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节 机密

  这是一场世界性的生化灾难。

  根据国家安全部通过秘密渠道得到的情报,最早的危急发源地其实并非外界传说的昆明,而是美洲国家阿根廷的南部城市加斯特雷。

  “事发后,首先涉入其中的,并不是不阿根廷政府,而是当地一家名为“商农联合”,简称“ARB”的美国农产品公司。据说,该公司以保护出口产品为由,派遣部分武装人员协助当地军警控制了局势。冲突中有多名记者被杀,所有现场资料均被美国政府封存。虽然不清楚阿国和美国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显而易见,作为阿根廷当权者的霍隆卡家族,肯定从中得到了巨大的好处。”

  说着,陆舆林从抽屉里取出几张照片:“看看吧!这是我们的特工人员从知情者手中以重金换回来的东西。”

  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使经过放大处理的照片上,那些体形干瘦,身体右侧拖着狭长骨刃的黑色人影显得特别清晰。

  孟宗祥注意到照片右下角的一排数字。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六日。

  也就是说,拍摄照片的日期,比美国人对外公布的“休斯敦大灾难”,整整提前了三年。

  “云南突然爆发的大规模病毒扩散事件,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上将眼中的目光一厉:“科研部反复对比过三年前得到的细胞组织样本,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差异。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明表明整个事件为美国方面策划,可是,单就隐瞒加斯特雷危机一事来看,美国人。。。。。。其心可诛————”

  孟宗祥死死盯着照片,上下两排牙齿紧紧地咬合在一起。因为愤怒而绷紧的面皮,显出几分趋于狂暴的狰狞。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构筑秦岭防线的部队中,没有东南沿海军区所辖野战军的番号。共和国战斗力最强的重装作战部队和最精锐的机动步兵师,以及装备最新式战斗机的飞行师和海军各个舰队,也一直保持临战警戒状态。

  必须防患于未然。

  “既然我们三年前就得到了样本,那为什么一直没有开发出疫苗?”他紧握着双拳,脑子里不由得想起那些被感染后变异的士兵。

  “不是我们的动作不及时,而是这件事情,已经超出了现有科技的水平。”

  说着,陆舆林按下桌面上凸起,与外间客厅连接的呼叫器:“关于这一点,你最好听听专家的意见。”

  “嗒嗒嗒。。。。。。”

  随着走廊里传来高跟鞋敲击地面的清脆响声,一个身材高挑,戴着扁平黑框眼镜的女军官出现在办公室的门口。剪裁得体的呢质军服,恰到好处包裹住曲线玲珑的身材,修长雪白的脖颈高高挺立在风纪上,显得庄重又不失严肃。排列在肩膀两侧的阶级徽章,准确地表明了她所拥有的上校军衔。

  “介绍一下,国家科学院军事研究部的方雨洁博士。也是我国在生物学方面最优秀的权威之一。”上将似乎早已习惯了对方的冷傲:“她可以回答你提出的所有问题。”

  “很荣幸能够为您介绍有关“迅捷猎手”的相关情况。”方雨洁打开手中的文件夹,带着似乎永恒不变的冰冷,朝旁边的孟宗祥略点了点头。

  “迅捷猎手?”中将有些不太明白。

  “就是照片上被病毒感染后的变异人。具体表现为皮肤呈黑色,身高和四肢超过正常比例百分之五十以上,手掌异化成为坚硬的骨质锐器。这种变异体行动灵活,攻击速度极快,视力为正常人的三倍以上。档案编号为R12。”

  “为什么没有能够抵抗感染的疫苗?”为了避开各种繁杂的专业术语,孟宗祥选择单刀直入。

  “因为无法研制。”

  也许是为了补充太过简短的说明吧,方雨洁从文件夹中拿出一张写满各种数据的纸页:“正常的人类共有二十三对染色体,可是在R12身上,我们却发现了二十六对。尤其是与感染前后的血样对比分析,变异体的基因链排列顺序也被彻底打乱。以我们目前拥有的超级计算机运算能力,想要测算出完整的等量基因数据,至少需要一百五十二年。因此,就目前的人类科技而言,根本不可能开发出对应的疫苗。”

  “人类科技?”孟宗祥敏锐地抓住了对方话里的关键性词语。

  “没错!情报显示,虽然美国在我们之前就得到了病毒样本,但是在疫苗的开发方面,相互的进度是一样的。”清冷的语音,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坚定。

  “可是,没有疫苗,我们该怎么遏制感染?”孟宗祥显得有些焦躁:“病毒的传播速度很快。如果感染源在城市扩散,最多只需要几个小时,所有居民都会变成这种可怕的怪物。对此,你们的应对措施又是什么呢?”

  女上校冷冷地瞟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把垂询的目光投向上首的总参谋长。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这才张开色泽艳丽的嘴唇,以丝毫不带感情色彩的语气道:“对付变异人的最佳手段,就是比它们更为高级的生物。”

  “天敌,是自然界中某种动物专门捕食或危害另一种动物的行为。前者即为后者的天敌。”

  中将脸上的不解,一丝不拉地落入方雨洁的眼里:“同样的道理,对付迅捷猎手,最好的办法就是利用R12病毒开发出更为强大的感染变异人,使之成为专门猎杀对方的天敌。就好像在鼠患猖獗的地区大量投放黄鼬、夜枭、雕之类的动物,彻底压制鼠类甚至彻底将其灭杀。”

  “更加强大的变异生物?”孟宗祥面色一颤:“那岂不是比迅捷猎手还要危险?”

  “只要能够控制,就不存在任何危险。”

  说到这里,方雨洁轻叹了一声:“变异生物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如果把地球历史追搠到最初的源头,所有的生物其实都有着共同的祖先。蚂蚁、狮子、人类,三者看似没有任何关系,其实只是生命进化过程中三种不同的选择方向罢了。被感染后的变异人也一样,只要适应病毒,同样能够产生高等级的未知生物。只要能够控制住这个关键,就能从容应对这场危机。”

  “你的意思是,已经开发成功了对应的生物兵器?”孟宗祥眼中放射出炽热的目光。

  方雨洁微蹙着眉,用纤长的手指扶了扶眼镜,目光再次望向旁边的陆舆林。

  上将沉吟片刻,缓缓点了点头。

  “为什么不把他们投入实战?”孟宗祥咆哮着吼出自己最想说的话:“如果直接把他们投放到云南或者成都战场,我们的损失根本不会如此惨重。上千万人,那可是整整上千万条人命啊————”

  “你以为我不想吗?”

  陆舆林狠狠扯开领口的风纪,长长地呼了口气,刻着深深皱纹的脸上满是无奈:“培育生物兵器可不像制造坦克那么简单,每一个改造者的DNA都不可能相同,前者改造成功的配方,施用在后者身上可能就是致命的毒药。即便当时注射没有出现身体排斥,病毒本身也会在寄生过程中,与寄主产生新的非融合斥原。从三年前得到R12原始样本到现在,总共也才开发出不到五十名基因战士。可是因此而付出生命的志愿者,足足超过了五万————”

  孟宗祥怔怔的站在原地,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美国人也得到了R12,他们在这方面的研发进度远比我们快得多。谁也不知道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基因战士是我们手上最后可用的王牌。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动用。”

  解释得够清楚了。

  为了整体,必须牺牲局部。

  上将推开椅子,从办公桌前站起身来,背起双手慢慢走到数米高的落地窗前,望着远处昏暗天幕间徐徐升起的太阳,不无感慨地说道:“死去的人并非没有价值,他们的尸骨都会化为共和国最坚固的基石。我们一定能打赢这场战争,就算未来变成一片废墟,带有龙图腾的人类,也能在地球上重建新的家园。”

  孟宗祥只觉得有一团莫名的东西堵在胸前,想说话,却又无法发出声音。。。。。。最终,只能带着军人的严肃和沉重的责任感,默默地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办公室大门从外面被猛地推开,面色苍白的机要秘书快步走了进来,用颤抖的手,把一份刚刚收到的电报摆在了桌上。

  “十分钟前,成都防线被攻破了————”

  。。。。。。

  陆航机场的塔台里一片狼籍,通讯设备杂乱地摆放在桌面和椅子上,用电线牵引话筒和耳机,从监控器的旁边滑落下来,无力地垂吊在半空,夹杂着雨水的冷风从窗口呼啸灌进,把散落在地上的文件纸页高高卷起,直到再也无法支撑,才扭曲成各种姿势,慢慢飘落在光滑的地板上。

  从张官镇返回的时候,这里已经空无一人。

  按照司令部的紧急命令,所有在编军人,无论正规士兵还是非战斗文职人员,都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赶到西九区,尽最大努力挡住疯狂涌入的变异生物。

  面无表情的齐越弯着腿,靠在冰冷的墙壁边上,仿佛一尊毫无生气的雕塑。

  林翔扛着两箱沉重的机枪子弹从库房里大步走出,整齐地码放在装甲突击车的储备舱里。

  “夜鹰II型”属于非武装运输机,配备大口径机枪的突击车,是支援战斗的最好载具。

  “为什么要救我?”沉默的上校忽然开了口。

  “因为你曾经救过我。”林翔从弹药箱里拉出弹链,熟练地卡进机枪的弹槽里。

  也许是觉得这个话题并不适合交谈吧!齐越艰难地咽下一口半干的唾液:“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异的?”

  “在昆明,我受过伤。”林翔专注于手里的工作,没有回头看他。

  齐越眼里闪过一丝苦笑。

  他早就应该猜到了。从数以万计的变异人城市里活着走出的士兵,怎么可能毫发无伤?

  林翔在忙碌着。仓库里所有可以动用的武器,几乎全都被他搬上了车。

  他一直没有主动和上校说话。

  他很明白齐越此刻复杂的心理。

  愤怒、失落、绝望、无助。。。。。。这也许是所有变异者都必须经历的过程。至少,自己就曾经有过。

  活着,但是已经不能算做是人类。这实在是一种极大的讽刺。

  就好像某天早晨从睡梦中醒来,突然发现自己变成了一条蛇、一只老虎、一只蚂蚁,甚至是虫子,那种无法想象的震惊和恐惧,会让你当场发疯。

  一个完整的人类灵魂,被禁锢在不属于人类的躯壳里。

  你能想象会是什么样子吗?

  齐越现在需要的,是一个适应的过程。可惜,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

  抱起两枝PF109式80MM火箭筒,小心地摆在H9防步兵手雷箱旁边,林翔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大步走近上校身边,伸出暖哄哄的手,用充满鼓励和坚定的语气道:“一起来吧!你会发现,自己还是一个正常的人类。”

  上校转过头,茫然的脸上显得有些呆滞,他的嘴唇微微颤动着,似乎是想要说话,又像是在畏惧和思考着什么。

  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红塔山”香烟,抽出一支点上,狠狠吸了一口,把微湿的烟嘴递塞进齐越口中,叹了口气,林翔转身跨进了突击车的驾驶室。

  通话器里一直传来急促的救援信号。不能再拖下去了。

  “别掉队,我等着你————”

  发动引擎的一刹那,他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冲着斜靠在墙边的上校用力挥舞着拳头。

  这道无形的心理障碍,齐越必须自己跨越。谁也无法帮助他。

  林翔相信他一定能够做到。

  装甲突击车缓缓开出了库房,在平整的水泥地面上灵活的打了个转,朝着远处枪声最密集的地方疾驰而去。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