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 围杀

  “一定是原始数据弄错了。这决不可能————”

  忽然,他暴怒地从仪器前站了起来,用双手死死揪紧自己的头发,口中连连狂呼:“我不可能出错,一定是那些该死的家伙弄乱了资料。样本,我需要一个新鲜的活体样本————”

  “你在干什么?”

  一个身材高大的观察员冲了过来,拦腰抱住陷入疯狂中的他。用充满力量的强壮胳膊将其按在旁边的墙壁上死死压住,狠狠甩了他一记耳光,急促而冷厉地低声喝道:“别忘了你的任务————”

  “克瑞斯,你不明白。”一脸绝望的马克抬起手,擦去嘴角溢出的血迹,哀声道:“那些数据。。。。。。它们和原始文本根本不相符。两者之间几乎找不到任何共同点。。。。。。”

  “你给我闭嘴————”

  也许是察觉到自己的动作和态度有些过分,满面狰狞的克瑞斯连忙放缓了面部的表情,进而压低语调,凑近对方耳边小声说着什么。。。。。。

  几分钟后,神情沮丧的马克从口袋里摸出一只扁酒壶,旋开盖子仰面灌了一口。定了定神,带着几分不自然,慢慢走到旁观的林翔跟前。用带有歉意和疲惫的口气说道:“对不起,我有些激动。。。。。。。希望你能理解,这些病毒样本对于研究免疫药品非常重要。我一定,不,是必须,必须要得到一个活的变异样本。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杨光正要开口翻译,却被林翔伸手拦住。

  他一直很不明白,一个汉系母语的国家,为什么会如此重视英文教育?甚至不惜以莫名其妙的英文分级考试,来阻碍共和国公民的工作和日常生活。难道,教育部那些脑袋被门夹过的官员们,骨子里都是一团用ABCD拼合起来的浓缩浆糊吗?

  不过,也得益于这种该死的填鸭式英文教育,林翔才能够明白马克等人所说的每一个字。

  活体样本。

  也就是说,他们必须抓住一个活的变异人。

  林翔可以理解生物研究对于特定目标的锁定。可是他却不明白————马克等人为什么一定要来昆明?

  如果仅仅只是捕获,完全可以选择那些人口稀少的被感染村镇。从变异人的数量而言,行动遭遇的危险机率也会大为缩减。

  他根本就不相信什么卫星观测之类的托辞。从历次战斗的经验来看,变异人似乎继承了被感染者的部分智慧。它们也懂得利用环境和建筑物来隐藏自己的行踪。区区几张照片,既不能成为证据,也说明不了任何问题。

  这些联合国观察员的目的就是活体样本。可是,他们千方百计想要得到的东西,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呢?

  “通话器二十四小时保持畅通,把所有的情况全部发回总部。两人一组结成战斗单位,牢牢盯死这些家伙的一举一动。”

  六十四机动部队的成员都是精锐。他们很快分散开来,或前或后,或左或右,从几个方向把三名美国人紧紧裹在中间。表面上看,这是最基本的散兵搜索队形。可是如果把各人所在方位和监视目标相互连接,便会惊讶的发现————被监视者的身后或者斜侧,那些正常视线无法扫及的位置,总有一名士兵在不断游走。他们脸上的神情似乎是在注意周围的动静,手里捏握的武器,却总是无意识地指向各自的目标。

  。。。。。。

  刺眼的阳光毫无遮挡的投射下来,在空寂的城市间撒上一片白花花的酷热。虽然搜索小队一直沿着街道两边的檐阴/部分行走,却无法抵挡从地面蒸腾而起的热气。从身体表面渗出的汗水,浸透了厚厚的防护服,趾袜间传来极不舒服的湿粘感,也在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向大脑拼命传达着自己想要得到释放的要求。

  “原地休息十分钟。”

  林翔擦了一把汗湿的脖子,却发现指掌间沾满了白色的微小盐粒。无奈地摇了摇头,取下挂在胸前的军用水壶,旋开盖子,凑近嘴唇一阵猛灌。

  “咕嘟————咕嘟————”

  喉咙的上下耸动,带起一阵清晰入耳的响声。所有人都在喝水,干渴和酷热,使得这种举动变成了他们此刻脑子里唯一的念头。

  忽然,林翔放下水壶,拎起斜挂在胳膊上的突击步枪,微眯着双眼,努力竖起耳朵凝神判断着从空气中传来的异响。

  连同三名观察员在内,整个小队共有九个人。

  可是,他却听到了第十个喝水的声音。

  很小,很轻。但它确实存在。

  林翔从不置疑自己感官搜集到的任何信息。谨慎和细致,往往意味着幸运和安全。

  瞥了一眼坐在对面的三名美国人,发现克瑞斯的目光正朝自己这边扫过,同样充满了警觉和探询的意味。

  他也发现了?

  林翔有些意外。

  那个声音并不大。如果不是感染后的听觉变得异常灵敏,他也不会发觉其中的异常。

  难道,这个美国人也拥有和自己同样敏锐的察觉力吗?

  “咕嘟————”

  轻微的喝水声再次响起。林翔和克瑞斯几乎同时判断出所在的方向,从各自所在位置上一跃而起,平端着手中的武器,朝着街道旁边的巷口猛冲过来。

  声音的来源,就在临街的屋后。

  一条爆裂的水管,从屋后的空地上横穿而过。清澈的自来水从破开的管口缓缓流淌出来,汪集地面的凹处,形成一个直径米许的临时浅洼。

  一个通体遍黑的变异人,俯趴在坑前,把干裂的嘴唇凑近水边,使劲儿吸畷着略显浑浊的液体。喉间上下滑动的会厌骨,不时发出沉闷的碰撞。

  “哒哒哒哒————”

  林翔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密集的子弹把水面激溅开来,搅动着淤土把池水变成一片污黄的泥浆。

  “FUCK!该死的,快住手————”

  面色涨红的克瑞斯圆瞪着双眼,如同一头发怒的公牛:“你疯了吗?我们急需一个活体样本。活的,明白吗?”

  “我只是让它不再具有攻击能力。”

  林翔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从背包侧面取出一小捆早已准备好的钢丝,手指飞快而灵巧的将其绕成一个活套,在可供呼吸的程度,紧紧勒住变异人的咽喉,又将它的左和双脚相互捆绑在一起。。。。。。最后,熟练地打了一个无法拉开的水手结,把身将近两米的变异生物,活活捆成一团躬身抱膝的棕子。

  巨大的黑色骨刃,静静地躺在逐渐澄清的污水间。和臂端连接的部位已经彻底断裂开来。十余枚连成直线的子弹,整齐地穿透了血肉制造的障碍物。它们撕开韧带,破开骨胳,把整条右臂从中部齐齐碾断。

  看到这一幕,克瑞斯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他很清楚M5G43的枪械性能。短短数秒,在如此近的距离造成切断性伤害,这样精准的控枪能力,简直可怕得惊人。

  。。。。。。

  “奥利佛,帮我压住它的大腿,我需要提取它的血样————”

  马克连一秒钟也没有耽误,他叫过另外一名同伴协助自己,双手则飞快解下背包,亢奋异常地取出箱子里的仪器。

  暗红色的血液,从变异人体内被抽出,压入试管,送进了仪器外部的接口。

  它的生命症状似乎很衰弱。好像濒临死亡的病者,仅仅只是在苟延残喘。

  但是,它毕竟还活着。

  林翔远远地站在旁边,默默地看着这一切。

  他很清楚,即便开口,这些美国人也不会告诉自己真正的答案。作为托辞,他们甚至会编造出一大堆早已准备好的借口,还有各种难以辨别的谎言。

  半小时后,神情凝重的马克缓缓收起了仪器。尽管他刻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林翔仍然能够从他微微颤抖的面部肌肉,额角渗出的冷汗,不住晃动的指尖,以及躲躲闪闪的眼神中,读出被掩盖住的恐惧、惊异、失望。。。。。。

  “我们还需要另外一个样本。”

  克瑞斯满意地搓了搓手,意犹未尽的用鞋尖踢了踢地上的变异人:“单一个体的数据可能会出现偏颇和误差,如果能够再搞到一个,或者更多。。。。。。呵呵!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林翔淡淡地点了点头。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变异人衰弱,但是捕捉这样的猎物却也没有什么困难。既然找到了第一个活体样本,在城市的其它角落肯定就能找到第二个、第三个。。。。。。如果这些观察员得到了他们想要的答案,那么到了最后,自己所知道的,就能和他们一样多。

  这里是中国,通讯器随时可以和总部联系,招来大量援兵。

  尽管在此前解救幸存者的战斗中,曾经大量遭遇过相同的对手,但士兵们却从未近距离观察过这种可怕的生物,很自然的,被俘的变异人很快成为了小队成员关注的重心。他们纷纷围拢过来,好奇地打量着放在场中的异类。

  不知为什么,林翔只觉得空气中隐隐有种危险的预兆。

  城市依然死寂,街道的尽头空旷无人,灰暗的水泥建筑冰冷的就像异样的石头。。。。。。

  没有人的地方,是最安全的所在。

  他的心脏在剧烈跳动着,双手下意识地抓紧了突击步枪,拼命睁大眼睛,竖起耳朵,观察着周围所有的一切,倾听着任何可能带来死亡的动响。

  满面微笑的克瑞斯慢慢走了过来。

  那不是微笑,而是狞笑。

  危险————

  林翔的瞳孔剧烈骤缩变成狭小的针尖。

  就在克瑞斯的身后,马克和奥利佛各自手持一枝美制M24A轻机枪,分从左、右形成扇面的夹角,把聚集在变异人附近的几名小队成员死死围为其中。

  “不————”

  就在惊怒声脱口而出的一刹那,两枝M24A也同时扣下了扳机。密集的子弹扫向猝不及防的士兵们,顷刻之间,绝命前的哀鸣和机枪沉闷的噪音,成为了飘散在城市上空的唯一乐章。

  “你们这些该死的混蛋————”

  伴随着刺耳狠厉的怒吼,林翔浑身的肌肉彻底收紧,重重扣下扳机,三十发弹匣已经在数秒内全部打空。令他惊愕的是,站在面前的克瑞斯非但没有倒下,反而从原来距离只有不到五米远的地方更加接近了几分。

  所有子弹无一命中,他回避攻击的身体速度可怕得惊人。

  “真是令人意外,遥远的红色中国,竟然也有你这样优秀的战士。”

  伸出粉白的舌头,轻舔着从死亡士兵身上飞溅到唇边的鲜红血液,克瑞斯带着残忍的冷笑不无讥讽地说道:“可惜,我不能让你活着离开这儿。”

  说罢,他使劲儿扭了扭脖子,在一阵“噼啪”作响的关节活动声中,狞笑着向前迈出了脚步。

  林翔木然地站在那里,右手斜拎着弹匣已经清空的突击步枪。

  杨光死了,李明伟死了,刘树枫也死了。。。。。。

  除了自己,整个搜索小队的五名中国籍军人,全都死在突然袭击的枪口下。

  其中固然有疏忽大意的成份,可是这三个美国人的实力,也的确强的可怕。

  他们非常准确地把握住了人的好奇心理,恰到好处的脱出了控制范围,巧妙绕到警戒者的身后,在对方警惕意识最为薄弱的时候,发起了雷霆万钧的致命一击。

  干净。

  利落。

  漂亮。

  尤其是挡在身前的克瑞斯,他显然察觉到自己与旁人的不同,专门分出来对付自己。

  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联合国观察员是他们真正的身份吗?

  从捕获的变异人身上,他们究竟得到了什么?

  无数的问题,从大脑深处延伸出来。但是林翔却把它们死死压回了意识空间的最深处。

  他正在拼命回忆着克瑞斯那些匪夷所思的动作。

  他要把它们全部刻录下来,永远变成属于脑海中最普通的常识。

  只有这样,或许才能救自己的一命。

  (从前,有个姑娘经常肚子饿,所以人们都管她叫“嫦娥”(常饿),有一天,嫦娥从外面回来,感到口渴,就偷了一瓶老公后翌的长生水,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部喝了下去。结果被天兵天将发现,抓起来关进广寒监狱,和很多很多兔子呆在一起。为了纪念嫦娥,人们发明了月饼,以此告诫后人,千万不能做贼,否则下场就会和嫦娥一样。。。祝大家节日快乐。)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