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墨先生疯了

  (本小说采用墨翟为山东滕州人,即在春秋战国时期为宋国滕人!谢谢!既然是小说,大家就不要去考证了哈!)

  南方的楚蛮子要攻打宋国消息传到宋国,宋国上下一片惊惶。

  而在这个时候又传来了大夫墨大人在昨晚疯了的消息,更是在宋国人民的肩上压上了最后一根稻草。

  墨府上下现在也是被一团惊慌和无尽的悲伤笼罩着。都到午时了,墨翟还没有醒过来。

  昨天晚上,就在昨天晚上,墨家一家人的中心骨墨翟先生正在观星阁上观看星相的时候,一瞬间,就那么一瞬间,墨先生从阁楼上摔了下来,然后就抱头痛苦,胡乱的大肆叫着。

  “父亲!哥哥们!你们死的好惨啊!死的好惨啊!土儿不孝!土儿不孝!!土儿不孝!!!我怎么还能苟活于世啊!”

  然后就一直不停的重复着这一句话,就那样跪在那里,起先还只是忽而大哭,忽而大笑,忽而又哭又笑;后来就发展到墨先生用力的捶打自己,还开始寻找利器,然后又爆发出一句怪话“我的剑呢?给我剑,我要下去见父亲。”

  墨先生疯了?

  下人们很惊慌,很害怕,有聪明的仆从马上上前死死的抱住墨先生,还吩咐傻愣着的仆从快去后院把老夫人和夫人请出来。

  墨母、姬梅子(墨妻)惊慌的跑过来,但是无论如何的呼喊,都不能把墨翟拉回现实,墨翟就那样疯疯癫癫的胡言乱语。

  看着四五个仆从都好像抱不住奋力挣扎的墨翟,墨母吩咐下人找来绳子,然后把墨翟绑成了一个粽子,然后把墨翟抬回他的卧室,吩咐下去请郎中,然后墨母和姬梅子照顾着还在疯言疯语的墨翟。

  墨翟到底是怎么了?呵呵!聪明的读者已经知道了。对了!原本的墨翟在看星相的时候被身负大仇、怨念深重的墨土穿越附身了。

  虽然嘴里胡言乱语,但是其实在大脑中,一场十分激烈但是毫无悬念的争夺正在展开,经过几个时辰的争夺,戾气很重的墨土成功的占据了墨翟思想和身体的控制权。

  通过吸收和消化墨翟的记忆,墨土大惊,自己到了先秦?而且还夺舍了自己祖先。这可是罪孽深重啊!

  然后守候在墨翟身边的墨母和墨妻只见墨翟瞬间平静,正准备上松一口气的时候,只听“怎么会这样?罪过大了!”一句胡话从墨翟的口中冒出。

  “翟!你到底怎么了?”姬梅子想上前看看墨翟的时候,被墨母一把拉住,姬梅子转头看向墨母“母亲大人!怎么郎中还没有来啊?”

  “不要急!翟儿福大命大,没事的!”墨母嘴上安慰着自己的儿媳,但是其实内心非常焦急。

  我这到底是怎么了?我不是在明朝么?我不是跳下了天刑崖么?我怎么会来到先秦呢?刚才我努力的斗争,怎么知晓是在和祖先争夺一个并不是我的身体啊!害的我祖先消失了,我可该怎么办啊?墨土的脑海中充满了不解和迷茫,然而更多是绝望,不断冒出要了结了自己的思想。

  “唉!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墨土!你要好好珍惜机会!发扬光大墨门思想!”一个极具威严的声音从脑海中传来,极具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和命令深印思想中。

  “谁?是谁?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虽然墨土努力的追问,但是那个声音不再传来回应,但是那一句“你要好好珍惜机会!发扬光大墨门思想!”却深深的成为了墨土的一个信念。

  随后因为刚才的夺舍,和一阵一阵的发疯,已经没有任何精力的墨土就无力的昏睡过去了!

  “老夫人,夫人,李神医来了!”一个满脸是汗的仆从背着一个白发已生的的老者冲了进来。然后快步跑到床边,将李神医小心的放下来。

  “李神医,深更半夜的把你吵醒,真是惊扰了,请你快看看我们翟儿怎么了吧!”墨母闪过身子,空出位子。姬梅子急忙上前将李神医的药箱接了过来。

  “不打扰!不打扰!一听墨大人的事,我就想出点力!能为墨大人看病,是我的荣幸。”李神医恭敬的回完话后,就急忙上前为墨翟把脉。

  “先生怎么了?先生怎么会疯了呢?”这时只见五个衣衫不整、有的还没有穿鞋子的青年男子急冲冲的冲了进来,慌乱的步伐和慌乱的言语。看见李神医正在给墨翟把脉,五个青年人顿时噤声,然后恭敬的走到墨母,姬梅子面前,作揖道:“老夫人好!师母好!”

  墨母、姬梅子礼貌的回道,“不要多礼了!慎子(禽滑厘)、耕柱子、管黔敖、高何、子硕这么晚了,真是麻烦你们了?”墨母紧接着问“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是小三他们跑来告诉我们的,说先生出事了,我们就这么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禽里滑回到“先生到底怎么样了?”

  “不知道,突然就这样了!李神医正在看呢?”姬梅子回道。然后七人就那样静悄悄的看着给墨翟把脉的李神医,一脸的关注之情。

  只见李神医缩回把脉的手,七人急忙围上去焦急的问,“李神医,翟儿(翟、先生)怎么样?”

  李神医摇了摇头,略了略白胡须,一脸沉重的表情,“老夫人,夫人,不用担心,从脉象看来,墨大人并无大碍,依老夫多年行医经验看来,现在墨大人是睡着了,估计是先前的‘活动’耗费了很多精力。老夫现在开一副安神的药,等墨大人醒来之后喝了就应该没有事了!嗯,最迟在明天午时三科墨大人一定就能醒来!”

  “哦!这样啊!谢谢李神医了,小七,快跟李神医去拿药。”姬梅子一听自己的丈夫没有事,一下就高兴了许多,急忙喊着仆从去拿药!

  “好!李神医慢走,慎子你们也回去吧,还早,这里有我跟你们师母就好了!”墨母看着禽里滑五个人都衣衫不全,让他们先回去。

  “好!老夫人,师母,那就辛苦你们了,我们就先告退了!”然后禽里滑四人就回去了。

  ……

  第二天天还不亮,墨大夫疯了的消息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就传遍了全睢阳城,就连国君都派人来询问了消息,知道墨翟是由于操劳过度(这是墨母为了不想让墨翟昨晚胡乱言语的事传出去而说的理由,并对相关人员下了封口令,也请李神医予以配合)而累到的后,急忙派了一大堆太医来看病,这些庸医走马观花似的有模有样的看了看,都说是劳累过度,胡乱开了一大堆补药,然后就回去复命了。

  天亮后,墨翟的弟子们就开始“辟谣”,经过城中李神医的证实和弟子们大肆的解释,城中的百姓们都知道是自己搞错了,人家墨大夫大人只是操心国事,忧虑楚蛮子的攻打而累倒了,并不是说的什么“疯了”,很有甚者,还叫嚣着要把那个传墨大夫大人疯了的人找出来痛扁一顿,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还乱说我们的精神支柱墨大夫大人的坏话,真是应该痛扁。

  而宋国也开始为即将到来的楚蛮子的攻打做着各种各样的准备。

  睢阳城郊外,官吏于农家募集军用物资。

  管黔敖向聚集在一个平地上的农民们大声的喊道:“父老乡亲们,南边的楚蛮子大军即将要来攻打我们的宋国啦,大战在即啊,请你们有钱的出钱啊,有物的出物啊,有力的出力啊。”

  一个好像很懂得实事的中年农民说到:“南边的那个楚蛮子的王十分的暴戾,听说他们攻打陈国的时候,强行的收割老百姓的麦子,现在,不知道会对我们宋国人怎样啰!”

  中年农民旁边的农妇急忙说:“唉!就是呀,何况现在又是在这秋天,这正是作物丰收的季节啊。我们可要遭灾遭难了哦!”

  管黔敖趁势接过话说:“因为如此,所以各位父老乡亲们啊,为了打好防御楚蛮子大军攻打我们宋国这一仗,我们要群策群力啊。”

  一个有一点贼眉鼠眼的农民急忙大喊:“今年秋粮还没有收,去年的大多数都交给你们官府了,这些年的赋税管先生也知道吧。剩给我们的也不多了,家里还有那么多人要养呢?哪里来的余粮哦!”

  一个小吏急忙跑到管黔敖跟前,气呼呼的说:“管大人,小人看过了,他家里还有一大缸黍离,而且据听闻这家伙好吃懒做,整天的不务正业。”

  贼眉鼠眼农民身边的一个有点妖的农妇:“那缸黍离是用来来年种地做种子用的,管大人。”

  管黔敖看了看两人,然后再看向里正,只见里正对他摇头,便知道这家人是典型的损人利己,于是便欢笑道:“大嫂啊,楚王可是请了一位很能干的鲁国木匠公输子,据说他放下车犁不做,认真的专门的做起了攻城的云梯。听说,不管多么厚的、多么高的高墙,他那个云梯一靠,攻城军队就会像蚂蚁爬上来。”

  贼眉鼠眼的那个农民慌忙说道:“哦,那缸黍离,我给我给,养饱我们的宋国战士,杀楚蛮子个片甲不留,看他们还敢不敢攻打我们宋国。”他老婆那个有点妖的农妇扯了扯她的衣服,贼眉鼠眼男急忙低头对她小声说“现在还管那缸黍离做什么啊?没听说楚蛮子的攻城云梯么?我们等下赶快逃跑吧,这还用打啊?”

  宋国开始强征兵卒,勤练三军。

  宋国上下开始制造兵器和钩钜。

  宋国上下,开始修筑工事,防御城门。

  宋国农事荒废,粮食紧缺,百姓饥疗,生死煎熬。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