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惊雷

范筱筱重新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一阵阵香甜的食物的味道钻进了她的鼻腔,嘴里的口水在不停地涌动——好饿……

对食物的渴求,让她微微抬起来重如千斤的眼皮。豆大昏黄的烛光照亮着眼前这间不大的简陋卧房,饥饿让她思维有些迟缓,一时没想起自己这是在哪儿。

草席做的门帘被人掀开,一个瘦小可爱的小豆丁颤巍巍地捧着一只碗走了进来,见范筱筱微睁着眼睛看他呀了一声:“呀!姨姨醒了!”

被这豆丁一喊,范筱筱想起来了自己这是在哪儿了——原身的姐姐家!

说来也是丢人,她被原身姐姐救出来之后,刚坚持着走出太平镇喊了对方一句姐就饿晕了过去。眼前这个小豆丁,可不就是原身的侄子——余小宝嘛!

“小宝……”

“姨姨快起来吃饭饭,阿娘熬了好久的小米粥。”

范筱筱的话被小宝堵了回去,低头一看,那只陶碗里头是满满的,金灿灿的小米粥。那温暖香甜的味道正是来源于此。

范筱筱本能地咽了一口口水,连忙趴到了床边接过了他手里的小米粥,一口气干下去了半碗。

“姨姨慢些,莫呛着。”

余小宝看着范筱筱狼吞虎咽的样子有些怕她呛着,伸出的不怎么见肉的小手一下又一下得帮着她抚着背。

不知道是不是小宝的力道太过于温柔,又或者是手里的小米粥太软烂清甜,带着一股子家的味道,范筱筱的眼泪瞬间就从眼眶里滚了出来。

“哎呀,姨姨怎的掉金豆豆了!别哭别哭,是不是饭饭太烫了?小宝吹吹!”

说罢,小宝就真的鼓起了腮帮子对着拿小米粥呼呼。

范筱筱擦了擦眼泪,摇了摇头。

“没,没事。是你阿娘做的饭饭太好吃了,姨姨感动的。”

“唔,这个样子呀,那姨姨多吃点!”

喝了半碗粥,范筱筱就控制住自己慢慢地小口喝了起来。这副身体饿太久了,一下子吃的太快怕是会受不了。

范氏端着陶锅走进来的时,范筱筱正巧喝完手里的粥。

“二丫喝完了?碗给姐再盛一碗。”

范筱筱摇了摇头:“不用了阿姐,我饱了,在吃就浪费粮食了。”

这话是假的,一个饿了那么久的孩子怎么可能只喝一碗米粥就饱了。但是范筱筱是知晓的,原身的这个姐姐嫁的是一个猎户,家中本就没有田地,全靠姐夫打猎捕鱼。而且她那姐夫去年上山打猎就没回来,人们都说是被狼吃了。

孤儿寡母,她这姐姐家的条件用脚趾头想想也能知道不怎么好,更何况还从人牙子手里买回她花了五钱银子呢!

范氏还想再劝,但见范筱筱把陶碗一放,还打了一个饱嗝的样子,这才歇了想再给她添粥的心思。

“那小宝去给姨姨把饭饭放井水里凉凉,明天早起还能吃的呢!”

说完,余小宝就拧着小小的身子要端着粥往外走。

“诶诶诶!小宝!明早吃是要坏掉的!你和阿娘吃掉好不好?”

范筱筱急着起了身,伸手想要去拦小宝,但是小宝小身子一扭就是不愿意答应。范氏笑眯眯地看着这一大一小一番讨价还价,最后是三人一起将剩余的粥喝完,这才了事。

而正当范氏端着陶锅准备出去灶房刷洗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咚咚的敲门声。那声音急促,屋内三人面面相觑,不明白这么晚了怎么还会有人过来。

“小宝他娘!小宝他娘在不在!”

范氏听出来了这是隔壁王大娘的声音,连忙走到了院子里应道:“在的,王大娘,出什么事了?”

隔着门,王大娘的声音有些发闷,但是那种焦急和恐慌已经穿透了木板。

“小宝她娘啊!快些带着小宝逃!村外来了一窝土匪!”

“老婆子!快些!要走了!!!”

“诶!来了来了!快逃吧!!”

一道闷雷划破了夜空,陶锅砸落在地发出砰的一声,挟着王大娘惊恐的声音狠狠地在范筱筱的耳边,炸了开。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