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灵旅馆》第三章给自己打电话

凶灵旅馆小说名字叫做《凶灵旅馆》,这里提供凶灵旅馆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凶灵旅馆小说精选:佛曾曰过:“女人再美也是副皮囊” 在网上我也看到过有艺术画,将女人画成一副白骨,然后旁边是一个男人在与白骨缠绵。 当时看了也只是漠然地看而已。 而此时这女人房间,四周墙壁上就挂满了这种缠绵的画,各种姿势,白骨也是各种姿势。 莫不这女人也是大大的艺术家? 可总有点不对头。 画上的男人身材健硕,长相英俊,很有点象胡歌。神气间我象在哪里见过,可怎么也想不起来。 忽听那少女对门外喝道:“去找你爸爸去,他不回来你也别回来……” 门外一阵…

佛曾曰过:“女人再美也是副皮囊”

在网上我也看到过有艺术画,将女人画成一副白骨,然后旁边是一个男人在与白骨缠绵。

当时看了也只是漠然地看而已。

而此时这女人房间,四周墙壁上就挂满了这种缠绵的画,各种姿势,白骨也是各种姿势。

莫不这女人也是大大的艺术家?

可总有点不对头。

画上的男人身材健硕,长相英俊,很有点象胡歌。神气间我象在哪里见过,可怎么也想不起来。

忽听那少女对门外喝道:“去找你爸爸去,他不回来你也别回来……”

门外一阵窸窸窣窣,似是那小女孩又远去了。

这种恶言与她外表极不相称,但女人嘛,越美脾气也越大,我是深有体会过的。

我皱了皱眉,准备离开……

“小兄弟坐坐嘛,难不成我还吃了你!”

我傻傻一笑,道:“我还得去看看周围呢”

“这周围有什么好看的!”那少女边说边紧挨着我坐下,一腿绕搭在另一腿上,露出半边臀部,白如凝脂,我余眼扫过,只看得全身发软。

她也似是看出我的异样,轻笑道:“你怎么了?”伸出一手拉起我右手,轻声接道:“这里不会有人,你看我……一个人住在这,你就不会怜惜一下么?”

怎么怜惜!

我抬头看上她,她双眼朦胧,粉红的小嘴一张一合,时露出里面白玉般的贝齿。

头缓缓向我这边靠近。

我呼吸有点急促。房间里有一股特别的气味,似是一种女人用的香水味,但我很不喜欢这种味道,或者她喜欢。

这股气味让我有点清醒。

“你就不想抱抱我么?”那女人更来得直接,伸出两根玉指,指甲清亮透明,在我脸上轻轻刮了一下。

我红了脸,如起身走也是太对不起人了,总觉得就是太不识抬举般了吧。

可也不好就顺着她。

“我不漂亮么?你看我……”说完脱下上身紧身上衣,露出里面如白玉般的肌肤。

我赶紧转过脸,强笑道:“你老公就快回来了!”

“我没有老公……”

我大,我站起身,怎么又是没有了,这道理找谁说去。

我瞪大眼看着她。

少女幽幽地叹了一声,转身从背后拿出一张画来,看着那画又长长地叹息一声,伸出一手在画上轻轻扶摸,边轻声道:“你真和别人不一样!”

我想那画中人定是他老公无疑了。

我看了她一眼,边问道:“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我走了以后也记得你”

“当真,我叫贝红花”贝红花睁大一双美目,上下打量我,半响方道:“我送你一样东西,你帮我一个忙行不?”

“当然行!”我有点如释重负,只要不来美色那一套,什么都好说,我怕在美色面前不敢来日后又后悔。

贝红花将画卷好,递了给我,转身在梳妆台下找出一个红布包递了过来,缓缓道:“画是送你的。这包你千万不要打开,一个星期后会有三个人进店,其中是一个穿中山装的,约五十多岁,留着山羊胡子,她姓谷,很好认,你把这包交给他就可以了”

“我还要告诉他什么吗?”

贝红花摇摇头。

从贝红花房间里出来,我快步走到楼梯口,忽然想到什么,将手电在电梯口对面的墙壁上一照,那是一个清晰的“8”字。

我一下呆住,惊了又惊!

伍冬生清楚地跟我说过,不要上八楼,可……

我脑袋有点浑浊。

一路有点慌张地下了楼,回到最底层的车库,出了一会神,才回到自己宿舍。

关好房门,将红包裹放到桌子上,我呆呆地看了一阵,这里面是什么东西呢?我偷偷打开,是不会有任何人发现的,好奇心让我伸出手……

但我忽感觉我这双手就是一双魔手,又缩了回来。

我想了很多,贝红花怎么知道一个星期后后会有个山羊胡子入住?初次见面就对我下色手?她究竟有没有老公?还有那个神秘的小女孩!

八楼不让上,是因为贝红花么?

她是谁?

贝红花这样的名字在城里是很难见的,她应该是周围村里人,她为什么要一直住在这。

有女儿没老公,那就是他老公死了!那还找什么?

我想到了那副画,她做嘛要送我她老公的画像?

拿起画卷,展开时,我只看了一眼,吓得手一抖,将画远远摔出,双腿一软重重地瘫坐在地上……

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我苦苦思索,这已经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科学已经救不了我。

如旁人看来,这画再普通不过,只不过是一半身人黑白像。

可我看来就要命了,因为那画上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又更象一副寿像。

“我操!老子烂命一条,你最好再加个画框来送我,再写上卒于几年,送我到土堆边”

我是从来没画过像的,更没用像机拍过,如真有留影那也是在我QQ空间有几张自拍照。

“真是活见鬼了!说不得找伍冬生去,大不了老子拍拍屁股走人”

可是伍冬生这个时候还会在么?象前任一样,立马走人?

走到门口,我又转过身来,看看桌上的红布包:“这包里究竟是什么东西?骷髅?血淋淋的心脏?还是画皮?这里究竟是个什么旅店?这么多诡异的事伍冬生就不知道么?他为什么不说明?”

我又想起那个老头的话来,看来他的话真是有道理,不如去找找他,他或知道什么!

我将包藏到床底下,转身出了门,直奔车库门口,果然那里的灯还亮着。

我走了过去,那老头正伏在桌子上打瞌睡,听到脚步声,咳嗽几声,站起身来。

到是很机警!我想。

“你来了!进来坐吧!”

我站在门口,也不打算坐下,张口问道:“八楼住的是什么人?”

“咳咳……你去过了?”

我不作声,那是默认。

“也不是什么人,就是一个疯婆子”

我奇道:“你见过?”

“这里谁都见过,不就是贝红花么?可怜啊……”

“她女儿呢?你也见过?”

“你说她呀,一个野孩子,娘不管教到处跑,先还在我这偷了奶糖……咳咳……你可要多看着点,最会偷东西了”

我愣了,彻底愣住了!

“她们不是鬼?”我声音有点颤抖。

那老头翻翻白眼:“是鬼你还能活么?年轻人啊要相信人”

“不是就好不是就好!”我喃喃有声。

老头拍椅子,叫道:“你是坐还是不坐?”

我怔了怔,摇头道:“算了,我去别处走走”

老头哼了一声,头一歪伏在桌上又打起瞌睡了。

真是个怪老头。

离开老头,我从后门进入大厅,厅内亮着灯,本想找那些妇人们聊聊,可空无一人,想是都打瞌睡去了,只得又回到自己宿舍。

这下是真不想到处走了。

和衣躺在床上,心绪不能平静,如不是那小女孩偷走我的奶糖,那会是谁呢?贝红花如不是鬼,她怎么无故有我的画像?她不是那老头就是了!

八楼究竟还有什么秘密?如真就是住着一个疯女人,那伍冬生为什么要让她住在这,不要房钱么?也没必要不让人上去啊?

这是什么客店来的!

我操!老子还不爱想了,想咋的就咋的,有种就来挖我的心。

说上班不能睡觉,谁又知道呢,我躺在床上,也没被单幸好天还热,迷迷糊糊中就这样睡了过去。

第一个班就这样过去了!

到了白天八点,坐24路公交车独自一人回到家里。

看我进门,妈妈迎了上来,一脸笑意:“上班还挺好的吧!上班了这日子就过得充实!吃过早餐没有?”

“我不想去了!”我头一甩,转身进入自己房间。

妈妈站在门口,脸一下青了下来:“又怎么了!这才上一天的班”

“别管我!”我砰地一声关上房门,扑到床上掏出手机,找到朱文文拨了出去。

朱文文是我高中同学,也是和我同时出的校门,也一起找过工作,一起泡网吧的铁哥们。只是他长得五大三粗,比我这斯文样看上去猛的多了。

他是我无话不说的好友,我暗恋朱小蓉也只他一人知道,也没少招他的取笑。

“喂!又在哪干坏事!”

那头正是朱文文的声音:“在路边等车呢,有几个美女正想扑上去”

“那我打扰你的好事了!”

“没没没!有什么屁就放,前面有个董事职位都等我几个月了呢,我正要赶去”

我**了一下,还是冲口而出:“你相信鬼么?”

那头似是愣了一下:“怎么提了这个,真是碰到鬼了!”

“我是说真的!”

“什么鬼?”

“人死后的鬼!”我语气有点不奈烦。

朱文似是想了想道:“这个我还真信!”

“为什么?”

“你信宗教么?比如佛教,道教菩萨等”

我不知他这话的意思,回道:“这个我信!”如是以前有人这样问我,我肯定答有时信有时不信,但今天不知为什么,我要肯定我信。

碰到这些档子事,我还望菩萨保佑呢!

朱文文道:“这就对了!佛教把鬼呀地狱呀说得那详细,那佛自然是相信有了,有佛才有鬼,有鬼才有佛,你相信佛、菩萨自然就得相信有鬼呀”

我操!这是什么逻辑!

“做你的董事长去吧!”挂掉电话,将电话甩到一边,仰头躺下。

嗡嗡……

谁的电话,我摸过手机,这姓朱的是不是还要来吓唬吓唬我过吊丝瘾。

手机上没有电话号码显示,我按了接通键……

“快来救我……救救我……韩志……我好苦啊……”声音嘶哑如幽灵般,我吓了一跳,手一抖手机掉落床上。

半响,我伸手挂了电话,想起刚才的声音不禁有点全身毛骨悚然,我赶紧打开在手机中我的一段录音。

不错!那声音极象是我自己的声音。

嘭……

一声巨响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