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灵旅馆》第九章我是鬼

朱文文小说名字叫做《凶灵旅馆》,这里提供朱文文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凶灵旅馆小说精选:原来贝红花没有接我电话是失踪了,那个老头失踪了到是好事,我不知为什么,在感觉上我总有点怕看到他。 我摇摇头道:“我不知道,如是晚上失踪的我定能察觉到动静,可能是看车库的昨天没来,那疯女人住在八楼,我一直没去过也不知道她就失踪了” 伍冬生似是斜斜地看着我,面上象是露出一点轻笑,也不知他想什么。 “他在我这看车库三年,从末迟到或请假过一次,也是怪了!好啦,没事了我就是问问你知道不,去吧” 我起身出了办公室。 此时已八点多,也是…

原来贝红花没有接我电话是失踪了,那个老头失踪了到是好事,我不知为什么,在感觉上我总有点怕看到他。

我摇摇头道:“我不知道,如是晚上失踪的我定能察觉到动静,可能是看车库的昨天没来,那疯女人住在八楼,我一直没去过也不知道她就失踪了”

伍冬生似是斜斜地看着我,面上象是露出一点轻笑,也不知他想什么。

“他在我这看车库三年,从末迟到或请假过一次,也是怪了!好啦,没事了我就是问问你知道不,去吧”

我起身出了办公室。

此时已八点多,也是上班的时间。

我在周围走了走,到了十点钟时,忽看到对面公路边溜着一个人,四处张望,看着四方宾馆象是想进又不想进。踱了几步,又停下象是在想什么,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

我无声笑了笑,走了过去,叫道:“文文!你想干什么?”

朱文文见到我,快步走了过来,惊异道:“你就在这上班?”

“怎么了”

“没怎么”

“进去说吧”

带着朱文文来到我宿舍,他在宿舍到处嗅了嗅才坐下。

“那图翻译出来了?”

朱文文面色凝重,低声道:“是翻译出来了,其实里面全是隐藏梵文,你看到的日文只是表面的,这事以后说。你有没有看到刚才路过那个车库看守室?”

那是老头住的地方,我当然见过。

朱文文见我不答,沉吟一下道:“我总觉得那里阴气好重,肯定有不干净的东西”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想到那天他暗青色的脸,跟不干净的东西附身了似得!

我笑笑:“是整个旅店阴气都好重吧!听说你爷爷以前是个道士,看来你也是有点真传了”

“说实在的,白天我就来过这里。”

“看出什么了?你来这做什么?”

朱文文凑到我耳边低声道:“那图有很多奇怪的地方,所以我想看下这出图的地方,这事以后慢慢告诉你,但这地方你不能呆!我是为你好”

我哧地一声轻笑。

“不信?你来看!”朱文文拉了我就走。

到了那老头住处,朱文文朝里面探探头,里面非常简陋,他目光停在屋角一个火炉子上面,在炉子上有一个泥瓦罐,象是煎药用。

朱文文一手捏了鼻子,手指指那个泥瓦罐,轻轻揭开盖子。我探头一看,一阵胃酸倒冲喉咙,差点吐了出来了,急忙走开。

反观朱文文到是表现平静。

原来那泥瓦罐里全是一些叫不出来的山虫毒蝎,周围爬满了蠕蠕而动的白蛆,与一罐粘黄的**。

“这人你见过?”

我点点头。

“他有病!”

我又点点头,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跟我爷爷是学过的!”朱文文有点得意。

“只是懂点皮毛吧”

“够用就行!放心吧!有我在你什么都别怕!”朱文文拍胸脯。

我拉了朱文文进了电梯,看他一路上似有话要说,终又没张口。

进了电梯,我问道:“你还知道什么?”

“我爷爷说这地方以前是古宅,这古宅侧面不是有一块荒地么,一直都没人买这块地,你知道是为什么?”

我摇摇头。

“听说那荒地下面是一个千人坑”

“千人坑!”我嘀咕一声道:“是什么人做的?”

朱文文道:“你不知道吧,当年常德保卫战你还知道么?”

常德保卫战,这在湖南是一个出名的对日作战出名战例,我当然知道。

“听我们这里的老人说,常德那一战是输了,日军占领常德。后日本投降,他们又被我们赶了出去。”朱文文顿了顿,见我听得认真,接道:“可有股日兵那是死不投降,听说经过千里逃亡,展转进入我们湘西,就隐没在四周深山里,具体位置没人知道。听老人说,他们曾来过我们凤凰城,这千人坑就是他们造成的”

我一下想到了在地下室时,见到过的旧日军装,我不禁打了个寒颤。难道这里就是他的据点?!日军的残暴我是略知道的,都过去了多少年,如果他们还在,那也是鬼了,那这都不是普通的鬼,是有组织有战斗力的鬼。

这与伍冬生和这老头有什么关联?

刚到五楼,我正沉浸在一片混乱的思绪中,忽听楼下一声凄厉的尖叫声,我吓了一跳,接上朱文文眼神,他也是脸色有点霎白。

那叫声尖厉如绝望一般,是一个女人,叫声在夜空中远远传出,说不尽的恐怖。这种叫声我也只在恐怖电影里才听到过。

听上去是在三楼。

我死死盯着朱文文,就在五楼出了电梯,反手拉了朱文文朝楼梯口走去。

“你要干什么?”朱文文想挣脱我。

“去看看!”

朱文文瞪大眼,想挣脱我:“你想死啊”

“这是我的职责!”我放了他,一个人急奔下楼。

在这里什么事我没见过,害怕已不是事了。

我一路狂奔到三楼,那叫喊声仍在继续,只是渐弱了下去,听得出是在304房。

我一脚踹开房门,冲了进去,但见一个二十五六岁样的女人,披头散发,头向上仰双手在脖子上乱抓,抓出一条条血痕,双脸涨得通红,不停地挣扎。

我吃了一惊,别闹出人命来,急去扯她双手。女人如没看到我一般,任我如何拉她手,仍不停地抓挠。先是脸上血红,渐渐地开始苍白……

我无力拉住他。

忽听背后一人道:“你走开,让我来!”

正是朱文文,但见他做了个奇怪手势,口中念念有词,忽大喝一声道:“开天眼!”

说也奇怪,那女人似是缓过气来,一屁股坐到地上,张开口不停的喘气,脸色又开始红润。

朱文文松了口气,似是又嘀咕了几句,我也没听懂他在说什么,但象是在与人对话。接着他从怀里拿出一罗盘,转身出了门。

我跟了出来,叫道:“你看到什么了?”

“是一个小女鬼!”

我哦了一声,立即想到那个小女孩。

“她看上去就三个月大,牙齿都没长齐,是个婴儿!”

“她走了!”我惊问道。

朱文文点头,道:“这小鬼也没成什么气候,她说她在找妈妈,可能将这女人当是妈妈了,缠在她脖子上。”

朱文文边说端着罗盘,在走廊上顺着罗盘指针,一步步向前移动。

“你在找她?”

“别出声,我相信她就在这附近”

朱文文刚走到楼梯口,又返了回来,我吓了一跳,那小女鬼朝我这边来了,别当我是他爸爸就好。

我屏住呼吸,以前不怕她是不知道她是鬼,现在明确知道了就真有点怕了。

朱文文走到我身前,绕过我向前走了几步,又返了回来,在我周围转了几圈,停了下来,瞪大眼,惊恐的看着我……

我看了看自己,奇道:“我怎么了?你迷上了”

朱文文脸色明显有点发白,紧盯着我道:“不怎么,但这指针总指着你。”

我张大口,好半响才道:“你学艺不精还……还是你罗盘坏了。”

“不可能!这东西又不是什么精密机械,简单得很”

那就真奇怪了。

朱文文用手拨了拨指针,又围着我转了几圈,忽道:“你有没有感觉身上有什么东西。”

我一时毛骨悚然,全身摸了摸,可并没有什么异样,我摇摇头。

朱文文倒退两步,惊恐地看着我,张大口,似是傻子了。

我两一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半响!朱文文终于说了一句让我一世都不会忘记的话:“你是人是鬼?”

他说得很认真,决没有打趣的味道,我张口结舌不知说什么好。我如果是鬼的话自己会不知道么?如果我是鬼那么我是什么时候死的!

看着朱文文的表情,想到她这几天总是露出奇怪的笑容,我有点毛骨悚然,他改不会是被鬼俯身了吧!是那个鬼想要害我所以这样说,也就是说,那个鬼在借着我身边的每一个人对付我!

突然有种形单影只的感觉,我到底该相信谁!我内心的想法并没表现出来,既然这个鬼,不直接杀死我,必然是有某种禁忌让他不能杀死我,所以我突然间就冷静了下来,说道“难不成要找一个刀子,捅我一刀,然后才能知道我是不是鬼么?”

“对!所以我已经准备好了!”朱文文说完,朱文文真从裤袋子里摸出一把钥匙来,上面就吊着一个亮晶晶的水果刀。

我紧张到了极点心想如果他真的动手我要怎么办?是不是鬼的自己最清楚,如果他真的动手了,那么正好证明了他不可以相信!

所以我莫不做声,但是心却提到了嗓子眼,心想如果他真的是被鬼附身,我该怎么办!我能打的过鬼么?

只见他一部一步的像我走来,然后看了眼的影子说道“哥们对不起了。”然后一眨眼的时间,他居然用刀割破了我的手指,鲜血流了一地,他这么做了!我大脑片刻的空白,恐惧占据着一切,心中只有一句话,他是鬼!他要害我!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却笑了起来说道“想什么呢?,看你吓的!还不快过来看看你的血!你真不是鬼!最后我也不是!”

听着他这个强调,我感觉自己被耍了!他是在和我开玩笑么?还是她会读心术!

突然我走过去,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说道“跟我去一个地方?”八楼那是我一直不愿意去也不敢去的地方,要是鬼!那就让他们鬼打鬼去!

说完我拉起朱文文朝八楼奔去。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