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异变

  2012年10月,A市的天气逐渐转凉,路上的行人也渐渐的披上了外套。秋风一过,树上的叶子在风中慢慢摇摆,偶尔落下两片。张凡从办公室走出来,在风中啾啾鼻子,裹了一下外套:“到哪里去呢?嘿嘿,酒吧还是找几个朋友出来喝酒?今天还是算了吧,哈哈,毕竟连续在外面玩了1个星期了。”张凡想到。张凡是某市某街道办事处一个小公务员,每天过着早九晚五的日子,父亲在他读大学的时候因病早亡,而母亲在张凡28岁的时候也与世长辞,张凡工作几年,眼看快到30岁还孑然一身,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了2个月,2012的最后两个月发生了奇异的变化,世界各地频频发生怪事,中国秋天的树木非但没有落叶,反而绿树开花,枯木逢春,各地艳阳高照彷如春夏之交。世界各地也纷纷出现这样的现象,仿佛南北半球不分,春夏秋冬不交。世界末日之说分为正反两面,一面说世界各地纷纷出现古怪现象,是世界末日的征兆。另一方说虽然出现异兆,但呈现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世界末日一说根本是无稽之谈。双方争论不休,一片混战。

  张凡穿着一件体恤走出办公室:“是去酒吧泡妞呢,还是去酒吧泡妞呢,还是去酒吧泡妞呢?”想想昨晚那个酒吧里高挑的美女和挑逗的眼神,张凡暗暗下定决心,还是去酒吧泡妞吧。

  一个地下洞穴里,一个女子闭着眼睛思考着什么,冷艳异常,面如冰霜,貌若天仙,仿佛天之娇女,最奇异的是,她的身体不是人身,而是如蛇一样的身体。女子突然睁开眼睛,忘向无尽的苍穹:“神王,我已经按照你的计划回到家乡,但是自从我们耗尽家乡的神能之后,家乡的人慢慢退化,现在身体的发展已经弱化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而滞留家乡的守卫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不见踪迹。”女子游弋着蛇身在洞内转了一圈:“我已经开始释放神能,希望他们能够逐步改善,但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所以,不得不实行更激烈的计划。”女子看向苍穹,坚定的说道。

  张凡到了酒吧,昨天晚上高挑的美女果然在。张凡扬扬眉毛,凑了上去:“hi,美女,能请你喝杯酒吗?”

  “当然,帅哥我们还真有缘呀,连续几天晚上都能遇到。”美女抛了一个媚眼,举起酒杯道。

  “当然,我这个人就是有人缘,特别是美女缘,最主要是和你这样的美女,哈哈。”两人一杯接一杯的喝着,过了一会,两人都喝得微醉,张凡一只手已经搭在美女的肩上:“小艺呀,你看天色都已经差不多了,你看我们是不是找个地方好好探讨一下人性,聊一聊人生呀?”

  “张哥呀,我也对我的人生充满着太多的不解,正想好好的想凡哥你取取精呢。”

  “我的精可是传女不传男,传美女不传丑女,像你这样的美女,我当然是倾囊相授,绝不保留。”

  两人迈开八仙步走着,张凡心想:“哈哈,美女向我来取精呀,今个今个真高兴。”走到一个偏僻小巷子,张凡的手迫不及待的钻进小艺的内衣里,小艺啊了一声,张凡笑着道:“小艺,看来你的人生十分的丰满呀,让我好好的探索一下。”小艺嗯的一声,张凡变堵住了小艺的嘴。两人在黑暗的巷道里面激烈的热吻起来。

  黑暗之中,一只不明的物体猛然串出,撞了张凡一下,张凡吓了一跳,没见人,心想是猫或者狗什么的,没有在意,但是这一下也破坏了两人在黑暗中寻求刺激的心情,于是张凡决定带小艺到酒店里面。

  刚走两步,黑暗中身后突然传来“吱吱吱”的声音,并附带着低沉的嘶吼,仿佛像狗要发出攻击一样。小艺一下躲到张凡背后:“我怕,张凡。”张凡看向黑暗之中,看不清是什么东西,大小像狗一样,但黑暗中不能分辨到底是什么:“别怕,呆会我拉着你我们一起跑,到有光的地方看我怎么收拾它。”

  张凡拉着小艺转身就跑,后面的东西仿佛受到什么刺激,“吱”的一声,只听背后那东西跟了上来,张凡拉着小艺一阵狂跑,刚转过街角,只见后面那东西猛然扑了上来,张凡一把把小艺拉到身后,一脚踢到那东西身上。那东西被踢的老远,但是立马又起来发动进攻,小艺“啊”的一声:“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老鼠,天。”张凡正和这只像土狗一样大的老鼠正殊死搏斗,老鼠一听到小艺的声音,立即调转方向向小艺扑过去。“你妹。”张凡骂道,但是身形哪有这只变异老鼠的速度快,只见老鼠已经咬到小艺的小腿。“啊。”小艺痛苦的叫了起来。张凡咬咬牙,又是一脚踢到老鼠的身上,老鼠被踢翻在地,转而又向张凡扑过来。张凡一阵慌乱,不断用脚去踢老鼠,手也不断的乱抓,无意中抓到一个木头棒子,劈头向老鼠打去,“碰”的一声,正中目标。老鼠也仿佛被这一棒打得不轻,“吱”的大叫了一声。张凡抡起棒子再接再厉,又是一棒打了下去,老鼠仿佛知道厉害,往旁边闪了过去,张凡这一棒全身的力气都用尽了,这根棒子“啪”一声断成两截,老鼠闪过一棒,又向张凡扑来,张凡一棒下去力已用老,手上更是剧痛,见老鼠扑了过来,匆忙往后退去,但匆忙之间脚上不稳,一个踉跄倒到地上,张凡心中一阵鬼火,你妹,见老鼠扑了过来,张着那张满嘴尖牙的嘴马上就要咬到自己,张凡双手握紧剩下的半截木棍,往老鼠嘴里猛然

  一捅。老鼠在半空中,哪里料得到这样的变化,被张凡的木棒一下子捅了个透心凉,到了下去,腥臭的血从老鼠的嘴里流了出来,老鼠还有动静,想抽身逃走,张凡哪能让它得逞,绝不放过这个痛打落水狗的时机,腾一下站起来,双手不断用力,把老鼠忘地下抽,老鼠不断挣扎,但身受重伤,嘴里还有根1米来长的棍子,哪里逃的掉,渐渐的,老鼠终于不动了。张凡出了一口大气,全身的力量仿佛被抽走,一下子瘫在了地上,只传来旁边小艺“哇哇”的哭声。过了两分钟,一旁抽搐的老鼠终于死透,张凡突然感觉一阵暖流涌入了自己的身体,全身上下说不出的舒坦。张凡走过去看小艺的伤口,顿时吓了一身冷汗,就这么一小口,小艺的小腿上一块肉被生生的撕裂开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