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墨门惨案

  前期创作比较艰难希望大家多多给予小弟批评指正,不敢奢望书友们支持,只希望书友们多多给予评价,指点!!!

  ————————————————————————————————————————————————————————————————————————————————————————————————————————————————————————————————————————

  驾。。。。。。驾。。。。。。驾。。。。。。

  曲折盘旋的羊肠小道上此刻尘土漫天飞扬。只见一个浑身布满血迹摇摇欲坠的黑衣少年骑着一匹看似摇摇欲倒的黑马奋力的前行,而后面一群看不见尽头的锦衣大汉满脸肆笑的追着前面的少年。

  烈马困苦不堪的嘶鸣划过无边无际的旷野长空,一丝丝的微弱嘶鸣确如锋利无比的利刃刺入黑衣少年的心,他知道,马是不行了,这七天来,不吃不喝,不间断的奔跑,不要说是马,就是大罗神仙也受不住,看着手中的轩辕剑,少年神色黯然。

  黑衣少年,墨土,现在这个世界上仅存的墨家的人。他的一家都死掉了。他是唯一一个活口——或许也熬不过今天了。

  灾难是十五天前发生的。

  墨土站的位置是墨家山庄外的城墙哨卡,城墙四周都是戈壁石碛,在城墙哨卡上,从左至右可以观望到由北方延伸而来的众多烽火台。白昼升烟,黑夜放火,是外敌入侵的信号。墨土站在这里观望烟火之讯已有六年。

  而黑金烟是最危险和特殊的信号。如果不遇十万火急,这个信号永远不会发出。

  而能发出这个信号命令的,墨家山庄只有一人。

  此人就是墨门五杰的老大:墨金。

  墨金,一个令所有墨家山庄将士们热血沸腾的名字。这个壮年汉子铁骨铮铮,是全墨门最重要的将领。他有一双镇定敏锐如鹰的眼,面部曲线冷峻如同雕刻。

  墨门五杰。大哥墨金,二哥墨木,三哥墨水,四哥墨火,最小的是他,墨土。也是当代墨门矩子墨天的五个儿子,他们一奶同胞,俗话说“虎父无犬子”。墨门五杰学的墨家文武双艺全,个个精悍出色。

  但是遗憾的是,当时乐清在生完老四墨火的时候,身体已经十分虚弱,不能在承受墨土的出世,二者只能取其一,墨天当时坚定的要保乐清,但是母亲坚持要保墨土,于是墨土来到了这个世界,而五兄弟的母亲也离开了这个世界。

  因为朝廷大太监魏忠贤一直觊觎传说中的瑰宝轩辕剑,而江湖传言轩辕剑就在墨家,但是由于墨家至唐朝因为安史之乱搬迁隐居后,千百年来就没有人知晓墨家居住的地方,由此魏忠贤一直不断的在江湖上重金求购墨家山庄的详细地址。

  墨天知道这个消息后为了墨家和墨家山庄的人们的安全和随时可能爆发的危机,让墨门五杰他们的守护在墨家山庄外。山庄外四处荒凉,他们沿城墙而居,广袤大地,皆入眼帘,要塞绵绵,黄沙漫漫,捍卫着整个山庄的安危。而在他们身后,是安宁富庶的墨家山庄。

  数年里,墨门五杰他们过着恒定如一的生活。他们日夜坚守,用一天一天的时间去等一缕希望永不出现、却要随时警惕其出现的黑金烟。昼夜轮回,日月交替,十年如一日,而时间却如同沙粒悄然漏下,在他们不知觉的罅隙里,无言地堆积起一座山。

  这日傍晚,墨土照例起身策马巡视自己管辖的城墙。突然,远方有火光一闪,然后升起黑金烟一柱。墨土错愕一瞬,立马警觉起来。

  官军进攻墨家山庄之前,自知单凭人数的庞大是无法逾越山庄外的墨门五杰的保护圈攻到墨家山庄的,他们自知单挑不是对手,为了保存实力进攻山庄,带兵的将领选择了炮轰。

  三天三夜的无休止的炮轰,山庄里外早已满目疮伤,再已不能阻止大军的攻伐,但是,好像他们忘了墨门有一样擅长的技术——机关术,于是在付出了无数倒下的官军们的尸体后,卑鄙的魏忠贤终于祭奠出了他那极富有被逼的智慧,这个太监太富有卑鄙的智慧了。

  当第五天天,守在城墙上浴血抵抗的墨门将士发现官军挟持普通百姓,并将他们放在攻城队伍的最前列时,真是感到了撕心裂肺之痛。

  对无辜的百姓使用惨绝的机关之术绝非墨门能做出来的事。墨家山庄是个极富正义感富有博爱的门派。

  墨天一直想坚守墨门,然而很难,官军的力量实在庞大,墨门渐渐力不从心,尤其是官军挟持百姓而来。为了不伤及无辜,墨门众将士被迫撤离,退守于墨家山庄大本营之中。于是墨家山庄的城墙大门被攻破了。

  但掌握主动的墨家山庄将士们在此时却又不敢轻举妄动了,因为无耻的官军们挟持了大量的手无寸铁的老百姓。

  为了解救被挟持的老百姓,墨天准备启用墨门五行阵。

  墨家宗祠。

  “金,木,水,火,你们和我组成墨门五行阵,以身献祭,解救无辜的百姓!”墨天站在宗祠里对旁边跪着的墨门五杰中的四人说到。

  “是!谨遵矩子令!”墨金,墨木,墨水,墨火齐声答道。

  “父亲!我呢?我不是土位么?”墨土抬头问道。

  “土儿,你的墨门真诀还没有练到第六层,是不能进五行大阵的!这你是知道的!”

  墨天说完这话后,亦步亦趋的走到宗祠前,对着墨门祖先墨子的塑像三叩九拜,然后起身,走到墨子塑像后,使出墨玉手决,只见一阵金光闪耀,一把黄金色的剑被墨天用右手高高举过头顶。

  “墨门弟子墨金,墨木,墨水,墨火,墨土,上前听令!”墨天朝墨土吼道。

  “墨门弟子墨金,墨木,墨水,墨火,墨土在!敬听矩子吩咐!”墨金,墨木,墨水,墨火,墨土五兄弟大步走到墨天身前三步地方左右,齐刷刷的半膝铿锵有力跪在地上有力的回答。

  墨天用左手从身上摸出一块黄金令牌,只见令牌正面刻着“墨门矩子”四个字,背面刻着“兼爱尚贤”四个字,原来这就是墨门矩子令牌,“我!墨门第三十九任矩子墨天因领导墨门不力,现依规从直系中选取墨土做为墨门第四十任矩子,墨土起身接令!”

  墨土当场当机,怎么会是我?但是旋即一想,父亲要和四位兄长使用墨门五行大阵,生存几率相当渺小,按照父亲现在的意思,多半会是想让我先走。“不,我墨门弟子墨土不接令。”顿了一顿,看了一看父亲和四位兄长,“父亲,兄长们,我是不会独自离开你们的,要是我们大家一起死!”

  “胡闹!”

  “胡闹!”

  “胡闹!”

  “胡闹!”

  “胡闹!”

  五句一样的话,出自五个不同的人,但是他们都姓墨,都是墨土最亲的人。

  “我们使用五行大阵,凶多吉少,纵使我们墨家山庄毁灭了,但是我们墨门却不能灭,你知道不?所以,现在传矩子位为给你,是希望你肩负起我们墨门的希望。”墨天上前将矩子令塞进墨土的手里,然后继续说道,“自上古轩辕黄帝将轩辕剑传给我们墨家祖先后(注:特别注意,这里是说的是墨家祖先墨某某,并不是墨门祖先墨子,所以不要说轩辕黄帝和墨子怎么可能是同一个时代的。),我们墨家就一直守护这这把上古神兵,而今,我将他交予你,希望你抱着十二万分的决心的毅力守护,不要问我很多为什么?赶快带着轩辕剑从地道离开,从此隐居起来,直到你解开轩辕剑的秘密之前,算了,两千多年来我们都没有解开轩辕剑的秘密,就连最成功、最可能解开这个秘密的墨翟祖先都没有解开,你还是好好的找个地方好好的活下来吧,将我们墨家传承下去吧!”

  墨天说完后,头一不回的走出了宗祠,谁也没有看到墨天眼角流出的泪水。

  没有多余的话语,只是墨金,墨木,墨水,墨火四人满眼噙者泪水依次上前给了墨土一个大大的熊抱,锤了锤墨土的胸,然后想墨天一样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宗祠。

  墨土就这样傻傻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就连外面足可以掀翻屋顶的杀喊声也没有惊醒他,直到一声犹如洪钟般的话语传来“你还再那里傻愣着干什么啊?快走啊!”

  。。。。。。。。。。。。

  逃离路上,墨土孤身一人一马,看着远远离去的墨家山庄,只觉得心里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离开墨家山庄不到一天,墨土就感觉到了有人追上来了,起初还只有少许的追兵,

  但是,当消息传来,墨家山庄逃出了一颗活口,而且就是他们追得这个黑衣少年之后,七天七夜的追逐,后面由单一的士兵,变成了众多想要那十万辆黄金的各色各样的人,人数之多,实属罕见,就连最强的大内锦衣卫由起初的一人,增加到了十人、百人之多。

  天刑崖,这个地方,据说是上古时代,圣人们替天刑法的地方,而现在,他有一个更通俗的名字,叫做无声崖,意思就是想崖下丢东西是没有声音的意思,人们从最先的丢下一个小石子没有声响,到丢下一个重大千斤的巨石还是没有声响,由此可见此崖的深度是不可知的,更有甚者,用万丈长的绳子拴着一只鸡往下方,起先还有咕咕咕的鸡叫声,但是到放下千丈的时候,就听不到声响了,当人们扯回绳子的时候,只看到了光骨骨的鸡脚骨头,其他什么都没有了。

  而现在,逃路的墨土就站在天刑崖的崖顶,墨土此时的情绪特别的冷静,或许,这是他这一生之中最冷静的时候。

  看了看深不见底的崖底,在看了看那些不敢上前,却正在准备箭阵射杀墨土的锦衣卫士兵们,士兵们缓慢的移动步伐进行布阵,不是他们不慌,而是天下人都知道无声崖的厉害,他们笃定墨土是他们手中的菜。

  “父亲,哥哥们,墨土不孝,来见你们了。”

  这是墨土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话。他微微一笑,终身一起,向崖下跳去。

  墨土走了,肩负着一身未尽的职责和希望走了,但这仅仅是开始!

  ————————————————————————————————————————————————————————————————————————————————————————————————————————————————————————————————————————

  仅以我手中之笔写我看我感我思之事。

  ——醉墨凡尘

  前期创作比较艰难希望大家多多给予小弟批评指正,不敢奢望书友们支持,只希望书友们多多给予评价,指点!!!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