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独行止战

  (听闻青海玉树县今晨7.40左右发生7.1级地震,深感沉痛,5.12的悲伤还没有远离我们,又一次灾害来临。为在地震中逝去的同胞们默哀!!!)

  (希望自然灾害少来我们中国,全去那些什么M国、J国、K国。)

  宋宫中。大夫墨土觐见宋国国君子得。

  宋国国君子得(宋国是周朝的一个诸侯国,公爵,国君子姓,位于现在河南商丘一带,都城睢阳(今河南商丘)。其疆域最大时包括今河南东北部、江苏西北部、安徽北部、山东西南部。)(子得即为历史上的宋国第二十八人君主宋后昭公,“在本小说中将是宋国的最后一任君主”,宋后昭公,本名子得,又名子特,宋景公之养子。宋景公无子,以公孙周(宋元公之孙)之子继之。昭公请墨子到宋国参政,拜为宋大夫。)

  国君子得谦和恭敬的说:“墨爱卿,你病好了吧!楚国要攻打我们宋国了,先生你知道吗?”

  墨土:“知道,今天翟就是为此事而来的!”

  国君子得急忙问道:“你有办法阻止楚王攻打我们宋国。”

  墨土认真的回道:“也不是有办法了,但是就想去试一试,战事一起,生灵涂炭,总不会是好事。”

  国君子得恍若若有所思的说:“这就是先生的非攻和兼爱吧,你学识深广,肯定有办法的。”

  墨土微微一笑,拱手向宋君说到:“君上是否可以给墨土一块通关令牌呢?”

  国君子得不解的问:“哦,先生为什么要通关令牌呢?”

  墨土说:“我想独自去楚国一道,去劝阻楚王不要攻宋。”

  国君子得尴尬一下:“哦,这样呢,我还以为”话语急忙一转“来人,给先生取一块青铜令牌来。”

  墨土看着侍卫递上来的铜。“木牌就行,君上。”

  国君子得急忙摆手:“不,你可是宋国的大夫,木牌只是普通的通行证。”

  墨土说:“谢君上,墨土这就告辞,阻楚攻宋事不宜迟。回家收拾收拾,即刻出发,就不来向君山告行了。”

  国君子得应道:“是呀,军情十万火急。为天下苍生免于战火兵燹之灾,宜早不宜迟。先生你看你要多少军士随行啊?”说完这话子得就一阵后悔,墨翟都没有自己说要军士随行,自己还要主动提出来,现在楚攻宋,万一一下就来了,包围我的人不就少了么?

  墨土急忙拱手:“谢君上美意,翟准备独自前往,现在君上更需要军士!”

  “哦!那先生就让寡人送送吧!”

  君臣一幅和谐的样子走出宫殿,然后在宫门告别。

  ……

  宋国都城睢阳,百姓们慌乱,市场萧败,路上的行人们奔走相互呼告::楚国要攻打宋国啦,我们要不得安宁了啦。

  宋国国君的三公子公子子曹在大道平台上向人们演讲呼唤大家踊跃参军保卫宋国。

  公子子曹向台下围观的百姓们深情的说:“宋国的父老乡亲们啊,南边的楚蛮子要来攻打我们宋国了,你们说我们该怎么办呢?”

  百姓甲有点伤感的说:“楚国那么大,宋国看来是没有希望了。”

  百姓乙深有同感的附和着:“是呀,就像巴掌和手指的关系一样,手指就只有屈的份呢。”

  百姓丙气愤的喊到:“听说那个楚王又暴又戾还贪婪,攻打我们宋国对他没什么好处嘛,估计其实他就是不让我们这些老百姓活了。”

  群人不约而同的说:“是呀,楚王暴戾贪婪,大逆不道,他就是不想让我们老百姓好好地活。”

  百姓甲不甘的说:“他们已经攻下一个陈国,难道还在乎我们一个宋国吗?”

  (PS:严重怀疑百姓甲是宋奸!!!)

  公子子曹有点悲壮的说道:“我看,与其被兵马践踏而死,战火焚烧而亡,不如我们先死给楚王看,我们都去死。”

  墨土的马车穿街而过,听自己的学生公子子曹说“我们给他们看看宋国的民气!我们都去死!”赶紧叫他。

  墨土挑开马车的帘子朝公子子曹喊道:“子曹,子曹!”

  公子子曹一看是自己的师傅墨翟大夫,急忙挤出人群泡到墨翟的马车前。“先生,您来了。您不是身体不好么?”

  墨土摆了摆手:“就偶感风寒,没事了!”但随即不悦的责问公子子曹“听见你要让所有人都去死,我教你的东西,你一点都没学到?”

  公子子曹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先生,现在您醒过来了,我们宋国这下有救了。先生您有什么办法么?”

  墨土说:“嗯!我知道,我就是一会就动身去楚都。阻止楚王攻宋!”

  公子子曹兴奋的说道:“先生!您去兼爱,学生要跟您去,也好从先生这里多学些东西。”

  墨土摆手拒绝:“不用了。我一个人独行去楚都。子曹,你呀,以后不要轻易言死,误人误己。你应当要他们各行其事,楚军未到,未战先乱,枉费生命,有失天理自然,子曹。知道了不?你忙你的,我先回去了!”

  墨土说完便招呼赶马车的启程。公子子曹想追,但是一想自己的师傅有了决定,便觉得自己也应该行动起来。于是转身回到台上继续动员老百姓。

  墨翟下了马车,急匆匆的赶到后院,拜别母亲和向妻子告别。

  取水和面做馒头。

  墨母担心的说:“翟儿啊,你又要出远门吗?”

  墨翟:“娘,孩儿不孝,这就要动身去楚国郢都。”

  墨母说到:“你想到救宋国的方法了?”

  姬梅子不安的说道:“那楚王不会不听你的吧!”

  墨翟满怀信心的说:“娘,梅子,你们放心,我已经有好的方法了,你们不用担心。”

  墨母转头看着姬梅子吩咐道:“梅子,吩咐下去,给翟儿多准备些干粮,路很远啊,翟儿。你把马车赶去吧。”

  墨翟摇头道:“不,母亲,马车还是留着家里吧,万一有什么事,你们还需要的着!“”

  “那好吧!万一真有个什么事,马车拉你那些书还是迅速的。”墨母喊道:“梅子!再多准备几双鞋!”

  三人说着些彼此要注意什么什么的话。

  不一会儿,就看见从门外跑进一个浓眉大眼的黑面男子,穿着一件黑夏布小衣,两袖勒得高高的,膊肘子也露了出来。手里拿着几个包袱。

  “阿夏!你怎么回来了?”墨土看向跑来的人。

  阿夏是墨土家的一个做饭的,前些日子说有家给他多点薪水,就辞去了这边的工作。

  阿夏跑到墨土面前,然后就规规矩矩的站定,垂着手,叫一声:“先生!”,把包袱递给墨土,包袱里装的是干粮和几双鞋子。然后略有些气愤似的接着说:“我不干了。他们言行不一致。说定给我一千盆粟米的,却只给了我五百盆。我只得走了。”

  墨土打趣道:“如果他们给你一千多盆,你走么?”

  “不。”阿夏不假思索的答道。

  墨土很认真的告诉阿夏“那么,就并非因为他们言行不一致,倒是因为少了呀!”

  这时只见耕柱子也走了进来,还笑着对墨土说着:“先生,把你不知道,今天我看见公孙高,他说他很生气,你都不更他辩论了,还重提老调的说我们兼爱无父,我可是好好的跟他理论了一番”看见墨土手里的包袱,急忙问道:“先生您这是?”

  “我要去楚国!”墨土很淡然的说。

  耕柱子若有所思:“先生你知道吗?我听说,这次楚国大肆宣扬要攻打我们宋国,但是却迟迟没有动兵的原因是在等公输般做什么云梯?”

  “嗯,我们的老乡公输般,他总是倚恃着自己的一点小聪明,兴风作浪的。在宋国推销不出去她的东西,便造了钩拒,跑去教楚王和越人打仗还不够,这回是又想出了什么云梯,要耸恿楚王来攻打宋去了。宋国可是小国,又是他的母国,怎禁得这么一攻。我这回去楚都要好好的说他一说。”

  “先生!您带我一起去吧,在路上也好有个伴。”耕柱子说道。

  墨土说:“耕柱子,主要还是要把老师的书多读读,这比作伴更让老师放心。知道吗?”

  身着长衫的墨图背上包袱,起身往外走,墨母一众人送别野外。

  墨母的老霜眼已经泪水涌出:“翟儿,此去南下,道路艰险,路上凶兽毒虫,还有瘴气,你可要保重自己,别让娘和梅子担心啊。”

  姬梅子已经哽咽的说不出话来,只是看着墨土哭,墨土看着,但是却没有动作和话语。墨土还是没有做好要做这个美人儿丈夫的准备。

  墨翟回道:“娘,翟儿知道,您回吧。”

  墨母说:“娘想多送送你。”

  墨土没有办法,看着姬梅子,还是鼓起勇气说了一句:“梅子!你在家里帮我照顾好我娘,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翟,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呢?”姬梅子止住泪水说道。

  “总得二十来天罢。”墨子答着。

  一行人又行了一段,到了墨府门口,看着已经快黑的天。

  墨母又说道:“翟儿啊!你看,天都快黑了,明早在走行吗?”

  墨土说:“娘,现在宋国危在旦夕,我早走一刻,就能早点就宋国啊!”

  “好啦,墨翟要赶路,你们就别送了。”墨土转身决绝的说到。

  对于刚穿越过来的墨土,刚失去了原来世界的父亲、哥哥们和墨家人的墨土,才到这个时代没两天,却又要面临亲人离别。说起来,真的是挺伤感挺不舍的,但是为了不再蹈墨翟祖先原先的覆辙,墨土还是决定走的决绝一点好,而今的分离,只是暂时的,是为了以后的不在分离,自己这一次的阻楚伐宋,不会仅仅是个过客。

  墨母、姬梅子、耕柱子、阿夏四人挥泪向墨土挥别,目送着墨图的大踏步离去。

  宋国睢阳南城门,城门守卫严查匆匆躲避战乱兵突的行人。

  墨土大步流星而来,直向城门。

  一个守卫急忙上前拦住,并对墨图吼叫道:“站住,没看到要查人吗?“

  墨土停下脚步:“守卫兄弟,是我,墨翟大夫!”

  守卫认真一看,果然是墨翟,然后恭敬的说道:“原来是墨大人,墨大人你现在要出城门么?”

  墨土点头道:“嗯!我要去楚国,看看能不能劝说楚王停止攻伐宋国。”

  守卫急忙说到:“原来大人你是要就我们宋国啊!本应该让你出城的,可是刚刚接到上头的命令,凡是没有通关令牌的都不能出城!”

  墨翟逃出青铜通关令牌,向守卫一递:“给!”

  守卫一看是青铜通关令牌,知道是宋公亲自颁发的,于是立马恭敬的说:“墨大人,请,请,请!”

  墨土收回令牌,大步走出城门。

  。。。。。。

  睢阳城外,禽滑离带一小队人在竹林里试新做的连弩。

  一山的人满了满弩伏在草丛,禽滑离一声令下,箭矢嗖嗖嗖的,一弩两箭,矢蝗满林,林中青竹皆被穿裂。

  禽滑离看着青竹竹林惨状大为满意:“先生的发明就是了不得。还有,你们都不错,以后,我们把楚国兵就当作这竹林来射,让他们尝尝我们墨家连弩滋味,”

  弓弩手们欢笑震林:“谢谢禽先生,有墨先生的连弩,这可谓天下无敌啊!”

  禽滑离兴奋的说道:“好,今天就到此为止,多做些弓弩箭矢,明天再练习。”

  。。。。。。

  PS:独自独行的穿越者墨土,在去楚都的路上又会发生一些什么事呢?他能否顺利的到达楚都,劝阻楚王呢?

  请继续关注醉墨凡尘为你带来的《墨门春秋》!为你带来一段激昂动魄的墨门传奇。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