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出场

  台上长着一张苦瓜脸的会计老师正操着一口浓重的东北腔还略带鼻音地念着课件。每次上苦瓜脸老师的课我都很郁闷,念课件有什么意思,他以为他声音很动听么,想学梁朝伟不成反倒像杨坤。听这种这种苦逼的课,全班同学的行为很自觉分成两派----昏迷党和爪机党,零星有几个依然坐的笔挺的同仁不是目光游离就是真正贯彻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教育方针的好孩子。很悲催的是,这种好孩子竟然他妈的有两个是我们宿舍。

  第一排最左边靠窗的位置会看到一个穿着件几乎皱的不成样的格子衫男生,带着一副眼镜,留着露出锃光发亮脑门的平头,认真地凝望着苦瓜脸,时不时还低头做下笔记。杨霄,我们宿舍年龄最大的,私底下我们称他为霄哥。霄哥从小在农村长大,父母常年外出打工,是奶奶抚养长大的。也许是家境不富裕,还有年迈身患重病的奶奶,霄哥从小就刻苦学习,他考第一名基本上就没人敢拿第二。当然这些都不是霄哥告诉我的,是从霄哥的老乡那儿听说的,据说霄哥是他们县城的传奇。霄哥为人很低调,平时不爱说话,大部分时间往返于图书馆和食堂,业余时间会去我们学校附近的一家自助餐厅打零工,基本上我也只有在晚上宿舍门禁快到了时候才会看见霄哥出现在他的床上捧着本书看。为什么霄哥这么个传奇人物会来我们学校呢?虽然说我们学校顶着个211的光环,但是和北大清华人大这种名校还是不能比的,差了不止好几个档次,按霄哥的传奇程度应该不至于沦落这步田地。据霄哥那个不靠谱的老乡说霄哥高考发挥略有失常,按往年成绩差不多够人大,可今年人大偏偏分数线暴涨,可怜的霄哥几分之差落榜。分数线公布的那天霄哥提着行李就要去高考补习学校,正巧遇见我们学校去他们县城招学生的老师,苦口婆心地说了一下午希望他填报第二志愿去我们学校,并许诺免除四年学费还每个月给400元生活补贴。当时霄哥的奶奶已经住院,家里也没有多余的钱给他复习,我们学校就这么雪中送炭趁火打劫坑蒙拐骗地把霄哥忽悠了进来。

  如果说霄哥是个传奇,那霄哥身后的那位和他坐的一样笔挺,带着虔诚的目光渴望求知的孩子就是个神话。穿着一身levis,拿着碳素笔在本子上哗哗地写着笔记。闻宇涵,小涵子,宿舍按年龄排第四,忘了其实我是最没资格这么喊他的人。我们宿舍一共五个人,我排老五。但小涵子给人感觉比他实际年龄还要幼稚些,也许是家里的良好保护或许是除了学习和玩外对社会没过多的涉入。起初刚认识闻宇涵的时候看他和霄哥一样一丝不苟的学习我觉得他很装逼,因为我帮导员收个人资料时候无意中看到他的父亲工作是本市xx局副局长,就是这惊鸿一瞥让我意识到小涵子是个地地道道的官二代,他还这么拼命的学习为了什么呀。后来我是打心眼儿里佩服小涵子,因为他从来都没显摆过什么甚至没吐露过自己的优越家境,他告诉我他有自己的理想。尽管大学时候很多人和我谈理想我都觉得他们很装逼,可小涵子不是,他是那种真的一步一步踏实踏实不借助外力走下来的人。当年小涵子真是高考失利,人生的滑铁卢,滑到我们学校的,他有拿到清华的自招并且面试通过,可惜高考失常的太离谱。

  和我两位舍友传奇和神话比起来,我他妈的就显得乏善可陈多了。我姓许名琦,没什么戏剧化出身,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个普通大学的教授。至于我为什么来这所大学,真没什么特别原因,就是家里烧高香了发挥正常了分数刚巧就够了,然后我就来了。我自我认为我从小到大最有成就感的事情就是我大二上学期成功地追到了我的女朋友孟宁媛,也就是此刻坐在我身边正用手机看小说的小美女。她的长直发散下来,遮住了半边脸,认真的低头摆弄着她的手机,完全没注意我在盯着着她看。突然下课铃响了,宁媛抬起头来对上我浓浓笑意的目光:“看什么呢?没见过啊?”微笑着轻轻地推了我一下。“见过啊,觉得那么面熟,正在想是谁家媳妇儿那么俊呢。”宁媛笑着瞪了我一眼提着包就往教室门外走去,我抓紧拽上书包追过去,一手揽过她搭在她肩上,笑着说“美女,咱今天中午吃啥啊?”“米线吧。”“好来。”吃过午饭把宁媛送回女生公寓我才回到自己的宿舍。下午没什么课,她和朋友说好一起去逛街我就打算玩一下午的dota。

  回到宿舍,我发现我上铺的小胖依旧在酣睡。每个人生命中都有一个人叫胖子,我生命中的胖子就是睡在我上铺的兄弟。这家伙越发勇猛,从大一开始选修课必逃到现在必修课经常选逃,逃课已经成为他的一日三餐。胖子,宿舍老二,本名佟天哲,有时候也喊他哲哥,家里很有钱,至于到什么程度我不清楚。他家属于家族企业,典型富二代,家里搞过汽车房地产餐饮各种行业。哲哥很牛逼,因为他不是考进我们学校的,是花钱点招进来的据说花了三十多万。其阔绰程度可想而知。不过虽然如此,我很喜欢和哲哥一起混,不是因为他有钱(哥是那种视金钱如粪土的人),而是哲哥很够哥们义气绝对是那种你出事他二话不说帮你顶着的人,并且哲哥很会玩。哲哥家是本市经常带着我出去各种混吃混喝,交一圈子的狐朋狗友并且发掘本市很给力的消遣地点。对了,哲哥还是我的大恩人,他和宁媛是高中同学,正是在哲哥的帮助下我才成功地追上了宁媛。

  宿舍里坐在电脑前面正猥琐笑着地人是宿舍的老三,郑峰,峰子。峰子没什么特殊背景,家里做点小生意不算阔绰但也不能少着他花的。和我一样,自己混顺摸鱼歪打正着考进我们学校。不过峰子的人品和我绝对不一样,这点我必须很明确的划清界限。峰子很多时候让我不得不鄙视他,他的猥琐程度在全系男生中可是出了名的。刚上大一的时候就整天跟在导员屁股后面各种拍马屁,后来小涵子竞选成学院学生会主席后原本不怎么打理人的他天天在学生会跟着小涵子什么兄弟长兄弟短的。我和哲哥一致达成的共识这货不可深交啊。峰子长得一副猥琐样还整天勾搭各种女生,忽悠小学妹,可谓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三天两头就换个女生追,我们都管他叫情圣。峰子完全没听出来情圣这个词的讽刺含义,还沾沾自喜地将此称号大肆宣扬并引以为傲。

  下午哲哥终于磨磨唧唧地从床上爬了起来,眯着眼睛去洗手间刷牙洗脸。哲哥虽然长得白胖但并不显憨,一看就是个精明的小胖。他在洗手间吊着着牙刷含含糊糊地喊我:“琦琦,下午陪我出去啊。”我正在电脑前面厮杀“干嘛?有场啊?”“不是。我有正事。下午去见个人你陪我啊。”“靠,哲哥也有正事。行,兄弟必须陪啊。”跟着哲哥坐地铁去了三里屯,这货太奢侈了在星巴克里做了起来,我端着一杯黑咖啡一脸幽怨地看着哲哥“哲哥,你这消费水平我可无福消受啊,一杯就是我和我老婆的一顿饭呢!我这拖家带口的养活一家子不容易啊!我们这劳苦大众......”“得来,你给我闭嘴吧,这钱是我付的。”“那这日子也不能这么奢侈是吧,中国就是有你这样的人才不能致富的,你不知道多少孩子正吃不饱穿不暖呢?”我装着一副可怜样用夸张的口气说着“哎,要不你救济救济我?求包养啊哥。”“你丫的总算让我见识到人至贱无敌啊。本大爷花钱充分拉动中国经济增长。本大爷包养你,你以后就是我御用小受啊。”“行,谢大爷包养。”我谄媚地冲着哲哥笑。哲哥一手一挥,一脸严肃地和我说:“我和你说正经事。”这变脸变得太快了,我心咯噔一下子,难不成这货真喜欢我,哥可是有家室的人,对我老婆很忠诚的。我没敢在这么严肃的气氛下把我的内心活动告诉哲哥,我担心他直接当场把我给强了,天地良心,宁媛啊,我要是真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一点不是我性感情愿的,我真打不过哲哥,他太他妈的壮了。

  “什么事啊,你整那么严肃。”

  “我要开始做生意了。”

  “什么?”我下巴差点没掉下来“哲哥,你开玩笑呢?起来没吃药吧?”

  “去你的。”哲哥低着头转着手里的咖啡杯“我认真的。这都大三下学期了,明年我们也就毕业了,大家准备考研的考研出国的出国。你也知道我天生就不是块学习的料,就这本科也是买来,这几年考试也就是靠着抄你点蒙混过关。我们家老爷子本来打算要送我去美国读MBA,就我这熊样的,去了也是浪费人民币的。我死活不去念,被老爷子在家骂了一顿,说怎么生了我这么个没出息的儿子。”哲哥顿了下抬头看着我“你说他有什么资格说我,他当年也高中没毕业啊。我和老爷子商量下,把出国的钱省下来给我点让我开餐厅,也算是自主创业给我个锻炼的机会,他还指望我以后去公司帮他呢。虽说哥没什么本事,这么多年自己家也干过这行多少耳濡目染些,况且哥爱吃,也算对美食颇有造诣。哥决定从现在起开始奋斗了。”

  当哲哥发表完说这番演讲的时候我瘫在从椅子上的身子蹭一下坐正了,我不断地摇头:“啧啧啧,没看出来啊,哲哥很有前途啊,你在我心中的龌龊形象蹭一下的就雄伟高大起来了。”

  “哎,哥不是读书的料,只能这么混,希望能早日混出个名堂来。虽然比不过我老爷子,可也不能给他太丢脸啊。”

  “有觉悟,好同志。”我拍着哲哥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

  “哥们以后要靠你帮助啊,我一个人拿不了主意。”

  “我这没经验啊?你不怕我给你砸场子啊?”

  “你就陪我到处吃,学习和观摩下别人的餐厅,总结点经验教训。顺便陪我整装修买东西试菜什么的,我一个人也忙不过来,再说有个人商量着好拿主意。许琦,哥觉得你还是很有慧根的。”

  “就冲着你最后那就话,这忙好说,不就陪吃吗?反正是你掏钱,我吃的开心。”

  “这店要是开起来也算是有你的功劳,哥免费送你百分之十五的股。”

  “真的假的?哲哥,这回报也忒丰厚了吧,小弟受不起啊。”

  “我也不是什么大本生意,好的话一个月最多也就能让你占个一两千的光。”

  “我靠,哲哥你太抬举了,一两千对我这种不劳而获的贫民来说已经是很大一笔巨款了。”

  “行啦,兄弟以后跟着哥好好混。”

  “那是,跟着哲哥有肉吃。”

  哲哥看看低头看看手表说了声快了。

  “今天我们来见谁啊?”

  哲哥坐在窗边指着对面的一家店铺对我说:“那家店面到期了正在找合适的租赁人,我想盘下来,这位置不错在商业街附近,人流量挺大。”

  “是不错的地儿啊。不过这地段,房租也很贵啊。”

  “舍不得孩子套不找狼。”

  没一会儿房东就来了,哲哥和人家套了半天近乎,什么他爸刚下海的时候和房东做过生意,哲哥的表妹和房东的女儿是同学,什么什么的一堆废话。最后还是丫的房东狠17万两年,一点便宜都没让哲哥占着。在哲哥差点点头的时候被我拦了下来。

  “叔叔,你这房子租的太贵了。”

  “不会的,我已经看在他爸爸的面子上给他优惠了很多,正常我们这里的房子两年租个二十万不是问题的。”

  “叔叔,您看你这个店面房龄已经很久了,您对面的房子新,租价十七八万上不是问题。况且您看您这房子在拐角,虽然说的面积数很大,但可用面积至少要减掉将近七八平米是吧?我们也不是急需这店铺,您看看能不能再稍微降点?”

  “十六万,少一分不行了。”

  我没理对面的房东,指着对面说“哲哥,你看着它上面那层也行啊,那不也快到期了么,咱也不急着用等个一两个月也行。再说开餐厅没必要第一层啊,打个大广告牌就行。”

  “小伙子,这样吧,十五万七千。真的不能少了。就是你组上边那层少个十五万也下不来,况且还是开店还是一楼方便。”

  “叔叔,你看这零头也不整,咱各退一步十五万五吧?怎么样?”

  “行,哎,看着他爸爸的面子上,我也就算帮你们了。”

  “那谢谢叔叔了。”我和哲哥赶紧站起来和他握手。

  把房东送走以后哲哥朝我胸口锤了一拳头“行啊,哥们,帮哥省了一万五呢。哥没看走眼人,走今晚哥请你下馆子,咱得尝尝菜去。”

  和哲哥海吃了一顿回学校已经快八点了,回宿舍的时候路过图书馆,离很远就看见宁媛从图书馆里抱着书出来。吃饭的时候还给她发短信问她怎么吃晚饭要不要出来和我们一起吃,她说她和朋友逛街在外面吃,那么快就回来了还去了趟图书馆。我冲着宁媛跑过去,哲哥在后追来还喊着我重色轻友。

  我趁宁媛不注意一把揽过她,亲了她脸颊一下乐呵呵地说:“老婆,想我了没?”

  宁媛很明显被我吓了一跳“你怎么在这儿?”然后眼底流露出一种惊慌失措的感觉,紧紧地抱住怀里的书,并且用手臂完全环住仿佛想把那些书完全揉进怀里。

  “我和哲哥刚吃完饭回来就看见你了。你不是出去逛街了么?”

  “啊,我刚回来,顺便来图书馆借点书。”她有点紧张地说。

  “我送你回公寓啊?”

  “啊?哦。”她突然抬起来头说“不用了,这离女生公寓近,你和哲哥一起回去吧。”

  哲哥这时候凑过来拽着我就走“就是,你老婆大人都发话了,走吧。”

  “那老婆你记得想我啊。”我被哲哥一边拖着走一边还不忘做可怜状地冲着宁媛说话。

  她像往常那样笑着一手捧着书一手冲我挥挥手表示再见。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