谨慎的他还是决定再去验证一下自己的推断。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张凡决定再杀一只老鼠,仔细感觉一下所说的暖流到底是怎么回事,同时也满怀着期望,毕竟一步早步步早,如果真的有世界末日这回事,那么自己的先知先觉一定会给自己带来不一样的人生。张凡甚至都有点期待了。可以推断,如果真的有暖流涌入身体,那么推测世界末日的说法至少不是那么无稽。如果没有,那就配合政府做好防鼠工作,多买老鼠药,多带避孕套。(偏题了)想到这里,张凡的睡意全无,换了一身全身运动的衣服,并把一把平时自己买来切西瓜的刀找出来,磨了一下,感觉足够锋利之后用报纸包起来,放到一个平时踢球用的布袋里面。他可不想大晚上带把西瓜刀被警察抓到,那真是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走上街头,张凡专往偏僻的地方专,你别说,在巷子里面还碰到了几对像自己一样的,正在热情失火,快要引燃的时候张凡突然杀到,简直是釜底抽薪,让对方男主角一泄千里。张凡忍不住想提醒一下这对青年男女附近有巨鼠出现,不过看到男主角气急败坏的拉着女主角冲冲离去,同时还像看神经病一样的瞪了自己两眼,张凡还是忍住了口中的话语,默默的低下头去继续自己的使命。

  终于在张凡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一处偏僻的巷道之中,张凡又一次听到了令人十分不爽的“吱吱吱”,张凡的冷汗一下子留了出来,虽然是来杀老鼠的,但是以前的张凡连只鸡都没有杀过,而刚才杀的那只也是情急之下杀的,而现在张凡下定决心来杀巨鼠,想到巨鼠刚才的厉害,心中突然感觉有点害怕起来,汗水也顺着额头留了下来。“废物。”张凡不由的骂了自己一句,然后还是握紧西瓜刀,褪掉报纸,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去。

  “吱”,一个影子猛然串了出来,扑向张凡,哪怕是张凡早有准备,也是一阵冷汗。不过张凡反应还是够快,一个侧身,让过了老鼠的这次扑击,并顺手一刀劈了过去。这一刀早有准备,张凡发了8分力,正好砍到老鼠的腿上,一股腥臭的血狂飙而出。老鼠吃痛,叫的更厉害,但是明显不如刚才那样矫健。张凡想到,乘你病要你命,向老鼠扑去,老鼠后腿受伤,想要扑击也是不行,但是任然悍不畏死,向张凡咬去,张凡那能让这个畜生得逞,一刀便劈在老鼠的头上,老鼠已经受到重创,虽然没死,但也离死不远了,张凡见状,发挥出了做事勤勤恳恳,不辞劳苦的精髓,又是一刀劈在老鼠头上。老鼠终于在张大侠的西瓜刀下阵亡。

  一股暖流涌入了张凡的体内。“你妹,竟然是真的。”张凡懊恼道。“难道世界末日就是地球生物变异,这一天老鼠蟑螂的怎么让人受得了呀。也不知道这股暖流是什么作用,试一试吧。”张凡走出黑暗的巷子,走上光明的大街,终于感觉自己回到了人间。他走向一颗绿化的小树,看了看,大约10厘米的直径,一脚用力踢上去,只见小树一阵蒙然晃动,然后张凡用手向一根三指宽的树枝劈去,“啪”的一声,树枝断裂。“果然,力量增强了不少。看来在22日之前,我要多猎杀一些老鼠,增强自己的实力,才能在末世当中得到生存的力量。于是,张凡没有回家,继续在偏僻的街道游逛,到了凌晨2点左右,张凡又猎杀了2只老鼠,身体素质得到更大的提升。“在杀一只老鼠,今天晚上就收工,嘿嘿,咱也算是在末世之中抢占先机吧,哈哈。”

  张凡来到一条阴暗的街道,还没进去,一股隆重的血腥味传了出来,张凡停了下来:“难道有人被老鼠杀掉了,我得进去看看,狗日的老鼠,你妈的要不要人活了。”张凡想到这里,立即冲了进去。

  一片狼藉,在偶尔飘洒的月光照耀下,张凡看清了眼前的景象,心中一股烦闷差点就冲口而出,恶心的直冒酸水。之间两个人的残躯摆在小巷的中间,一个男性的残躯,身体的腹部已经被吃空,手有一只也不见了踪迹,另一尸体的残躯脑袋被咬掉一半,脑浆遍地都是。张凡忍住心中急欲呕吐的冲动,拔出手里的西瓜刀来,谨慎的观察着四周。“妈的,我一定要宰了你们这群贱种,杀光你们。”张凡咬着牙想。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