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唐小雨

“那富豪怕闹出人命,沾上麻烦,就气走了。可即便如此,却没有这么轻易放过小雨,这几年他利用权势,让小雨根本找不到一份像样的工作,而小雨因为怕连累我们,也离开了春风街,哎,是春风街对不起你们两个啊。”

说着,王奶奶已经老泪纵横,陈卫东脸上则仿佛凝结上一层寒冰。

“小雨现在在哪!”

“在乐背港,这些年来,我们大伙每个月都会叫人去看她,给她送点钱,但是她死活不收……”

“王奶奶,不用说了,我懂,我跟小雨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却是兄妹,她的性子,我比谁都清楚,我现在就去找她!然后一起回来看你们。”陈卫东眼中透露着寒芒,大步朝外走去。

直到他背影消失好久,小巷中才传来一声叹息:“王老太婆,你不该给小五说这些啊,你也知道他的性子!他好不容易回来,这次……哎!”

“我当然都知道,可怎么忍心看着小雨一直就这么受苦?”王奶奶长叹一声,对着街口摇了摇头,佝偻的身子仿佛又弯了一些。

乐背港,听着像港口,但陈卫东从小在平川长大以前又是混子,自然知道那是什么地方,那里,可以算是整个平川最鱼龙混杂的地方,出入其中的,全是三教九流之人。

步入其中,陈卫东那惊人的块头和满身煞气顿时引来不少双不善的目光。丝毫不理会众人,按照王奶奶他们的描述,朝着一间按摩院走去。

“大哥,玩会不?我们这从18岁到28岁,大小都有,姿色包你满意!”

才进门,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就迎了出来,惊诧的目光在陈卫东那钢锭一般的胸肌上停留了好一会后才风骚的说道。

“我找人。”

陈卫东淡淡的一句之后,再次朝里面走去。

刚走几步,陈卫东耳朵轻轻一动,目光看向了倒数第三间包房————

“唉你个小贱蹄子,没吃饭是不是,告诉你,大爷点你是你天大的荣幸,不然就凭你这样子,给大爷舔鞋都不配。听说你是哪个什么瘦虎小五的妹妹,来,让本大爷摸摸你到底有什么不同……”

接着,包房里传来一声尖叫,随后便是啪的一声,刚才那男人的怒吼传来:“我操,你敢打我,你他妈以为你是谁,还学别人卖艺不卖身扮清高,老子今天就办了你,看你能怎么样!”

听着这声音,跟在陈卫东身后的妖艳女人脸色一变,不耐的锁紧眉头,快步跑了进去。

“花二哥,别冲动,你要玩妹子我这多的是,何必跟她这种较真呢。你这丫头怎么这么不懂事,还不赶紧给花二哥赔礼。”

“滚!她妈的,这贱货居然敢打我,老子今天不办了他我就不姓花。”男人却丝毫不给妖艳女人面子,吼道。

“花二哥,别啊,你要弄她我没意见,但是你也知道,她是耗子他们几个护的人……”

“闭嘴,你他妈再拦着老子连你一起揍,耗子,呸,现在不过就是一群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而已,别说他们几个残废,就算那什么狗屁瘦虎小五还在,老子今天也当着他的面把这贱货给办了!”

“是吗?”

咆哮着就要再次朝对面的女孩扑去,花二哥忽然只觉抬起的手腕一沉,仿佛被铁钳夹住般,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感接踵而来。

侧过头,他看见的,是一双闪动着嗜血寒芒的双眼。

“你是谁,给老子放开。”花二哥疼的哇哇乱叫,想要反抗,但是手腕却仿佛碎掉了一般,痛的他脚下一软,扑通一声往地上跪去。

然而没等他膝盖落地,一条带着残影的大头皮靴直接踢在了他的胯间。

砰一声大响,他整个人如同炮弹般直接飞了起来撞在天花板上,然后像条死狗般砸在地上,连惨叫都没法发出,直接晕死过去。胯下,红黄白之物流了一地。

如此惊人的一幕,直看得妖艳女人浑身直颤,半句话说不出来。

而陈卫东却是再没看地上的花二哥一眼,目光死死的落在了包厢墙角处一个长发披散,遮住面门的柔弱身影前,再也无法移动。

与他相同的是,那柔弱身影长发下有些呆滞的目光从陈卫东进入房间那一刻起,就再没移动过。

“丫头,我回来了!”

铁一般的汉子,在这一刻,再也无法掩饰自己的情感,缓缓张开了双臂,紧紧将女孩搂进怀中。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