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自从帝枫开始记事起,他似乎从来也未曾感受过母亲玉朦胧的怀抱,除了父亲不时会抱着他以外,他早已忘记了母亲的感觉。记住父亲的叮嘱后,帝枫在母亲愣神的瞬间,扑到了母亲的怀抱。  没有想象中的温暖,有的只是刺骨的冰冷,若不是母亲那较为平稳的呼吸,他还以为这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在他神智即将模糊之际,他的脑海中闪过这样的念头。  帝枫这突然的举动吓了帝霸一大跳,以至于他反应过来时,帝枫已经昏迷过去。别人或许不知这是什么原因,但他再清楚不过了。  由于当年玉朦胧身受玄冰掌,再加上帝枫的出生导致她大失元气,再也难以恢复到巅峰状态,还要深受玄冰之苦,因此,玉朦胧的身边不再有普通的侍女跟随,而且每天晚上都需要他运用强盛的内功才能对其有些许的化解。  从帝枫出生开始,玉朦胧却只能远远的看着他,忍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悠忽十几年过去了,由开始的不习惯到渐渐地适应了。若不是今日突然出现的一幕,她都有些忘记曾经的心痛了。  “快,赶紧救孩子,他还没有经受任何的训练,怎么能忍受这个呢!若是因为我而使得我们的孩子有所伤害,那我就真的没法再活下去了。”看着昏迷在她怀中的帝枫,玉朦胧忧伤的说道,这一瞬间,她的满头青丝变成了冰冷的水蓝色,愈发消瘦的身躯在这一刻仿佛萌生了一种死气。  “朦胧,别着急,我一定会将儿子救过来的,你放心吧。”帝霸看到玉朦胧的变化,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不过他还是坚定地说道。  他将帝枫接到他的怀中,只见帝霸划过自己的手臂,金黄色的血液如一股洪流般输进了帝枫的口中,整整持续了十分钟后,帝枫的体温才恢复了过来,呼吸也开始趋于平稳。而此时的帝霸已经面如金纸,汗如雨下。看着正在恢复的儿子,他也终于松了一口气。随着情绪的放松,他也疲惫的晕了过去。  站在一旁的玉朦胧看着这样的情形,却不知该如何是好。如今帝霸因救治儿子已经无比的虚弱,已经很难再抵御她身上所携带的寒气,至于帝枫,他更不敢碰了。于是她只能站在一旁,看着躺在膳房的丈夫与儿子。  就这样,一直到下午时,帝枫才从迷迷糊糊中清醒过来。直到现在,他才终于明白,为什么从未感受过母亲的怀抱。因为长年病痛的侵蚀,她早已不能再像普通人那样拥抱自己,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父亲几乎从不离开母亲。  想到母亲每天承受的那种痛苦,他的泪便不由自主的掉了下来。抬起头,看着母亲身上所发生的异样,他心中的那一丝埋怨早已在此刻消失殆尽。转过头才发现一向强悍的父亲此时竟然躺在地上浑身颤抖,这令他十分的不解。  一旁的玉朦胧看到儿子醒过来,深深地松了一口气,在帝枫注视她的同时,那冰蓝色的头发也渐渐地恢复了正常,苍白的肌肤也在这一刻恢复了一丝血色。“母亲,发生了什么事?”帝枫满是疑惑的问道。  看着满是困惑的儿子,玉朦胧决定隐瞒着一切,她始终认为现在不是时候,况且她宁愿自己的儿子只做一个普通的平凡人。  “没什么,你父亲刚才练功出了点问题,你把他背回卧房休息吧。”帝枫知道母亲不想让自己担心,便也不再多问,背着父亲向着卧房走去。  回去的路上,碰到了城中一些懒散的人,他们看到这样的一幕,感到新奇,不过也没有多问,依然如同梦游般在这个封闭的城池中游走。没有人们想象中的尊敬,更没有对帝国皇帝的敬畏,在他们的眼中,他们最恨的或许就是这个封锁整个帝城的皇帝吧。  尽管他们也是帝氏家族之人,但他们早已没有了帝氏家族曾经所拥有的凝聚力。看似他们是在漫无目的的在城中游走,实际上是为了观察出这座城池的破绽,以便能够顺利的逃出这个被他们认为的必死之地。  今天,看这样的情形,他们觉得自己的安全再难以保证,帝霸的受伤更加坚定了他们的信心,这对于他们来说,或许这是一个机会。  街上三三两两的人开始向着城门的方向移动,向着宫殿中央行走的帝枫与玉朦胧都察觉到了这样的变化,不过他们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依然向着卧房的方向走去。随后,在母亲细心的指导下,帝霸在卧房平静地休息了下来。看着孝顺的儿子,玉朦胧感到万分的欣慰。  “母亲,父亲就交给你了,我去外面看看。”帝枫见一切都收拾妥当后,便向母亲轻声的说道。“别插手这些事,还有,保证自己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玉朦胧见儿子跃跃欲试,便也不再阻拦,任由他去处理这些事。“放心吧,我会照顾自己的。”向母亲一拱手,便退了出去。  步入帝城的正街,他发现大量的人已经开始迅速地向着城门集结,帝枫不紧不慢地走着,一些人不时从他的身旁走过,脸上浮现着紧张与兴奋。不消片刻,整个城门口已经聚集了大约500人,接近整个帝氏家族的一半。看着这些同是帝氏家族的人,帝枫的脸上一脸漠然。  由于帝枫的特意注视,很多人也都认出了这个名义皇太子,许多人开始紧张,随即也变得狰狞起来,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中,这位皇太子从未说过话,也从来没有一个朋友,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整个大陆的皇太子。  “太子,既然你来了这里,就别怪我们心狠了,要怪就怪你那位父皇吧!动手。”这时人群中走出了一个精神健硕的老年人,他神情阴冷,佝偻着身子,向着帝枫走来。在他的身后跟着四位身着黑衣,头戴骷髅面具的壮汉,将略显瘦弱的帝枫围在了中央。  “等等,你在说什么?什么太子?父皇?”听到帝鸿长老的称呼,帝枫感到一片茫然,因为在他的印象中,他的父亲只是这座城池的守护者,他从未接触过其他人,也并未认真地了解过帝城的历史。  “这些我看你还是去问你的父皇吧!”看着无比茫然的帝枫,帝鸿证实了自己内心的猜想,他从未质疑过帝霸的能力,但对他的治理能力感到不屑,因为正是在他的统治时期,王朝走向了落没。  “帝鸿长老,你们现在这样做,不就是为了出帝城吗?无需做这些,直接走就行了,我想你们清楚我父亲今日负伤,你们以为要是我父皇若是不放你们走,你们能安然离开吗?我决定了,你们谁想要走,就走吧,免得我父亲看到这样的情形伤心。”虽然刚才的事令他难以接受,但这么多年的独自相处,早已能够较好的控制住自身的情绪。  “你说的是真的?你能够做这样的决定?”本来帝鸿想用帝枫来要挟帝霸做出让步,但既然现在已经出现这样的状况,那就再好不过了。  “好,既然太子说出这样的话,那就就此别过了。”从未听帝枫说过话的帝鸿因帝枫的谈吐而惊奇,不过也仅此而已。抓住这样的机会赶紧离开帝城或许是最好不过的事了。  “我们走。”帝鸿一声令下,五百人迅速地向着城外走去。正在这时,帝炎如同一抹火焰般站在了帝鸿的身前,看到帝炎的出现,五百人也停下了脚步。  “都回去,你们这是干什么?帝鸿长老,你这是为什么?”看着这么多家族之人准备离去,帝炎的心中一片悲凉。“帝炎,别怪我,这是我们的选择,况且我也想为帝氏家族留下希望之火。”帝鸿叹息的说到。  “炎叔,让他们走吧,帝鸿长老说的对,如果他们不愿意待在这里,就算强行留在这里又有什么意义。我不想奢求什么,我只想告诉你们,若是什么时候想回来,帝城的大门永远为你们敞开。走吧,炎叔。”帝枫说完这些话,便转身离开了,没有过多的因此纠结。  站在此地的帝鸿与帝炎听到帝枫的这一番言论,也沉默了起来。帝炎与帝鸿对视一眼后,也随之消失不见。  “太子,你随我们走吧。”正在向着城中走的帝枫,耳边忽然传来了帝鸿长老的声音,这让他感到好笑,随后摇摇头,否定了这个恳求。因为这里有自己的回忆,更有自己的父母,他不想离开,更不能离开。还有就是他的心中还有着很多的疑问,他要亲口问问自己的父亲。  看到帝枫的决定,帝鸿感到很是惋惜,因为他发觉太子并不像显露出那么简单,但他没法改变,只能收拾收拾心情,准备出发,因为当他们走出帝城的那一刻,便面临着刀光剑影,尔虞我诈,须得万分小心才行。当几百人都走出帝城后,他们转过身,对着孕育他们的这座城市,深深地拜了下去,那么庄重。  “走吧,既然我们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就让我们在这充满纷争与死亡的大陆闯出一片属于我们帝氏家族的天地吧。”就这样,在帝氏强者的相互帮衬下,他们迅速的离开了故土,走向了未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