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快走!!!

没有时间让范筱筱犹豫,她几乎是在王大娘说完的瞬间就跌跌撞撞的进了房吹灭了灯,拿起了桌上的火石,还有挂在门上的蓑衣斗笠。

“阿姐!别愣神了!家里可有姐夫留下的武器!我们要走了!小宝去灶房里拿上糖和盐。快!”

范氏有些慌神,听到妹妹的话之后,连忙转身进了里间去找丈夫留下的柴刀和弓箭。余小宝,迈着小短腿就往灶房去,而范筱筱推开了门,扫了一眼远处已经乱成一团的村头。咬了咬牙,追上了数米外赶着牛车的王大娘一家,急急交代几句之后,她便快速跑回了院子。

片刻之后,三人就从后院门离开了,趁着夜色的遮挡上了后山。土匪的声音远远的从村里传了过来,范筱筱回头望了一眼,村子的东头,已经是一片火海,依稀还能听见农妇的惨叫和哭喊。

她转过了头,继续埋头往山后走。心里对于这个吃人的时代,终于有了个浅浅的认知——饥饿、暴动、天下动荡,人活着真的太难了。如果不是范氏的家离着村子远,如果不是隔壁家的王大娘好心告知,那今天她们还有命逃吗!?

心底就像是压了一块石头,她憋着这股劲,逼着自己跟在范氏的后面。

“二丫,你能撑得住吗?”

范氏有些担忧的看了她一眼,有些怕她撑不住。

“我还行,阿姐我记得绕过了后山那边有河,姐夫以前藏的独木舟还在吗?”

范氏点了点头,扒开了挡住前路的茅草:“在的,我有时还要去打渔的。”

山下土匪已经推开了余家的小院,怒骂声夹杂着不堪入耳的脏话传上了山。

“他娘的,不是说这户也有个带个娃娃的女人吗!居然跑了?!”

“灶还是暖的!人没有跑远!”

“老大!后院门是落了栓的!她们是从前门跑了!”

“别放跑了!上面交代了!这个村的女人和孩子都要带回去!”

“看这里还有牛车的痕迹!哈哈!他们难不成还以为我们是走路来的?一群蠢妇!走兄弟们!追上去快活!”

马声嘶鸣后,就是雷雨一样的马蹄声。走在后面的范筱筱将这些都听了个囫囵,她捏了捏手心的汗,不晓得前头的王大娘夫妇有没有将她的话听进去。若是没有,那今日她就是罪孽深重了。

那牛车的痕迹是王大娘家留下的,通往的是与他们不同的方向。若是土匪跟着牛车往那处跑了,再返回来要抓他们就难了。

所以她是故意虚掩着大门之后,又用了一根细线落下了后院的门栓。果不其然现下土匪们去追了牛车。

想到这里,范筱筱抿了抿唇,心里满是忐忑不安——若是王大娘夫妇没有将她的话听进去……

走在前头的范氏咦了一声停下了脚步,小宝探出头,看清了前面的人之后,糯糯地喊了一声:“王爷爷!王奶奶!”

前面的两个人影脚步一顿,回头一看,可不就是王大娘夫妇二人吗!范筱筱松了一口气,看着两人浑身完好的模样,心底的大石头重重地落了地。

“大娘?你们不是?”

范氏走在最前头,没有听清下头土匪们的对话。她有些闹不明白王大娘他们不是逃了么,怎么也在后山。

“边走边说。”

王大伯掂了掂身上的包裹,扫了一眼最后面的范筱筱。众人脚下不停,王大娘牵起了小宝,向着范氏说解释道:

“这事多亏了你妹子,她在我们刚走出去几步的时候上来和我们说了,土匪肯定是有马的,让我们别坐牛车去后山过江走。我俩寻思有道理,便弃了牛车,回了家从后院出来。为了让那群畜生不发现,我出来之后,老头子栓好了院门翻墙出来的。”

说完,王大娘还感激地看了一眼范筱筱。这给范筱筱臊得一个大红脸,连着耳朵根都有些发烫。

接下来的路,几人无话。约莫走了半刻鈡之后,他们就到了江边。范氏将藏起来的独木舟拖了出来,而王家夫妇也从芦苇丛里拖出来了一条小船。

“范家妹子,你晓不晓得划船?”

被王大伯点名的范筱筱摇了摇头,王大伯冲着王大娘道:“你去帮着范娘划,这范家丫头坐咱家的船,土匪他们应该已经追上了大黄,现下指不定反应过来了。你们两个妇道人家一起划能快些!”

这话说的不假,牛车速度慢,被追上是迟早的事情。几人没有犹豫,按照王大伯的安排做上了船。

在他们一行人驶出江岸三里余外后,王大伯看着船上乖巧坐着的范筱筱,眼神冰冷。

“丫头,你最好没有什么坏心思。”

天空里闷雷滚滚,雨,终于是落了下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