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大雨

范筱筱知道王大伯所言何事,她抬起头隔着雨幕对上了那一双审视自己的眼睛,耳畔是雨水打在江面上的声响,两人没有说话对视着,一时间气氛有些冷了下来。

雨水顺着蓑衣浸入了内衫,打湿了蓑衣里头的夏衫,粘腻的感觉让人有些不好受。范筱筱眼睛也不眨地看着眼前这个刚毅的中年大伯,对方对范氏的维护让她有些说不上来的羡慕和感动。她是个孤儿,一出生就被遗弃的那种。自小到大,从未有人维护过她,范氏是第一个。而现下,王大伯和王大娘则是维护着范氏。她范筱筱知晓自己从来不是一个纯粹的善人,但是她从不恶意算计对自己好的人。

“您和王大娘对阿姐很好。”

而范氏,对她很好。她从小到大算计的人是不少,但是她从未算计过一个对她好过的人。

爱屋及乌,她也不会伤害对范氏好的他们,至少目前不会。范筱筱定定地与王大伯对视着,黑白分明的眼里满是坚定与坦然。

王大伯看了她良久,突然就轻笑出了声。

“呵,你这丫头有些意思,我自然是知晓你没有恶意。否则不会在走之前对我说你会把前门打开,带着姐姐侄子从后院离开了。但是!”

王大伯话锋一转,语气有些严肃道:“这种半威胁的方式,你最好不要用在范娘身上!知道吗?”

范筱筱心下微暖,知道了王大伯只是担忧她算计威胁范氏,这才出言警告。

“放心吧大伯,我不会的。”

谈话间,雨越下越大了。范筱筱几人披上了蓑衣,她们不敢停靠岸边,只得冒着雨划船。就这么顺着水流划了约莫有半个多时辰,江面上的水变得有些湍急,这才逼着五人不得不靠到岸边。

“找地方把船藏起来,雨太大了,再划下去太危险了。”

范筱筱看了一眼有些蔫吧的小宝,皱了皱眉,又加了一句道:“而且小宝会受不了的!”

“行!老婆子和我去藏船,你们在这里等着我们。”

说罢,几人摸着黑,艰难地上了岸,王大伯和王大娘拉着船进了芦苇荡。范筱筱走到范氏身旁,看余小宝耷拉着脑袋不想说话的样子,便想伸手摸了摸余小宝头。

但是当她的手触碰到小宝的额头之时,手下的微微发烫的温度让她顿时一惊。

“阿姐!小宝额头有些烫啊!”

范氏也是一惊,连忙去抱小宝。

“是啊!这!这怎么办!?”

此时王大娘夫妇已经藏好了船走了出来,见两人围着小宝一脸焦急的神色,不解道:“怎么了这是?”

“小宝他发烧了!走,我们要找个躲雨的地方!”

范筱筱拿起了范氏手里的包裹,让她能够方便抱着孩子。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心下有些着急,虽然说发烧在现代不是什么大病,但是在古代这却是能要人命的。何况小宝还只是个三岁大的孩子!

几个大人不敢犹豫,将蓑衣给孩子披好之后,就一脚深一脚浅的就摸黑朝着山林里走去,期望能够快点找到一个避雨的地方。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这处山林王大伯几年前打猎来过,在他的回忆加持之下,终于在一个峭壁下发现了一个暂且能够躲雨的石壁山洞。

他们在里面找到了些没有被淋到的枯枝,点燃了一簇篝火。几人借着火光这才发现余小宝的小脸已经是一片潮红,他微眯着眼睛,小嘴张开喘息着,看起来是十分难受的样子。但是就算是这样,这孩子竟然没有哭闹过半分。

范筱筱有些心疼他,这个孩子太懂事了。想起不久前这孩子还同她笑闹,要她多吃点饭的样子,范筱筱不自觉地捏紧了手上滴水的斗笠,咬了咬牙,冲着王大伯说道:“大伯!你和我再出去一趟!大娘,阿姐,你们烧壶热水,记得给孩子烘干衣服之后就立马把他裹严实一些。我们马上回来!”

说罢,范筱筱没有让范氏说出拒绝的话来就带着王大伯出了山洞。好在此时外头的雨已经渐渐有变小的势头,乌云间月光撒了下来。

“王大伯你认得野姜吗?”

“认得!你和我来,我晓得哪边可能会有!”

两人就一前一后地走向了一个竹林,借着月光他们二人找了好大一会儿,终于是在这个竹林里挖到了几株野姜。

回去后,水已经是烧的滚开。范筱筱就着雨水将野姜大致洗了个干净之后,就连忙拿着柴刀将这些野姜敲散了开来,扔进了沸腾的水里。

“阿姐,咱家的蔗糖呢?”

范氏翻了翻放在一旁的包裹,从里头掏出了一个小小的油纸包递给了范筱筱:“诺,全在这里了。”

“好。”

接过了糖之后,范筱筱直接打开把糖都扔进了水里。一时间野姜的辛辣混着蔗糖的甜味就随着沸腾的汤水涌了上来,范筱筱知道这是差不多了,连忙将锅端远离的火。姜糖水味道霸道,一下子山洞内就弥漫了一股又甜又辣的香味。

“好了,一会等这姜糖水不这么烫了就给小宝喂下去,然后给他吧衣服裹紧,只要发了汗就没事了。这汤水做的多,大家都喝点。”

“这……孩子,这还是让小宝喝吧,我们没事的。”

王大娘看着那姜糖水,有些不能下嘴,那是余家所有的糖啊。

“无事的大娘,就喝吧,听二丫的!她这丫头从小就聪明,不会有错!况且今日救回二丫,我还没来得及登门拜谢呢!”

范筱筱微微一怔,没想到自己能够被救还与王家有些联系,心下更是感激。

“是啊!大娘!现在是紧要关头,我们不能得风寒!”

王大娘还要犹豫,只见王大伯走了过来,端起碗舀了两碗姜糖水,吹凉一些后,一碗递给了抱着孩子的范氏,一碗自己仰头后便喝了下去。

“喝吧。这丫头说的对,接下来还不知道要面临什么,我们都得好好的。”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