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萧灵夙

  夙魂歌泣

  第一章:萧灵夙

  一袭蓝色制服的年轻小伙子正疾步向董事长的卧室走去。

  “此人是我的底牌。我绝不能让那个手上沾满鲜血的人拥有我邓氏的所有企业。”

  话因刚落,董事长的办公室门铃响起。

  董事长身边的得力助手看到的却是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年轻小伙子。一双深邃的眼睛似乎可以洞穿一切,然而他那张英俊潇洒的脸却和眼睛成了反比。皮肤也白得很;根本不像可以委以重任的角色。但是他却是董事长的底牌,说明了他身上一定有过人之处。

  “先生,我接到了你的命令就立刻赶了过来。”

  就连得力助手都不敢这样称呼老板,而他却说了先生这两词。

  “你把这封信送到我父亲的手里,务必亲手交给我父亲。”

  年轻小伙子接过信封之后看了一眼董事长身边的人便离开了办公室。

  “董事长,他看起来那么年轻,能担任此次的重任么?”

  “这样的任务,也只有他能够负责了!”

  邓氏集团;是这个时代最有名的公司;囊过了汽车,电脑,服装,陶瓷等领域。全国各地子公司一共7000多家。在这样的一个豪华型大公司里面,需要拥有非常庞大的精英集团,而在这个集团却被一个外来者一网打尽。而这个人却能得到了董事长父亲的鼎力支持。

  这庞大的公司是邓英栩和他的父亲邓浩一同创建起来的。他们父子一同上阵打下了如今的美好江山。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噩梦降临到邓英栩的身上;一个与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克隆人出现了,克隆人不惜一切代价软禁真正的邓英栩。为了不让他感到寂寞,决定把他的得力助手也关了进来。因公司有很多事务要搞个明白,因此暗地里杀了很多人。有几次真正邓英栩身边的得力助手迦南也险些丧命。若不是邓英栩及时出手相救,恐以命丧黄泉。

  迦南不知这年轻小伙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因此邓英栩给他了解一些关于小伙子的事情。

  “他叫萧灵夙,已经是一个众叛亲离的年轻浪子,家乡的乡里人都看不起他了。他并不是重新让乡里人看起他,他走的是极端的路。一人痴迷于网络,直到身无分文,一直到他在一条狭宰又阴暗的胡同里一拳打死了身形比他高大许多的大个子。他看到打死人了不知道怎么办?我本以为他会着急,没有想到他居然从袋里拿出一把匕首,把尸体一块一块地割下来,活生生地吞到肚子里。”

  迦南根本不敢相信这样一个秀气小伙子居然吃过人肉。邓英栩发现迦南的表情便笑了:“他并没有这么可怕。”邓英栩慢慢地回忆着。

  邓英栩轻轻地走到满嘴血腥味的萧灵夙身边。他就像电影里面的吸血鬼一样正在努力吃掉那俱尸体,毫不理会旁边的人。邓英栩看到他如此地残忍,急忙拉开了正在进食的萧灵夙。邓英栩正要张口,他却怕得连动都不敢动。他若是说话的话,他很有可能被这家伙吃掉。这家伙的眼睛在如此幽黑的夜里居然还如此地明亮,那双可怕的眼睛正瞪着邓英栩。萧灵夙看到他被吓到了反而滑稽地笑了起来:“哈哈哈……”邓英栩从未见过这样的笑声。

  一旁听着邓英栩回忆到迦南急切地想知道他是怎么逃离那里的。

  萧灵夙笑完了之后,又盯了邓英栩一会儿居然说了一句让这位董事长出乎意料的话来:“借我三十万,我给这个大哥好好安葬了。”人都被你吃了几块肉,居然还说安葬。然而邓英栩看到他眼中掠过一丝的悔恨之意;难道他并不是有意地杀掉这个人么?萧灵夙见到他有些犹豫又说了一些让他颇为奇怪的话来。

  见到这位董事长根本听不懂他的话来,自己从袋子里掏出几张照片来给他看。董事长看见他的手腕上有几块新的伤疤,都是被锋锐的刀片划伤,一看他手上的那几张照片,董事长再次将两眼瞪圆;照片上是一个女孩被一个男子进行凌辱,其他照片是男子手拿菜刀向一对已经年迈的老人。此时此刻萧灵夙说了他心里的痛:“照片里的女孩是我最心爱的人,她一直陪着我,不管我走什么样的路。就算我不听任何人的劝告,她对我始终不离不弃,我没有钱,她就用她的钱,她没有钱了就去挣钱。”萧灵夙那双可怕的眼睛居然也会散发出泪光:“我告诉她,不要再跟着我了,我打她,骂她,可是她就不走。我为了躲避她四处躲避,可是没有工作的我,依旧抵不过挨饿的日子。我到她那里,那里……”灵夙越想越气:“啊——”终于受不了肚子里的悔恨,怒吼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和她待在一起,为什么上天要这样!”悔恨懊恼的他一拳打到墙上。邓英栩看到他的拳头鲜血直流;可想而知现在的他有多么悔恨,换作是他的话也不会让一个好好的女孩跟着自己受罪。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上天要这样对她。后面的事情,萧灵夙为了报仇,约了这个男人去喝酒,为了搞死他,他特地在酒里放了奇毒无比的毒药,可以让人喝下酒后并没有立即发觉中毒的迹象,而是慢慢地腐蚀人的五脏六腑,待时机成熟了,只要被一拳击中心脏必死无疑。

  邓英栩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了。“我帮你把他好好安葬了,但是你答应我一件事。”为了了结这件事情,他无论什么事情都会答应。

  邓英栩不想问他的这些照片从何得到,这样会让他更加的痛苦,但是他如今杀了人,肯定会被警察找到的,为了日后可以能够让他自己活得有些价值,这位董事居然通过种种关系将他的事情隐藏了起来。

  而萧灵夙每天在邓英栩的豪华别墅里待着。邓英栩有一次在回别墅的路途中超级跑车的轮胎被别人安放好的钉子扎坏了。这个国家的人都知道这个人有着十八辈都用不完的财富,若是能够从他手里抢来一些足以够自己活一辈子了,然而他每次出差都会有好几辆车护送他。没有料到,他这次回别墅居然是独自一人驾车回去。邓英栩正想打开车门下车检查一下,不料却从车里看到外面有五六手持长马刀的人恶汹汹地向他走来。

  “快出来,否则打烂你的车!”这群人很快来到车窗边一边敲打着车身一边睁大瞳孔盯着邓英栩怒喝。本以为邓英栩会下来,不料他也瞪着眼睛看着他们身后的人。这五六个人顺着邓英栩的目光看去;一人拿着一支95式突击步枪正瞄准他们的后背。这人拿着枪瞄准别人的时候手都不抖一下。这些人看到他的那张脸跟小孩子没有什么区别,误以为他拿的是假枪便取笑他那幼稚的想法。在车里的邓英栩也更是这么认为,但是接下来的事情让他膛目结舌;萧灵夙突然开枪,一人的喉咙瞬间被子弹一穿而过。其余的人听到枪响后,瞬间吓得裤子都湿透了。邓英栩立即意识到事情严重,正想下车阻止他继续杀人。萧灵夙却一连几枪杀掉了所有人。

  邓英栩下车看到躺在地上的人,每一个都是被一颗子弹穿过喉咙。然而事情已经很严重了,他正要大发雷霆,不料萧灵夙却说了一句让他哑口无言的话:“他们就算不杀你,你也会在日后找他们算账,为了不要拖泥带水,他们交给我处理就是了。”

  迦南简直不敢相信这小伙子居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可是他一人来这里与邓英栩会面难道就不怕被发现么?还有邓董事长又是怎么和他取的联系的?这一连串的疑问都很想知道,可是邓董事长却不再提起他俩之间的事情而是希望他的信能够到他父亲的手上,至于萧灵夙的生死他再也不关心了。

  =

  此时此刻的萧灵夙正一边吃饭,一边看着邓氏的打手和警察的警车从远处向他行驶过来,眼看越来越近。然而他并不紧张,而是慢悠悠地拿起一张纸巾轻轻抹掉嘴边的油迹。

  四五辆武警运输车,瞬间停到这家饭店的大门前。运输车的后门瞬间打开,一下子冒出十几个手持M870散弹枪的武警。在这家饭店的不远处有一栋大楼,高楼之上有几个狙击手已经就位。

  而此时的萧灵夙向外面的狙击手看了一眼。装腔作势,那个克隆人不就是为了邓英栩的信么?这信岂能这么交给你?我可没有简单。萧灵夙早知道这次交火迟早发生,因此早有准备。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