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给她道歉

林语薇死死地看了夜如歌一会儿,才重拾冷静,“给我一杯开水。”

林语薇拉了把椅子优雅的坐下。

“好,林小姐请稍等。”夜如歌语气恭敬挑不出一丁点儿错处。

林语薇看着在自己面前婑一下大截甘心端茶递水的夜如歌,心情大好。

前女友又怎么样,现在自己才是铭顺要娶的人,而夜如歌的存在永远上不得台面。

林语薇伸手接水杯,可就在下一秒——

“啊!夜如歌你想烫死我吗?”

林语薇从椅子上弹跳起来,动作太大,开水洒在了她的手上。

夜如歌也被泼到,她的眉头皱了一下。

她知道这是林语薇是故意。

夜如歌不在乎林语薇的污蔑,她在乎的永远只有一个秋铭顺。

所以她不解释,转身往楼上走。

“夜如歌想不到你这么歹毒,你是在怪我和铭顺在一起对吗?你别忘了一年前是你自己和野男人私奔丢下困难时期的铭顺的。”林语薇的手红了一大片,眼泪一直在眼框里打转。

“我没有。”夜如歌停住脚步,闭了闭眼帘,浓而密的睫毛投下大片阴影,像扇子般极好看。

“没有?那好端端的水杯怎么会打翻?这就是你故意的,你在报复我和铭顺在一起了。”林语薇的眼泪似断了线的珍珠不断的往下掉。

夜如歌不愿再和林语薇纠缠,可林语薇却不愿意放过她。

林语薇眼角的余光扫了一下门口,下一秒就双腿一软跌倒在地上。

“夜如歌你是看我没被烫死,现在又想摔死我吗?”林语薇抬着头,满脸委屈地质问夜如歌。

夜如歌冷笑:“林小姐不去当演员可惜了。”

自己刚刚根本就没有碰到她。

林语薇确实是铭顺要娶的女人,不过这也并不代表她可以任意设计陷害自己。

周围传来脚步声——是秋铭顺。

那个曾经湿润如玉的翩翩少年,此刻正用冷如冰霜的眸子看着自己。

恍然间她明白了,原来是林语薇在做戏给他看。

“铭顺。”林语薇见到秋铭顺,哭的愈发的凄惨,从地上爬起来故意将红肿的双手伸到秋铭顺的面前说:“铭顺,你总算回来了,刚刚她用开水泼我,还说我的未婚夫是她用剩下男人,她还说……”

“还说什么?”秋铭顺的眼神一冷再冷,直到最后凝结成冰。

“还说我是第三者,是我抢了你,可明明是她一年前拿着你的钱和野男人私奔后,我们才在一起的。”

秋铭顺冷笑着走向夜如歌,那双迷尽天下少女的眸子除了冰冷还是冰冷:“夜如歌你不要以为我让你留在这里,是对你余情未了,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不是,我只是想看着曾经背叛我的人过的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

这几天到处都是他要和林语薇订婚的消息,现在听他这意思即使他已经有了未婚妻,也绝不允许她离开自己?

他恨自己,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可她爱他,死在他身边,对她夜如歌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

秋铭顺看着她,想不到夜如歌对自己的半分愧疚都没有,这个时候还有心思笑?

秋铭顺的手突然松开,视线落在林语薇红肿的双手上。“给她道歉。”

林语薇得意的笑了起来。

“不是我,是她……”自己没有做的事情,她不会承认。

“我让你给语薇道歉!你聋了吗!!”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