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星际

蓝梓玥匆忙的套上衣服往外走,接到上面的命令,又有命案发生,虽然赶时间,可蓝梓玥的脚步又稳又快,可见是位练家子。

“来了。”还没等蓝梓玥打开车门,黑色商务车的门就被打开,里面坐着一位沉稳的中年男人。

“嗯。”蓝梓玥迈步上车,清冷的神情,给人一种生人勿进的感觉。

中年男人并没有在意,已经习以为常,把随身携带的笔记本打开,指着上面的地图道:“命案发生在这里,死亡时间十点零三分,凶手是一名古武高手,现在已经向市区外的森林保护区窜逃。”

蓝梓玥看了一眼电脑上的时间,距离命案的发生已经过去三十五分钟零五秒,一名古武高手,现已逃窜,难怪会叫上她。

中年男人把具体情况讲完,侧目看向蓝梓玥:“抓住凶手的事就靠你了。”

“是。”冷清悦耳的女声,蓝梓玥在脑海中过了一遍此次事件,如果她是凶手,逃窜到森林之后,会往那个方向去呢。

商务车的速度很快,到达市区外的保护森林,两人走了下来,蓝梓玥看了一眼中年男人,直接进入森林保护区。

中年男人转身回了车上,耳麦中传来声音:“警队已经出发,预计十点五十分到达。

“让同志们都小心一点,凶手的武力不是普通人能对抗的,必要时开枪击毙。”中年男人说这话时,情绪没有一点波动。

耳麦里很快传来回复:“收到。”

而已经进入森林的蓝梓玥,正在搜寻可疑的线索,因为这片森林是保护区,树木非常的茂盛,不时还有野兽出没,各种痕迹让这次准备增加了不少难度。

一心一意追寻凶手的蓝梓玥,并没有注意到脚下,一瞬间只觉得身体僵硬,接着剧痛,毫无征兆的倒在地上。

躲藏在附近的男人冷冷一笑,走出来踢了踢蓝梓玥,确实她没有了气息,才翻开她的身体,捡起一片拟真的枯叶,起身离开。

异常的响动,让坐在车中的中年男人心里一紧,绷紧着脸,抓着电脑呼喊。

“蓝梓玥。”

“蓝梓玥,收到请回答。”

细微的蓝光闪了闪,不停的有声音,却始终没人回应。

蓝梓玥醒过来时,立马从地上蹦起来,浑身的剧痛,也没影响她查看四周环境,低头看脚下,没发现可疑物。

“大意了,****。”

确定四周没有危险,敏锐的她察觉到了不对,她记得之前看到的树木没有这么巨大,位置也很不对。

就算她在深山老林中也没看到过如此巨大的树木,低头想要查看身体的伤势,她总算发现了异常。

浑身是伤,还有着血迹,黑漆漆的双手,稍微破烂的衣服,空气中的很不舒服的陌生味道,闭着眼脑海中陌生的记忆。

她有些不懂了,什么时候她多了这么多记忆,一个陌生的世界,记忆中告诉了她很多,却又感觉少了很多。

猛的睁开眼,蓝梓玥非常肯定,现在的身体不是她的,这也不是她所在的那个世界了,迈步忍着疼痛去寻找。

在森林的不远处看到一辆黑漆漆,还冒着烟,明显报废的悬浮车?

“星际时代?”

蓝梓玥有些不懂,她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为什么会在别人的身体里,虽然同名同姓,可性格完全不同。

记忆告诉她,悬浮车上只有她一人,揉揉头疼的脑袋,直接坐在地上,她需要时间,消耗推翻她以前的认知甚至是世界观。

突然出现的旋涡,莫名其妙的疼痛,这其中有什么关联?

导致她现在处境的罪魁祸首吗。

蓝梓玥迷茫了,虽然她是二十一世纪的人,可从小接受训练,和各种各样的教导,也没想过这么离谱的事啊。

还有现在的身份可不简单,跟她以前的家族,不相上下,一个星际隐世家族的大小姐,性格活泼,甚至叛逆,被家人宠爱。

一个现代古武世家的继承人,从小接受严格的训练,被严厉的要求着,性格冷清且稳住,刚成年就被丢出来历练,在国家特殊部队担任职位。

完全是两个极端的存在,为什么会有牵扯?

唯二的共同点就是,同名同姓,爱穿蓝色的衣服。

想到这位大小姐,发生意外的原因,蓝梓玥有些惺惺相惜,离家出走闯荡自己的世界,打造一番属于自己的事业。

而不是被家族庇护,她懂事以来无数次的想法,离家出走已经成功了,闯荡世界慢慢来,打造属于自己的事业。

蓝梓玥靠在树旁沉思,族人们都爱权势爱钱,出来历练之后,遇到的人不是爱钱就是爱权势,就算是这个星际时代,信用点和权势也都是大家所爱的。

钱、权=事业。

足够的钱就会有权=搞事业。

搞事业=钱和权势

蓝梓玥从这一刻起,爱钱之路一去不返。

至于回到家族的事,被她抛在了脑后,好不容易离家出走,为什么不闯荡一番,有了自己的事业再回家呢?

至于现在的处境,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

咕噜咕噜咕噜...

肚子响起,蓝梓玥从地上站起来,去漆黑破烂的悬浮车里寻找一番,没有找到所谓的营养液,可能是跟着悬浮车一起烧没了。

没有了食物,那就自己找呗。

她知道这个世界,跟以前的世界完全不一样,有传说中的精灵族,还有兽人族,水族,就是鲛人。

还有人类的共同敌人,星兽、虫族。

蓝梓玥不由的想到了,自己的精神力,好像是B不算强,也不差,毕竟分为SSS,SS,S,A,B,C,D,E,F九个等级。

貌似这位还在上学,今年刚刚成年,二十五岁,人类普遍年纪三百岁,二十五岁实在是太年轻了。

虽然平白老了几岁,可寿命增加了这么多,还是很让人高兴的,蓝梓玥想笑,可勾了勾嘴角,表情有些僵硬。

一点不习惯呢。

也不知道那个世界的自己怎么样了,还能回去吗,父亲要是得知了自己的消息,他会悲伤吗,毕竟是费了很多心思才培养出来的继承人呢。

属于星际蓝梓玥细腻的心思,又伤感了起来,情绪不由自主的来,眼泪都掉下来了。

抹干脸上的泪珠,蓝梓玥面无表情,这种情绪,让她有些突然。

眼泪止不住的流,她还控制不了,冷冷的出声询问:“没死吗。”

没人回应她,甚至情绪都没有一丝波动,哭好像是她的本能,那种情绪好像就是她的一般。

这种无法控制的事,就算冷静如蓝梓玥,也有了情绪:“出来。”

眼泪还在掉,并没人回应她,身体也没有异样。

“小朋友,你在叫我吗。”苍老的声音突然出现。

蓝梓玥把脸上的泪水擦干,一种惊奇的情绪,甚至好奇的看着四周。

蓝梓玥努力平静,这种不属于自己的情绪出现,让她对苍老的声音都不想回答,可她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小朋友怎么不说话,你不是在找我吗。”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

“哦,我不是在找你。”蓝梓玥冷冷清清的回了一句,四周并没有人,这声音是怎么出现的,见鬼了。

“好吧。”老人的语气中能听出浓浓的遗憾。

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出现在这里的人类呢,这小朋友看着还挺有趣,老人直接现身。

眼睁睁看着一棵树变成一位人类,地上留下一个超级大的大坑,蓝梓玥长大了嘴巴,思绪已经乱码了。

见鬼的情绪,果然不是自己的身体,一点不听话,蓝梓玥把嘴巴合上,脑海中闪过一个想法,直接问了出来:“你是精灵族?”

“小朋友很有眼力啊。”老人的面孔很慈祥,笑着的时候,给人一种亲切感,间接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蓝梓玥在老人靠近的时候,就已经在戒备,一点不受他笑容的影响,可不自觉的去看的长相,着重看了耳朵,心里有了疑惑。

不是说精灵族的耳朵跟她们的不一样吗。

“小朋友别这么紧张,我不会伤害你,欢迎你来到精灵族做客。”老人的语气很真诚,甚至眼神、情绪都看不出破绽。

蓝梓玥没有放松,不属于她的好奇心发作了,忍不住询问道:“这里真的是精灵族啊,你长的可真好看啊。”

现在星际时代,基因进化了很多,每个人都很赏心悦目,可像老人这么好看的,却也不多。

“谢谢小朋友的夸奖,你也很好看。”老人眼中带点疑惑,他能感受到女孩的敌意,可说出来的话又很真诚。

真是一个矛盾的人。

“你可以叫我木知,请随我来。”老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迈步往前走。

蓝梓玥迟疑了片刻,跟了上去,记忆中精灵族很神秘,她既然来到了这里,没有精灵族的帮助,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老人听到后面的脚步声,笑意更深了,近三百年了,才来一个人类呢,她跟精灵族有缘。

树叶哗啦啦作响,老人慢慢的往前走,茂密的树枝为他开路。

森林很大,蓝梓玥计算着时间,走了近五个小时,两人才走出森林,森林外有人把守,看到老人时,恭敬的弯腰称呼道:“木知大人。”

“嗯。”木知招呼身后的蓝梓玥:“小朋友快来。”

看守的精灵好奇的看过去,还以为又有幼小的精灵出生时,却看到了蓝梓玥,没有任何精灵族的特征。

“人类。”

“木知大人,人类为什么会出现在禁地?”

“嗯?”老人很平淡的看过去,两位精灵不敢再问一句,身体都僵硬了,他们怎么忘了,竟然质问木知大人。

“这是我们精灵族的贵客。”苍凉的声音,木知转头看向蓝梓玥,态度却一百八十度转变,笑的很是温和:“小朋友,你还没告诉我名字。”

“我叫蓝梓玥。”蓝梓玥敏锐的感受到,老人对她的不同。

“蓝啊。”老人不知想到什么,对蓝梓玥的态度没变,继续往前走。

两位精灵目送两人离开,神情凝重:“我们精灵族可能要变天了。”

“也许是好事。”另一人喃喃道:“我们不可能一直不出世。”

“你说的对。”

木知带着蓝梓玥来到一群古老的建筑物前,带她进了最高大的一栋。

看着熟悉用木头搭建的古老房屋,蓝梓玥有了熟悉感,跟记忆中的不一样呢。

房间里有一位很美的女人,同样耳朵跟人类一模一样,懒散的靠在椅子上。

看到来人,椅子上的人立马站了起来,乖巧问好:“木知大人,你怎么出来了,她是人类?”

“没错,这位小朋友叫蓝梓玥,灵兰,好好招待我们的贵客。”老人的话颇有深意。

木灵兰听到贵客两字,瞳孔一缩,很是尊敬道:“是,木知大人。”

“小朋友受伤了,你让人送药过来,给她看看。”木知说完这话并没有离开,而是坐了下来。

“你好,我叫木灵兰,请跟我来。”木灵兰稳住自己的情绪,温柔的看着蓝梓玥。

蓝梓玥感受到善意,跟随在木兰灵身后,她身上的伤确实需要伤药。

清凉的药水涂在伤口处,伤口肉眼可见的愈合,蓝梓玥眼睛不眨的看着,心里赞叹不已,这伤药可真好啊。

要是那时候有了这种药物。

甩甩了脑海中的想法,她知道星际还有一种修复仓,断手断脚躺进去,都能完好无缺的走出来呢。

“这一套衣服你试试,看看能不能穿。”木灵兰把衣服递过去,还有些不太好意思,这套衣服还是她以前穿过的呢。

“谢谢。”蓝梓玥接过崭新的衣服,心里有些可惜不是蓝色的。

穿着纯白的长裙走出来,修长的双腿,白暂的皮肤,在阳光下都能感受到那种奶白的光晕。

湿漉漉纯黑的头发,还滴着水珠,小表情微微疑惑的看着木灵兰。

“真好看。”

木灵兰刚刚都看呆了,第一想法就是想摸头,怎么会有这么可爱又软萌的妹子,可气质又给一种清冷的感觉。

面容与气质结合,完全不违和,好似本该就是这样的。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