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拆迁

  叶峰听完,两道剑眉便就扬起了!

  即便他现在不缺钱,也不可能如此悲催的被人欺凌,当下就冷冷笑了,“到底是我妈糊涂了,还是你脑子有问题,四万块?做梦啊?!”

  一句话,直接让光头男眼中迸射出了两道凶狠的杀机!“你小子最好想清楚!我们老板可不是吃素的!现在嫌钱少,最起码能拿到手,别最后命都没了,一分钱也捞不到!”

  “是吗?我记得算命的说,我命很硬,谁想动我,最后都会被克死。”

  叶峰毫不示弱,清冷道。

  院中原本就压抑的氛围,一下便变得剑拔弩张了!光头男子咯吱咬了下牙齿,拳头在死寂中咔咔嚓嚓的攥响了!身边三名小弟更是眼神冰寒的盯着叶峰,一下围了上来!

  袁玉兰见自己儿子像是激怒了这帮人,顿时吓得身子微微发抖了,倚着墙站着的弟弟叶恒,则悄悄握紧了身边的拖把杆,瘦弱的身子都像是绷紧了,兄弟情深,他显然不会看着哥哥被打。

  就在这时,一直没吭声的小叔叶豪干笑了两声,道:“叶峰啊,这就是你不对了!人家浩哥怎么说也是棚户区的大人物,你咋能说话这么难听,再说人家是过来给你送钱,这是好事啊!四万我感觉不错了,毕竟这院子很小,也没啥价值,我看你还是再考虑一下吧。”

  “对啊,拿到这四万,你就能跟你女友凑首付了,否则张小兰又要挤兑奚落你了,难不成你喜欢受白眼?”

  堂妹叶姿也说道。

  她退学早,一直混迹于周围的夜店,骨子里瞧不起叶峰这种上班的清苦小职员,所以从来不喊哥哥,都是直呼其名。

  听完这父女俩的话,叶峰眸中的光色,更冷了几分!

  本是亲叔侄关系,骨肉亲情,但以往自己家穷,被这父女瞧不起也就算了,现在却又过来假心假意的调和,叶峰又没瞎,一看便知这父女俩收了好处,心中恼火,叶峰才不会压制怒火装作没看穿。

  他直接道:“叔,你现在退出这件事,我还认你这叔!如果收了别人好处,继续胳膊肘往外拐,别说我也跟你翻脸。”

  叶豪一听就火了,不过他还没发怒,身边的女儿叶姿直接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叶峰你敢训斥我爹,你胆肥了啊!一个破上班的小职员,你牛什么啊!没我爸前年借给你一万块,你妈现在都进土了,你弟弟更连大学都上不起!穷逼一个,你拽什么啊!”

  “我牛不牛,我自个清楚,你俩收没收好处,自己更清楚。”

  叶峰毫无收敛。

  叶豪再也压不住怒火,噌一下就站了起来!指着叶峰的额头,愤愤道:“你小子真是翅膀硬了!过河拆桥啊!告诉你,这院子是你爷爷的遗产,我也有份!你真不识抬举拒绝签字,那我就先签字将属于我的一半院子卖给浩哥!到时候鸡飞蛋打,你哭也别怪我狠,只能说你小子太贪!不是玩意!”

  恶语连连,强词夺理,叶峰听之脸色就愈加的铁青了。

  自己就这么一个叔,老爸临死前,都挂着对方没有儿子,嘱咐叶峰将叶豪当爹孝敬养老,而此刻自己这叔叔,却这般不顾亲情,阴险耍赖,叶峰的一双拳头,都攥的没了血色!

  “爹,你跟他废话什么!浩哥,这事你看着办吧,我和我爹不管了,我们那份家产卖给你!这人不是我哥,打了也跟我家没一毛钱关系!”

  叶姿拉着父亲叶豪便就去了院门口。

  光头浩哥闻言,也已经站了起来,一个眼神三个小弟都阴狠的笑了!无形中恶霸痞子的煞气,就将叶峰全身笼罩,让小院中犹如刀剑悬立心口,让人心惊胆战!

  下一刻几乎没有任何预兆,浩哥便直接一拳朝叶峰的脸砸去!其余三名小弟更是拳脚朝叶峰围攻!早有防备的叶峰,在这一霎猛然抓起了地上的板凳,躲过浩哥一击,直接板凳砸在了对方头上,听声见血!其余三人拳脚还没接触他身子,便见叶峰凌空一跳,顺势板凳甩出一圈,三人都惨叫被打中了身子!

  其中一名小弟被打的脸庞黑紫,暴怒下抬脚竟朝袁玉兰踹去!

  幸好叶恒飞快过去抱住母亲,挨了这一脚,不过那名小弟第二脚还没踹去,便被叶峰用更狠的一脚,直接踹飞了,人砸在墙上落地的时候,就变成了烂泥一般软绵绵的站不起来了!

  “谁还想来?!不怕死,我就陪着!看谁倒霉!”

  叶峰满脸戾气,双眼圆瞪道。

  浩哥已经昏迷地上,砸墙的小弟也吓得身子狂抖,其余两名鼻青脸肿的小弟一看叶峰这拼命的杀气,惶恐中赶紧背着浩哥与砸墙的小弟,狼狈逃跑出了院子,不久便听见面包车疾驰驶离了街道。

  原本幸灾乐祸,想要看热闹的叶豪叶姿,这下也是看傻眼了,表情如遭雷击!

  似乎都无法接受,以往低调怯弱的叶峰,怎么一下变得如此刚猛,如此能打了?记忆里这小子似乎一直很怕事,就是打架也是真被人打急眼才适当还手。

  叶峰自然没兴趣去解释,其实他也感到了几分震惊!因为他发现自己变异的双眼,似乎可以诡异的捕捉到别人打来的拳脚轨迹,让自己可以更快更准的做出还击,而且自己的体质似乎也变了,浑身仿佛有了使不完的劲!

  过去拍了拍叶恒衣服上的脚印,叶峰道:“没事吧小弟?”

  “没事,我骨头硬。”

  叶恒脸色发白的道。

  而母亲袁玉兰虽说没被打到,但还是吓得脸色惨白,身子止不住的发抖,毕竟她只是一个柔弱的中年女子,怎敢惹了那些地痞流氓?

  叶峰点头,拍了拍叶恒的肩膀,返回房中出来后便就径直走到了叶豪父女的身边,“这是先前借的一万块,现在还给你,没事的话请走吧!”

  叶豪闻言,气的脸色发黑,青筋跳动!“行!算你小子狠!等会浩哥来收拾你,你别后悔!反正我告诉你,这院子有我一份家产!我的肯定卖给浩哥!”

  “爹,你傻啊!凭什么只要一万块!他借了整整一年,有种你连利息一起还了!你也别多给,就按照五倍银行利息就成了!叶峰有种你就给!”

  叶姿站到叶豪的前面,涂着很厚粉底的脸上,满是恼怒与轻蔑。

  这就是自己一直忍让的妹妹?

  叶峰感觉,自己以前眼真瞎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