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灵旅馆》第二章奇怪的老头

凶灵旅馆小说名字叫做《凶灵旅馆》,这里提供凶灵旅馆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凶灵旅馆小说精选:与她们又不着东不着西地聊了一阵,算是见过同事。 临走时,那领我来的丹凤眼少妇硬是塞了一把奶糖在我手中,我也无所谓,上学时就喜欢这糖的那股奶香味。 接下来该四周巡视了。 回到宿舍,顺手将手中奶糖放到桌子上,取了警棍,提了手电就要出门。 刚到门口又想到那奶糖,回身朝那桌上看去,奇了!桌上可哪里还有奶糖…… 我明明是放在那里的! 我一时懵住!从我放糖到来取糖也不过十数秒钟的时间,这之间门也是虚掩的,决没有人推门进来而不让我发觉…

与她们又不着东不着西地聊了一阵,算是见过同事。

临走时,那领我来的丹凤眼少妇硬是塞了一把奶糖在我手中,我也无所谓,上学时就喜欢这糖的那股奶香味。

接下来该四周巡视了。

回到宿舍,顺手将手中奶糖放到桌子上,取了警棍,提了手电就要出门。

刚到门口又想到那奶糖,回身朝那桌上看去,奇了!桌上可哪里还有奶糖……

我明明是放在那里的!

我一时懵住!从我放糖到来取糖也不过十数秒钟的时间,这之间门也是虚掩的,决没有人推门进来而不让我发觉……

这屋只有这么大,我也清楚记得是放在桌子上的。

此时正值八月中,天气还很热,可只觉全身一阵凉嗖嗖的,双腿象灌了铅两眼直直盯着桌子,竟不敢再四处张望。

总感觉背后又有什么东西似的。

我脑袋急速运转,为了给自己壮壮胆,口里念道:“科学,科学,科学,相信科学……”猛地转身,身后昏暗什么都没有,用手电到处扫视一遍……

这是一个车库,除了五两小车及一两小卡车,到处就是一遍空荡荡。

我只有给自己找壮胆的理由,或者是我糖掉了。这世上本没鬼,如真有鬼又那么神通那地球就是鬼的世界了而不是人的。

所以!是鬼怕人不是人怕鬼!是狗摇动尾巴而不是尾巴摇动狗。

那我不是狗了么?

“哈哈……”我大笑几声,是为了壮胆么?我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质了。

握了警棍手电,关好门,来到车库电梯门口,按了二楼键位,眼角余光处忽见从那小卡车后转出一人影来……

借着昏暗的光线,如说那是人影不如说是一柱木桩在慢慢移动,没有手没有头,上肩一字平削,悄无声息,丝毫没有脚步声。

我一时有点窒息,心蹦蹦地跳,想到先前那个提头走路的老头,他来了,他的手呢?

我后退一步背紧靠着墙,一心祝福他别过来就好!

心里的菩萨念了千百遍了,平时不信邪,急来抱佛脚怕就是我这副蠢样了。

“咳咳……咳……三更半夜的,谁在这里疯笑?”

听到人声,我心才有点平静,忙将手电缓缓移了过去……

那确实是一个老头,满脸皱巴,身形矮细,在手电的强光里,后面拖出一条长长影子。

据说鬼是没有影子的。

他是人!

我仔细看了一下,不禁哑然失笑,原来他双手背在背上,咋一看就象是没有手的人,而他佝偻着腰严重驼背,如从后面看就真象是没有头颅。何况他一直在阴影里。

那他先前在路边时,手里又提的是什么,会不会不是他,还是他?

但从他的话里,听出那么的不友善,我也故意咳嗽几声,打趣道:“老人家,是我呢,您老是不是迷路了,不回家怎么走到这里来了”

那老头迷缝着双眼,侧头斜视,又翻了翻白眼,才转身走开,边走边道:“是你呀,我还以为又是她来了!你是新来的保安吧!咳咳……我是这看车库的。有空来我那坐坐……坐坐……”

看那老头一边嘀咕着一边渐行渐远,看着他消失在车后,又听他缓缓道:“坐着比走着好!”

“什么坐着比走着好,我操!”

这时电梯早已下来,看着电梯门快要打开,我跨前一步,又转身离开。

“这是电梯惊魂么?我还是走楼梯好,我可不喜欢站匣子”不知是心虚还是恐怖电影看多了,移转身子朝楼梯口走去。

上了楼梯,看到第一扇门,推开门,前面是一道走廊,两边是并排的房门。

我低着头,四周静悄悄的,想是房客早已睡去。

我又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幕,一切确实有点诡异,那无头老头虽是虚惊一场,但那失踪的奶糖,我始终无法说服自己相信科学。

死去的前任保安,不辞而别的上任保安,这中间必都有我不知道的事。

如就是为了这些小事吓跑那也太那个了吧。

二楼一切都很正常而平静,也是静得有点太那个了。出了二楼我继续顺着楼梯上到三楼……

三楼的格局与二楼一般模样,只是三楼在电梯口处多了一个小柜台,柜台上灯亮着,却没有人值班,或者是值班人走开了。

我转了一圈,来到走廊,顺着手电的强光,在304号房门前本是结白地板砖上零散的掉落着几张奶糖的糖纸。

我勾下腰小心拾了起来,那些吃货的女人们这不是诚心难为清洁工么。

当我直起身准备找垃圾桶时,忽听背后一个稚嫩的声音甜甜叫道:“爸爸……你在这里呀……快带我回去吧!”

我转身,但见背后站着一个约么二三岁大的小女孩,团团的小粉脸,细薄的嘴唇似在嚼着什么,一头乌黑的长发披到肩头,仰着头,一双清秀眼睛正死死地盯着我。

她穿着粉红的小连衣裙,脚穿小凉鞋,露出光光的小脚丫。

右手伸出就来拉住我的衣角,左手手心尚抓着几粒白兔牌奶糖。

我愣了一下,问道:“小女孩!你爸在哪里?你住在哪号房间?我送你回去可以吗?”

那女孩嘟嘟嘴道:“原来你不是呀!你真象我爸爸,我住在上面你能送我回去吗?”

声音**。

“当然能!”我不假思索,牵着她小手往楼梯口走去。

“这糖果是不是那些阿姨给你的?”我边走边问,即带她上楼。

或者是这小女孩不记得自己的房子号,只知道在上面,我想她到了自己的楼层她自然会知道自己是哪个门。

“才不是呢!她们都是坏蛋,我才不吃她们的糖!”

对她的话我也没刻意在意,又问道:“你这么晚出来,你爸妈不着急吗,回去可不要再乱跑了”

那小女孩眨眨眼道:“我才没乱跑,是妈妈叫我出来的”

我有点奇怪道:“这么晚,你妈叫你一个人出来找爸爸?如果是你爸爸出去打牌了你怎么找的到?”

“你说得真对,我妈说我爸就是喜欢打牌,可我找了好久了都找不到”

我哦了一声,道:“你多大了?”

“我三个月大了!”

看她可爱的样子,我差点笑出来:“你是三岁了吧!还三月呢,话都不会说”

此时到了四楼,我又问道:“是这一楼吗?”

“在上面!”

我哦了一声,牵着她继续上楼。

“你怎么不带我走电梯?”

我愣了一下,道:“走着比站着好!”

那小女孩偏偏头,道:“叔叔你说错了,是坐着比走着好!”

这话正是那老头说我,我怔了一下,又仔细端详那小女孩,但见她一脸稚气,一副天真无邪样。

这才想起她先说的话的重要,我声音有点结巴,细声问道:“你手里糖果不是那阿姨给的那是谁给的?”

“我偷拿的!你可别抓走我!”

“在哪偷的?”

那小女孩轻轻一笑,调皮道:“不告诉你!”

“那老头跟我说的话你也听到了?”

“我就在电梯里呢”

我瞪大眼哦了一声,她到处跑,在电梯里并不奇怪,偷糖果也不奇怪,并不只有我有奶糖让人偷。

没有别的法子,我只有用这些科学理论来解释,我得引我走入正常。我怕我自己忽然就疯了。

所以我害怕这小女孩说是偷我的,所以我不想再问。

有些人能用理智压到内心,他们就都是大人物。

而小人物就是内心压到理智,我就是小人物。

所以!虽然能用正确道理说服我自己,可我心里还是有很多不敢去细想的事,我有点紧张,有点冒汗。

说我不怕,鬼才信!

比如这小女孩就肯定相信我并不怕她,她只相信我会带她回去。

朗朗乾坤,哪有不干净的东西,别自己吓了自己。

我镇镇心理,又上了一楼,我轻声问道:“你住在6楼么?”

小女孩道:“我以前跟我妈住在三楼,后住上面去了?”

真心醉了,上面是几楼?耍我么?

我只得强笑道:“上面又是几楼?”

“上面就是没楼?”

没楼是什么意思、你还真可爱!

又上过三层楼,到了楼梯口,我两腿爬得有点酸麻。

“你看!我妈来接我了!”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不远的走廊中间站着一个少女,约莫二十一二岁年纪,一头笔直的棕色长发,**的小脸。眸如樱花,眉如黛;肤如凝脂,鼻如弓。削肩细腰,着百折小短裙,露出一双修长**白腿,女人美色,直渗入心脾。

我看得有点发呆,将不愉快的事早忘在脑后。

如说我那小朱女神,如清晨的露珠,清纯脱俗不敢让人直视,那眼前这女人就是迷人妖精,倾世国色。

这女人就是男人内心那色的精辟所在。

我赶紧低下头!

那少女似是看到我那副怂样,一手捂嘴,娇声笑道:“你就是那新来的保安吧!”

我有点侷促,低声道:“是的!”

那少女又是一阵娇笑,声音玲珑动听,我想女人的声音就应该是这样的吧,我脸上有点微热。

“看你脸都红了!进来坐坐!”

“嗯!哦……你住在这里?”我这话一出口,就觉得问得有点蠢了。

男人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如不紧张那就不是真心的喜欢了。

我忽然相信我一个朋友的这个话,虽然觉得我现在有点荒唐。

我一直不喜欢一见面就喜欢上某人,觉得那不浪漫也不会持久。但美色本身就是很实在的引诱,我也俗夫一个。

“我当然住在这里,就是这个房间,没有外人,你送我女儿回来我还不知怎么感谢你呢?”

“我不要感谢!”我笑笑道,但这话一出口,又觉得哪里说得不对似的。

那少女玲银般一笑,轻轻推开房门,微笑着看向我,我魂如被牵引一般,不自觉地走了进去。

一进门,屋内有一股淡淡的烟雾般,一股奇怪的气味,我张眼看去,脚心底一股凉气直往上窜,瞪大眼说不出话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