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就凭你碰我的女人

可他明明还在国外呀!

“乔斯。”夜如歌抬头,就看见一个就带有法国贵族气息,长相英俊绝伦的男人出现在自己面前。

“我不放心你,不过你今天的行为确实不能让我放心。”乔斯修长的手指拂过她额头的伤口。

夜如歌苦笑:“我这种人早死晚死又有什么区别呢?”

乔斯又怎么不明白她指的是什么。

他将夜如歌扶了起来:“走,我带你去收拾一下。”夜如歌如同木偶一般任乔斯将她带走。

到酒店他们聊了很多,可夜如歌仍不肯离开津城。

清晨,乔斯想陪夜如歌想去楼下走走,散散心。

夜如歌不肯,乔斯拉着她往外拽,一不小心,夜如歌就跌倒在乔斯怀里,乔斯顺势搂住她开了门。

可在酒店房门打开的那一刹那,一张熟悉且无比愤怒的脸出现在了夜如歌的面前。

铭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秋铭顺紧盯着眼前亲密拥抱的两人脸色铁青,自己因为放不下夜如歌找过来,如今这些担忧都成为了笑话!

“铭顺,不是你看到的这样的……”夜如歌慌乱地挣开了乔斯的怀抱,一直不停的摇头解释。

“夜如歌这个时候了你还在骗我吗?”秋铭顺一把将她从乔斯身边拽了过来。

乔斯拽着她的另一只手不肯放开,“放开她!”

秋铭顺的眸子很冷,像是下一秒会挥刀杀人。

一年前就是这个男人和她私逃的,现在他们还在一起!也许一年前的账是时候算了。

思及至此,秋铭顺一脚踢在乔斯的肚子上,乔斯退了好远,同时也放开了夜如歌。

“你疯了,你凭什么打人?”乔斯怒吼。

“就凭你碰了我的女人。”秋铭顺将夜如歌拉到他的身后,扑了上去。

夜如歌从身后紧紧地抱住他:“别打了,我们什么也没做!”

秋铭顺停了下来,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男人。

“如歌,你别怕他,我们就算做了什么也是合法的,我们是夫妻。”乔斯语出惊人。

六月惊雷也不过如此,秋铭顺告诉自己,也许是自己的耳朵幻听了。她怎么会和一个法国男人结婚了?

夜如歌愣住了,她没想到乔斯会把这事说出来。

猝不及防说出来了,夜如歌不知道怎么解释。

“结婚了,呵呵,你们怎么会结婚呢?”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我们一年前就结婚了,不信你可以去查。”乔斯笑的胜券在握。

“乔斯,为什么你要把这件事说出来?为什么?”

明明说好了的,这件事永远不会让秋铭顺知道。

“秋铭顺要订婚了,他很快就是别人的丈夫了,如歌你醒醒吧!”乔斯大吼。

如歌的日子不多了,先前告诉她还有两三个月,都是骗她的。她的全身各个器官坏死,最多只能活一个月。

但事无绝对,也许这个时候带她再多跑几家医院,或许能查出病因。

那样如歌也就还有机会活下去。

而不是用有限的时间,去完成心愿。

“所以说你们真的结婚了?”秋铭顺眸子变的无比阴鸷,声音更像是从地狱传来一般。

“铭顺你相信我,事情并不是你想像的那样。”

秋铭顺用力掰开夜如歌的手,转身一字一顿问:“你真的嫁给了他对不对?”

“是,可是我们……”

“够了!夜如歌你凭什么认为我秋铭顺会要一个已婚妇女?”秋铭顺所有的怒火因为夜如歌的承认全部爆发了。

哪怕是情人也不行,他秋铭顺永远不会和一个有夫之妇牵扯不清。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