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险阻

若生自觉理亏,于是再也没脸说下去。

她悻悻将书重新捧了起来,捧得高高的,将自己一张脸全部挡在后面,这才重新发话问道:“知道是来做什么的吗?”

扈秋娘摇了摇头:“这就不得而知了。”

若生听着,心头不免有些发愁。

昨儿个自己贸贸然说出口的话,分明还在耳边,苏彧这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