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我帮你准备婚礼

“不得已,背叛我也是不得已吗?好,夜如歌你不是要死了吗?想解释吗?好!我成全你,我和林语薇的订婚取消了,改为下个月结婚,你来准备婚礼,我就听你一次解释。”

夜如歌难以置信地望着秋铭顺,他明明知道自己爱他,却要自己帮他准备婚礼,亲手把自已爱的男人送给别的女人。

他的残忍和绝情远远超过自己的想像。

可他没办法,她不想带着他的恨离开。秋铭顺可以和别的女人结婚,但不能恨自己。

自已用尽生命爱的男人恨自己,这比什么都要残忍。

她夜如歌不要这样的结果。

她不要。

“好,我答应你我,我帮你准备婚礼,你给我机会解释。”这大概这是夜如歌这辈子说的最艰难的话。

伤痕累累的心因为这句话倾刻间血流成河。

秋铭顺不愿再多看夜如歌一眼转身往门外走去:“明天挑婚纱,让我看看你的诚意。”

话落,门“咚”的一声关上了。

夜如歌一个没忍住一口鲜血喷在地上,再厚的妆也掩饰不了她的虚弱和苍白。

夜如歌倒在地上,连抬手指的力气都没有。还是查房的护土看到,喊来医生将她送进急救室。

对于夜如歌的状况医院只能表示无奈,她的病查不出病因,是世间罕有的病种,更或许是第一次出现这种病。

只能用些药缓解她的器官衰竭,可这根本就是治标不治本。

病人用不多久就会死。

可尽管夜如歌的病的严重到如此地步,她在秋铭顺一个电话打过来时,还是答应了秋铭顺出去了。

到了博爱婚纱店门口,秋铭顺和林语薇如同一对壁人站在夜如歌面前。

林语薇挽着秋铭顺的胳膊笑明媚又刺眼:“夜如歌想不到你还挺准时的。”

夜如歌点头,视线落在秋铭顺冷如冰霜的脸上,然而秋铭顺像被什么样脏东西缠上一般,立即撇开视线朝前面的婚纱店走去。

婚纱店的店员认识秋铭顺也认识林语薇,更认识夜如歌。

可他们却对他们截然不同的三种态度。

对秋铭顺是倾慕,对林语薇是羡慕。只有对她夜如歌是厌弃和不屑。

夜如歌硬着头皮往里走,耳边传来店员的议论声。

“这个女人真不要脸,拿着秋总的钱和野男人私奔,现在还好意思回来。”

“对呀!我要是她吐一口口水直接淹死算了。”

“你们小声点,这个女人手段厉害的很,你看林小姐都要和秋总结婚了,秋总还把她留在身边。”

林语薇视线落在夜如歌身上,闪过一丝狠毒,随后又笑的一脸灿烂地对秋铭顺说:“铭顺,你去最那边坐,我和如歌去试衣间换婚纱。”

秋铭顺点头,从始至终没看夜如歌一眼。

更衣间外。

“如歌,你帮我试一下法国设计师为我特意定制的婚纱,我跟你身才差不多,你试最合适了。”

夜如歌一愣,试婚纱么?

从小到大都没有穿过婚纱,想不到第一次穿却是给自己爱的男人的未婚妻试婚纱,这多么可笑呀!

女人都梦想自己穿着美丽的婚纱嫁给自己的心爱的男人,而这却成为了她夜如歌永远也无法实现的梦想。

正在夜如歌犹豫之际,林语薇已经将婚纱拿到了夜如歌面前。

夜如歌接过婚纱。

“啊!”夜如歌突然触电般扔掉手上的婚纱。

刚刚有什么东西扎了自己一下,这婚纱有问题。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