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买卖

夏日的午后闷热得不见一丝风,太平镇上的集市街头,因着这高温的天气,来往的人少了许多。

而买卖奴仆的地方,今日人更是少的可怜,仅仅两三个人牙子在树荫底下唠着闲磕。被关在木笼子里的范筱筱低垂着脑袋,望着手上绑的死死地绳子愣神。

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一个新时代三好青年,知名网站生活向阿婆主!——居然有朝一日会被当成货物一样被买卖!?她可是刚拥有十万粉丝的知!名!Up!主!要不是下雨天去抓龙虾……

想到这里,范筱筱就想抬手给了自己一嘴巴子。抓龙虾!就是她好端端的不去买龙虾,非得下着雨去塘边抓!结果好了,她因着下雨天池塘边湿滑,失足掉进了水塘里头。一下子给她穿越来了这个什么周朝,还好死不死就穿到了一个和自己同姓的小豆丁身上!

说起来这小豆丁比她惨多了,早年间亲娘离家出走扔下他们不管,家里又穷的叮当响,吃不饱穿不暖。明明十三岁的小女孩,看起来却是像个十岁不到的干瘪小豆丁。加上亲爹前几天才嗝屁,继母转身就为了挣那一钱银子,把她领集市上给卖了。

那人牙子也是个黑心肝的,小姑娘被卖到这里之后,两天没给过一口吃喝,天晓得啊!这小丫头已经是在她那恶毒继母的手底下饿了三天了!

就前天夜里,小丫头挺不过饥饿,范二丫就变成了范筱筱。

想到这里,范筱筱就是叹了一口气。那小姑娘是走了,永远不要担心饥饿和被自己那个尖酸刻薄,恶毒心肠的继母和她的那对儿女使唤了。但现下,她的未来可不太好啊。

范筱筱抬眼望了一眼树底下懒洋洋扇风的黑胖女人,又扫了一眼关着自己的木笼子。晨日里,她以死威胁跟那女人要了一块剌嗓子的馍,还有水,保证得了她今日不会被饿死。但是再饿两天,怕是她也要顶不住了。

不行!她得想法子逃出去!

就在范筱筱眼珠子一转,准备装病的时候,就看见了一个面容清秀干净的妇人走向了树荫下的黑胖女人。

“你是陈大婶吧?”

黑胖女人懒洋洋的扫过那妇人缝着补丁的襦裙,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句:“是我,娘子是来买人还是卖人啊?”

“买……买人,是五溪村的王大娘介绍我来找您的。”

一听是来买人的,陈大婶的眼睛亮了亮,脸上挂上了笑容。

“哎哟!王大娘可是我的熟人!娘子这边来。”

灰色衣裳的妇人显然是有些不习惯这种热情,有些局促的拧了拧衣角,跟在陈大婶的身后。在看到了范筱筱的时候,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神色。范筱筱瞪大了眼睛看她,眼神里有片刻的惊愕。

待反应过来后,连忙给那妇人使了个眼色错开了眼去。陈大婶背着身去拉木笼的门,没有注意到两人的眼神交流。

“娘子是需要个什么样的?”

妇人把自己的视线从范筱筱身上移了开,落到了木笼子的门上。

“就……就莫约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就好……”

“有有有,娘子看这个如何?是个农家的孩子,勤劳能干呢!只要一两银子”

范筱筱旁边的小女孩被拉了出去,像个货物一样被拉陈大婶推搡着。妇人脸上露出了一丝的不忍,而后似是想到了什么摇了摇头:“她……她贵了,有……有没有别的?”

陈大婶一愣,扫了一眼笼子里剩下的范筱筱:“还有个大点年纪的……”

说罢,她把范筱筱拉出了笼子。那力气大的,直接把范筱筱拉了一个趔趄。饥饿让她眼前直冒星子,走路都打着哆嗦,只能靠陈大婶的钳制才能将将站稳。

那妇人看她这样,有些急急地说:“她……她怎的看起来病恹恹的!”

陈大婶还没回话,范筱筱似是应证这句话一般,开始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这给陈大婶吓了一跳,寻思这丫头莫不是前几日着了风寒?

而那妇人一看范筱筱咳嗽的样子,声音更是大了些了:“她怎的还咳嗽了!?”陈大婶没有注意到妇人的神色,只当是这农妇嫌弃这丫头体弱。她拧着眉头,看着范筱筱一副真要将肺都咳出来的模样,心下有些疙瘩——不行,得把这丫头卖了,若是再留下去,怕是要亏药钱了!

虽是这么想的,但陈大婶在扫过范筱筱那张初见点颜色的脸时,眼中还是闪过了一丝可惜的神色。

“哎呀,这丫头虽是瘦弱了些,但是胜在长得不错!日后还能给自家小子当个童养媳的!这样吧,念着是王大娘介绍你来的,我给你算便宜些!九钱银子!”

妇人听这陈大婶的话,狠狠的皱起了眉头,刚想开口说话,就看见了范筱筱的手不着痕迹地比出了一个向下的手势。话到嘴边一顿,稍稍犹豫之后妇人这才重新开口

“我……我是要来干活的,婶子莫说笑。这丫头看上去病怏怏的……怎的值得九钱!罢了罢了,我……我还是去别处看看吧。”

说完,竟是真的要转身离去。陈大婶这才有些急了,连忙上前拦住她:“哎哎哎,娘子留步!那七钱!七钱总使得把!”

范筱筱又是捂着嘴咳了两声,她用力咬伤了自己的舌尖,指缝里便渗出点点猩红。陈大婶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不动神色的挡住了她。看着妇人脸上还是有些犹豫的神色,陈大婶又想到了方才那抹猩红,咬了咬牙:“五钱!真的不能再少了!”

“……成,那就她罢……”

两方签字画押,妇人收好了卖身契之后,便带着范筱筱出了太平镇。在确认身后无人跟着之后,妇人这摸着范筱筱枯草一般的头发,扑簌簌的落下了泪:“受苦了……”

不知道是不是原身的记忆影响了范筱筱,还是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从未感受过这种亲人关怀的滋味,听见眼前的人说她受苦了的时候,范筱筱的眼圈也红了。但是她实在是太饿了,眼前直冒金星,两眼一黑,就呢喃着昏了过去……

“阿姐……”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