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节 外交

  这是一场世界性的灾难。

  据驻外大使馆发回的情报,各国在突如其来的病毒危机面前,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印度尼西亚的万隆和雅加达已经无人幸存。由于撰他海峡的阻拦,被病毒感染的变异人正朝着该国东部席卷。中部城市日惹的居民已经开始疏散,玛琅西面集结了超过五万人的武装部队,力求能够挡住疯狂涌来的变异生物。但就该国国防部长速诺约。达卡玛私下透露,他对这条防线目前的情况非常担忧,在密集的病毒感染者面前,人类拥有的常规武器实在没有太大的威力。

  阿根廷是病毒最先爆发的源头地,该国遭受的损失也要惨重得多。首都布宜诺斯艾丽斯所有居民全部都被感染,变异人携带的病毒已经扩散到周边城市罗萨里奥和德尔巴耶、坦迪尔一线,东部重要城市马德普拉塔局势失去控制。由于物资供应不足,饥饿的居民开始冲击银行和政府所在地,市内所有商店均遭到抢劫,暴力事件和武装袭击层出不穷。尽管阿根廷政府紧急空运了二十余吨食品,并派出两个陆战师进驻城市,最终还是没有稳定城内的骚乱。由于难民大量穿越边境,邻国乌拉圭已经正式提出抗议,要求联合国会议派出维和部队,协助阿国政府稳定当前局势。

  新德里和周边十余座城市被感染者占领,保守估计死亡人数超过三千万以上,原本防守阿格拉防线的印度国防军也全面退守至占西一带。西部城市斋普尔和阿杰梅尔已经没有任何求援信号。为了挽回局势,印军集中了六个作战师,向陷落地区发起了反击。虽然收复了两个小型城镇,却无法清除其中的病毒感染体。

  相比之下,中国虽然同样遭到病毒感染,局势却相对趋于稳定。在政府的严格控制下,所有媒体都只能在允许的范围内,以“疫情”等字词对感染区域情况进行报道。信息部对电信和网络部门进行全面监管,个人传发信息内容必须接受监控,各地区、城市党政机关工作人员以稳定为要务,尽最大努力平息当地市民可能出现的恐慌和骚乱。后备役人员全面列入整编,警察、民兵开始下发枪械,对于各种治安事件与暴力抢劫的处罚,也比正常时期严苛了许多,一旦察实,轻则刑拘关押,重则就地枪决。一时间,各地的罪案发生率反而大幅下降。

  “治乱世用重典,必须不惜一切代价维持国内秩序。任何可能引起混乱的苗头,都要彻底掐断。各级干部要严修自身,杜绝贪污腐败等现象。在这种特殊时期,绝对不能引起民众的反感。所有非必要建设性项目立刻终止,各类物资就地封存清点。由刚刚成立的资源划拨小组派出专人进行接收。同志们,这是考验你们对党和国家忠诚最关键的时候,国家和民族的未来,真正掌握在你们手中。”

  国务总理在全国省、市领导远程会议上的讲话,没有像历届大会那样在电视和广播里进行全程直播。但是所有参与会议的人,无一不对其内容感到震惊和焦虑。

  食品、药物、能源。。。。。。从各地调运集中的物资,全部列入了计划项目。临时增发的列车使铁路运力骤然扩大了数倍,各大城市纷纷启动紧急应对预案,物资的储备和工、农产品的生产,成为所有工作的重点。

  。。。。。。

  陆舆林昏昏沉沉地靠在椅子上,用微曲的手指轻揉着酸涨的头部,疲惫得似乎随时都会合上的眼睛,还在强撑精神看着桌面上刚刚送来的几份文件。

  秩序和稳定可以通过国家机器的强行介入来完成,所有依靠人力达到的目标,在共和国强大的行政机制面前都不是问题。然而,所有的这些都只能作为辅助,真正解决病毒的关键,还得依靠疫苗。

  “谈何容易啊。。。。。。”

  上将无奈地长叹着,虽然集中了全国所有的药品专家和生物权威,在首都科学院展开紧急研究,可是进展却极其缓慢,甚至可以说是毫无寸进。

  由外交部出面,约请的辉瑞、施贵宝、安万特等医药公司代表,昨天上午已经抵京。对于中方提出共同开发疫苗一事,均表示出非常浓厚的兴趣。他们同时也提出,由于R12病毒的具有非常特殊的性质,非但所有研究费用必须由共和国政府全权负担,还必须让出目前国内药品市场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占有份额。言谈间的毫不掩饰的傲慢,已经表明他们其实是在待价而沽。

  联合国大会同样也是一片混乱。爆发感染的国家,纷纷要求联大给予支援和帮助,未被病毒波及的欧洲各国,也以各种理由进行搪塞和拒绝。国际航线被彻底中断,检疫和生防部门在国境关口设置了重重哨卡,地球似乎又回到了古老的封建割据时代,所有可能带有感染源的物品均被拒绝入境,遭受惨重损失的商人和破产者每天都在自杀,相比共和国的新闻管制,国外媒体的报道,显然越发加剧了公众的恐慌程度。

  没有疫苗,所有的一切都是空谈。

  想到这里,陆舆林只觉得一阵没来由的烦躁。他合起文件夹,按下桌上的电铃,几秒钟后,一名身材高大,肩膀上佩有少校徽章的副官,推门走进了房间。

  “从成都疏散外逃的民众数量有多少?重庆方面的接收工作进行得如何?”

  “根据监控机组的最新报告,难民没有逃往重庆方向的迹象。他们甚至主动封闭了通往自贡、南充、重庆及附近各大城市的公路和铁路,前哨部队目前正沿着马尔康、阿坝一线构筑补给站。按照疏散部队最高指挥官的要求,相关的补给站将沿达日和玛多沿途设立,最后进入格尔木或者乌兰。”

  “什么?”

  听到这里,陆舆林猛然睁开半闭的眼睛,飞快点开办公桌上的电脑屏幕,在迅速调出的全国省区地图上,用醒目的红色光笔,顺着副官口中报出的一系列地名,连成一条粗大的弯曲线路。

  “新疆?他们的最终目的地,居然是新疆?”

  上将难以置信地摇着头,微张的口里喃喃着,久久地望着屏幕上情绪的红色轨迹,微微闪烁的目光里,充满了无法用语言表述的感慨。

  按照人类的正常思维,逃避灾难的最佳场所,肯定是距离最近的城市。群居的天性和相互依靠的生物本能,会让他们下意识做出此类反应。

  军部没有强行要求难民进入某个指定城市或者区域集结。这不仅会给当地政府带来巨大的供应压力,执行起来也不现实。逃离恐怖的民众需要安定和冷静,从某种意义上看,他们同时也具有相当庞大的不稳定因素。如果进入城市,肯定会带来新一轮的恐慌。与其让他们成为混乱的根源,不如直接把难民群引向人口稀少的偏远地区,重新建立牢固的居民点。

  陷入恐慌的民众,根本不会服从政府的任何命令。人都是自私的,在生存和死亡面前,他们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虽然,这样做会给更多的人带来死亡。。。。。。

  军队强行介入,肯定会引起民众的巨大反感。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损失,军委没有硬性规定疏散民众的撤退路线,只是要求沿途城市必须满足他们最基本的生活需求。同时以最快的速度调集运输力量,把这些失去家园的人们运往更加安全的后方。

  新疆,是共和国版图上最为偏僻荒凉的区域之一。如果能把上百万难民直接引向那里,后备防线的建立和准备工作,压力都会得到很大的缓解。单凭这一点,行动的指挥者和策划者,就能得到一枚拥有崇高荣誉的勋章。

  “成都战区的指挥官是谁?谢治平吗?”陆舆林舒展开的脸上,露出了几天以来的第一丝笑意。

  “是一个叫做林翔的中尉。”

  副官从手边的文件夹里抽出一份电报:“相关资料显示,他是七十五步兵师唯一的幸存者。获救后,被调入六十五机动部队。谢治平将军推荐此人担任成都战场的最高指挥。疏散民众的引导,也是他力主坚持的结果。”

  “电告成都指挥中心,林翔的军衔等级提升为少校。路线沿途的补给站必须加快建设,经过各城市、地区要在物资上给予足够的帮助。一定要让他们安全抵达目的地————”

  。。。。。。

  夹带着冰冷雨水的风吹打在脸上,驱散了刚刚聚集起来的暖意。从远处飘来的腐臭气息,刺激着人们敏感的嗅觉神经。地平线上火光辉映的爆炸烟雾,把整个天幕燃成一片肮脏的黑布。飞落在皮肤表面的灰烬和灰尘,让生活在和平时代的人们第一次觉得,自己距离死亡和战争,竟然是这样接近。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