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灵旅馆》第十章幽灵

朱文文小说名字叫做《凶灵旅馆》,这里提供朱文文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凶灵旅馆小说精选:到了八楼,朱文文甩开手,叫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固执,在这样的地方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我停下脚,想了想道:“青春不放纵又如何不后悔!” “原来你就是因为你年轻,才冒这么大险!” 我肯定地答道:“是!你看到那些老头子了吗,他们就都是走着不如坐着!而我就是坐着不如走着!” 我曾看到过这样的一句话:把人说服先得把他说糊涂! 朱文文张大口,瞪着我呆站着,果然给我的话搞得似懂非懂的糊涂了。 “我相信你爷爷年轻时会是和我们一样!” 朱文文…

到了八楼,朱文文甩开手,叫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固执,在这样的地方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我停下脚,想了想道:“青春不放纵又如何不后悔!”

“原来你就是因为你年轻,才冒这么大险!”

我肯定地答道:“是!你看到那些老头子了吗,他们就都是走着不如坐着!而我就是坐着不如走着!”

我曾看到过这样的一句话:把人说服先得把他说糊涂!

朱文文张大口,瞪着我呆站着,果然给我的话搞得似懂非懂的糊涂了。

“我相信你爷爷年轻时会是和我们一样!”

朱文文骄傲道:“那是当然,我爷爷年轻时,什么没见过,降魔伏鬼胆大得很”

“看来你家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朱文文愣了一下,看我差点笑出来,一拳推了过来,道:“敢给老子下陷井”

“陷井也得人愿意钻”

来到贝红花房门前,门是锁的,敲了敲了门无人答应,看来贝红花是真的不在了。我正要转身离开……

朱文文上前一脚,砰地一声将门踹开,我着实吃了一惊,这地方是他乱搞的地方么。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

朱文文反瞪过来,瓮声瓮气道:“这里不是你保安么,明天有人问就说你发现这里异常就踹门了”

有这么好解释的么,我很无奈。

进了门,果然无人,一切都是原样。

朱文文先是将目光停在墙壁的画上,然后四周看了一圈,目光停在那个散发着烟雾的小炉子上面。

他揭开盖子,我凑过去看了一眼,说不清里面是什么东西,花花绿绿的。

朱文文咦了一声,道:“奇怪!”

“什么奇怪?”

朱文文道:“我如猜得不错,这是一个很好的炼盅炉,这里面就是盅……”

我吃了一惊。

朱文文接道:“这人既然走了为什么不带走这炉子,这东西可值钱得很”

“你少想在这里发财”

朱文文瞪了我一眼道:“我卖给你你要么?”他忽又想到了什么,叫道:“我终于找到了!”

“什么找到了?”

“害你妈的人”他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非常的不舒服,我喜欢的女孩怎么会陷害我的妈妈,可是那天我妈妈说的话,突然就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我热血上冲,难道就是贝红花给我妈下的盅?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还傻里巴叽的帮她做事,难道会下盅的人都没人味么!

“可她为什么要给我妈下盅?我又没得罪他!”

朱文文想了想道:“也许她不是一个人那!”此时我想到了打不通的电话,想到了我妈妈说的话。

朱文文道:“高手下盅是不要见到人的,只要暗中下在你手机上,任何一个她想要的人接触到都可以中盅,这人也很了不起”

“那你能不能解?”我怀着一种希望,这是没办法的希望。我不知道我现在除了相信他还能相信谁。他看我的眼神马上就不同了,嘴角居然带着微笑,在我的印象里,他不是没有笑过,但是这样的笑容出现在的脸上很不和谐,好像很得意,其实得意没有什么不对,但是我就是感到很奇怪!

“你当我是谁?别说这是高手中的高手下的盅,我对盅也只是知道一点,别的我可不懂!”朱文文乱摇手。

我又细想了一遍,象是自言自语道:“就是说必须她自己才能解!也就是说我必须去找她!那就对了!”

“什么对了!”

“她让我去找她,可要我去找她是为什么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朱文文笑道:“你说她是个美女!那就对了,她看上你了,”

我轻笑:“她怎么会看上我,人家是仙家呢!”

“什么仙家!”

我回道:“有人说她是仙,你信吗?”

朱文文一屁股坐到床上,漫不经心道:“我当然信,不过我更相信她是鬼”

我瞪大眼!

朱文文见我不解,解释道:“我们这地方的种盅顶尖高手一般都有灵异力量,甚至可以驱鬼招邪,这种人就是巫仙,就是书里常说的巫师!可是你妈妈中的却带着阴气”

我低着头不说话,对于她是鬼还是人我不想纠缠下去,就在我低头的时候,朱文文又出现了那种奇怪的笑容。他的笑容诡异的让我反感。

虚”突然朱文文打了一个手势,一脸紧张的看着床面。

我蹭的一下从床上跳下,顺着朱文文的目光看去。只见床单渐渐鼓起,好似一个小孩子藏在里面。心中一阵颤抖,不会是那个小女孩吧。一想到那个小女孩血淋淋的嘴巴,就一阵毛骨悚然。

朱文文拿着床单的一头渐渐掀起,我紧张的盯着床底,自己进来的时候明明看到了床上没有东西的。和朱文文对了一个眼神,他一下子把床单丢在了桌子上。眼前的东西让我一阵哭笑不得。正是贝红花给我的那个画卷和那个红色的包裹。我一阵轻松的坐在了椅子上。

“这是什么”朱文文一脸迷惑的着我。

我顿时瞪大了眼,这不是贝红花送我的画卷和那个红包裹吗?怎么又回到了贝红花这里。我满脸的疑惑,小声的叽咕道。

“贝红花送的”朱文文一阵惊诧。

“都送你定情礼物了,还说没看上你”朱文文诡异的笑着道。

“别胡说,我有心人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赶紧解释道。当下就把贝红花让我给山羊胡子的事跟朱文文说了一遍。并着重的说把东西放在了自己床底下。朱文文赶紧来拉着我跑到了我的宿舍。

把整个宿舍翻了一遍,那两样东西果然失踪了。只有几张奶糖的糖纸飘零在床下。“那小女孩来过,不会是她拿上去得吧。”我低声道。

朱文文把罗盘拿出来转了一圈,摇摇头又收了回去,满脸的质疑,严肃的打开了那画卷,呈现眼前的令我大吃一惊,什么也没有,空白一片。朱文文小心的合起了画卷,就要去看那个包裹,我赶紧制止。

“贝红花说过千万别打开,不知道里面有什么玄机”

“没事,说不定就是暗示你她在哪里,你不想找到她给你妈解蛊吗?”朱文文满不在乎的说完就打开了第一层,露出了里面的白布,解开白布露出了一个红色的小盒子,盒子血红血红的,让人看起来是那么的妖艳,朱文文也收起了不在乎的样子,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那个红的异常的盒子,出了中间一个不规则的空洞外竟然没有缝隙,宛如一个整体,任凭朱文文怎么看都没看出眉目来。

“明天我给我爷爷看看,说不定他有办法”朱文文说完就把耀眼的红盒子放在了兜里。

“走带我到出图的地方看看”朱文文说。

“你先一等,我出去看看”我怕贝朝霞看见朱文文,在干扰我们的行动。

还没到大厅,就传来轻微的呼噜声,果然。贝朝霞早已进人梦乡。我带着朱文文到了厨房的后面,几下就把那风扇叶搞下来。

“你还不如从下水道进去”。朱文文看着到处的油腻鄙夷的望着我。

“下次我另辟蹊径,”我讪讪的道。接着就纵身翻了过去。而朱文文比较魁梧,把两边的油都蹭光了才勉强进来。

有了上次的经验,看我小心的下了台面。环顾了一下四周,除了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味,都干干净净的,就连那些瓜果蔬菜也没有了。我感觉不对,如果还是上次那样,我反而会轻松,是不是上次被发现了,我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不会有什么东西在前面等着自己吧。

“小心点啊,这里有些古怪。”我对朱文文道。接着就往前找那古董花瓶。

身后没有一点声音,安静的可怕。我生生的站在了那里。猛地一回头,空空如野,什么也没有。顿时我汗毛倒竖。

“朱文文,你去哪了?”我小声的叫着,但并没有回应。没办法,自己最好的朋友在这里失踪已使我没有那么多顾忌了。我拿着手电照了一圈,没有。又上前走了几步,一道细细的血痕出现在我的面前,颜色有浅到深。仔细一看,血迹是新鲜的,湿漉漉的没干。心中一阵急躁,赶紧循着血迹走去,血迹沿着走廊蔓延到一个橱柜后面。突然,一只鞋,不,是一只穿着鞋的脚出现在了我的眼里。

耐克牌子的鞋,很熟悉的样子,朱文文的!我突然想起了。朱文文对耐克品牌的鞋情有独钟,百穿不耐。我顿时脑袋就大了,从小到大和朱文文是最要好的朋友,每次有人欺负自己都是朱文文为自己出头,不想自己的好朋友竟因为自己而死了,顿时火了,从厨房台上抄起一把菜刀就冲了过去,管不他什么鬼,什么僵尸了,要为自己的挚友报仇。

果然,在手电灯光的照耀下,一个散发着幽光的东西正趴在一个黑影上,“嗤嗤”的撕咬着。

我强忍着泪水,举起菜刀就要砍下去,砍死这些害人的东西。

“你干什么!”一声熟悉的声音制止了我。

我擦了擦眼睛,仔细一看,是朱文文,悲喜交加的我愣在了那里。

看着双目通红,满脸古怪表情,并且举着菜刀的我,朱文文一个机灵起来站在了一边,“你是不是鬼附体了!”说着拿着罗盘,就摆起了架势,准备动手。

“你才鬼附体了呢,不生不响的跑到这里干嘛?”我反应过来道。

朱文文一听,拿着罗盘转了转,瞪了我一眼。

“这里好像有暗道”朱文文指着蔓延到墙里的血迹道。

看我的,我轻车熟路的找到那个古董花瓶,把手伸进里面。

“呜”的的一声从古董花瓶上传来,一团黏糊糊的东西接着就掉在了脸上,一股腥臭味扑鼻而来。

不是吧,难道是尸毒,不会这么倒霉吧,母亲还没救好,自己先打进去,出师未捷身先死,悲哀啊!关键是自己还没赢得朱小蓉的芳心呢?不知道自己死后她会不会记得自己,会不会到自己的坟前看自己,一阵胡思乱想。

我自然的拿手擦了一下,手电照了一下。

“恶恶”一阵恶心,TMD竟然是一坨野猫屎。我一阵反胃。这东西还真记仇,下次看我不宰了你。

赶紧拉了一下那个圆环,货架慢慢移开,漏出了那个洞口,依旧是阴风习习。这次有朱文文一起,我胆子也大了起来,径直的走了下去。

大体上看了一下,还是那样。三口棺材一次摆在那里。我直接把朱文文带到了中间台子边,台子上已没有了那具尸体,我马上走到第二口棺材边,吃力的推开棺材盖板,我大吃一惊,空棺!这是朱文文也走过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