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分手

  最近这几天孟宁媛没有经常联系我,她不是那种太粘人的女生,每天忙着自己的事,却喜欢抽空发短信或者打电话骚扰我一下。她的这种性格正好符合我,没事的时候大家各忙各的,不会干涉彼此太多,之间有着断不了的小联系,相见一次还感觉分外亲热。

  我坐在床上不停地晃着床,铁架子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周六的中午,哲哥还依旧在我的上铺安详地睡着,估计他妹的现在来个地震他也没半点察觉。霄哥和小涵子一早就出去了,峰子在那儿看片儿,真是不理解他没质量的片儿也能看的风生水起。在我的人造地震没有折腾起哲哥之后,我毅然站起来,拿起水杯喝了口水喷到哲哥脸上。

  “靠!”这伙立马就精神地坐起来了。“**,你吃错药了?大周末的折腾老子干嘛?!”

  我递过一张手纸给他“宁媛这几天都没有联系我,老子萎了。”

  哲哥拿过纸巾胡乱地擦着脸“就这屁事还值得你这么对我?你打电话找她不就好了。”

  我爬上哲哥的床,坐在他对面“我找了,她最近总说很忙没空见我。我怎么觉得不对劲呢?”

  哲哥眼神古怪地看了我一眼,吞吞吐吐地说:“不知道啊。”顺手把纸巾团成个球往墙角垃圾桶的方向投去“你怎么跟个娘们似的?想那么多干嘛?”

  我扯起被子捂着他的脸“你妹的,我就是觉得最近很不正常。”

  “你又不是女人哪来的第六感?”

  “靠,你不懂。”

  “是,老子不懂。”他扯过被子想继续睡觉,我把脚隔着被子踩在他脸上使劲在他脸蹂躏。

  “丫的!许琦你找死啊?!”他坐起来刚想发飙我顺势抓着床架跳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哲哥一直没有动静,我在下面踹了下他的床板“你又睡了?”

  “喂,许琦,你知道宁媛打算出国吗?”哲哥的声音幽幽地从上面飘了出来。

  “什么?!”我站在下面一把把哲哥的被子扯开

  哲哥躺着看了我一眼就转移视线望着天花板“我听我老妈说的,我以为她告诉你了。”

  我立即摸过来手机要打电话给宁媛被哲哥拦住了“你想干嘛?”

  “还能干嘛?问清楚啊!”

  “她要是想告诉你早晚会和你说的,况且那天从图书馆你没有看到她抱着雅思书遮遮掩掩的吗?你给她点时间让她想清楚,也许她是还没有想好呢。”

  我直接把手机扔在床上,坐在地板上。刚才的一切峰子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估计就是世界末日来了他也能淡定地坐在电脑前面看片。

  我一直坐着,什么话都没说,直到哲哥下床把我拖出门去吃饭我脑子都是属于停滞思考状态的。走到图书馆的时候刚巧宁媛从里面出来,哲哥捅了捅我,给我个眼神的暗示。这次她抱着书反倒没有遮遮掩掩,大大方方的把雅思参考书露出来让我一览无余。

  “你们去哪儿呢?”宁媛笑着问我和哲哥。

  我杵了半天也没有说话,哲哥尴尬地笑了笑“正要去吃饭呢,一起吧?”

  “我还有事呢,一会儿出去。许琦,我走了。”

  我低着头轻轻地嗯了声。妈的,我怎么就那么没种呢?!我活该在她面前矮半截。

  哲哥今天没有带我去尝各种菜而是去了学校附近的一家小酒馆。我们俩就点了三道菜,开始对着一瓶一瓶的喝酒。我的酒量根本不能和哲哥比,几瓶下去我就已经开始走路不稳了。我喝酒的时候一直拍着哲哥的肩说“哲哥,谢你啦。当初不是你,我都追不上宁媛。你那个时候也对我说过宁媛不是一般的女生。现在的我是自讨苦吃,我他么的活该。”哲哥坐在我旁边听着我不停地说,默不作声地喝酒。

  宁媛虽然和我们都是经管学院的却不是一个系,她是工管,我们是金融。第一次见到宁媛是在开学不久后的学院迎新晚会上,她和一个女生表演小提琴合奏。她穿了一件白色的旗袍,上面用桃红色的线绣着一片一片桃花瓣,在灯光的打照下脸颊微微泛红。我相信当天很多男生和我一样被宁媛的气质打动了,更记住了她那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

  当时我捅捅坐在我旁边的哲哥“这女生不错哎。”

  “你说孟宁媛么?”哲哥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我指着仍旧在上面忘我地拉着小提琴的宁媛“她叫孟宁媛啊,刚才报幕的时候没注意听。”

  “嗯,我高中同学。”

  我眼瞬间就放电地看着哲哥不怀好意地笑。哲哥看了我一眼,故意哆嗦地摸着自己的皮肤说“你那是什么眼神?老子不搞基。”

  “哲哥,近水楼台先得月啊,你给我透露点她的信息吧。”

  “你不会想追她吧?”

  “先了解下,觉得不错。等我确定她的性格和品质是我的菜之后再下手喽。”

  “啧啧啧,没看出来呀,原来许琦童鞋还是个很注重内涵的人。”

  “那必须的。”

  “不过到时候别怪哥哥我没提醒过你,孟宁媛不是个容易控制的女生,一副清高的样子,当年我很多哥们追愣是被她浇了一头冷水,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啊。真是不理解,你们竟然喜欢这种类型的女生。”

  后来在哲哥的帮助下我快速地了解了孟宁媛从小学到大学的所有事。孟宁媛的父母也是商人,和哲哥家有过生意来往。孟宁媛从小学就是老师手心里捧着的孩子,是班长大队长,也就是传说中的三道杠,是学校的广播员。小时候就不少男生追她,后来发现她在班里管同学的时候都太凶了,没有人敢招惹她,基本上对她属于敬而远之。上初中,孟宁媛的传说一直在继续。只是进了高中以后成绩开始下滑,加上有才能的人越来越多不知她一个,她也就变成了个普通的好好学习的学生隐匿在茫茫高中人海中。但也许是从小的经历,比较优越的家庭环境和比较出众的外表,让她变得有点争强好胜,独来独往。不少男生曾因为她的个性下血本想征服她,没想到孟大小姐根本不吃这一套。

  当年哲哥一脸担忧地看着我说“你不要掉进她的魔爪里。”

  哲哥的担忧是对的,我还是掉进去了。自从那次晚会后我开始在学校里面不自觉的搜索她的身影;上全学院大课的时候我会坐在她的后面盯着她认真地记笔记,头发散落下来;有时候玩完游戏会不自觉地想她在干什么。

  我对哲哥说我要追她的时候,哲哥摇头地看着我说“中毒太深。”

  我要哲哥帮我出主意,哲哥把吸着的烟头掐灭“我只能让她认识你,其他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没几天晚上,哲哥叫了一帮高中的哥们带上我一起出去吃饭,当然这帮哥们和孟宁媛都认识,就把她也喊上。开始她不大愿意去,后来哲哥说好歹咱也是三年高中同学,难得咱俩还在一个学校让她给哲哥个面子她才答应下来。

  那天晚上一伙人吃吃喝喝还要去ktv唱歌,孟宁媛说要回去太晚宿舍就关门了。哲哥说女孩子一个人回去不安全,让我送她回去,他带着剩下的哥们继续找地儿疯。孟宁媛说她自己可以回去,让我在这里继续玩。我拿起衣服和她的包就往外走“我玩累了,正想回学校。”她没说什么就跟在我后面一起走了。路上我们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些有的没的

  从那以后我就算和孟宁媛认识了,我也没有刻意去找她,只是遇见了打个招呼,在食堂碰见会拼个桌吃个饭,上课的时候也有冠冕堂皇的理由坐在她旁边。

  我就这么厚脸皮的在孟宁媛身边出现了半个学期,到寒假底的时候至少在别人眼里我们俩已经成了关系不错的朋友。过年的时候我给孟宁媛打电话,她还问我为什么寒假不怎么联系她了,我心里偷偷地乐了。其实我不是故意的,是过年家里人比较多,整天出去吃饭,被人灌酒喝多了回家就睡,一睡一天。

  大一下学期回学校哲哥经常带着我,孟宁媛还有高中那伙朋友出去吃吃喝喝要不就去郊区玩。终于在大一结束的时候,孟宁媛和哲哥送我去火车站,我问她愿不愿意当我女朋友。她低着头,咬着嘴唇没说话。

  “你假期回去想,想好告诉我答案。”说完我嘱咐哲哥把她安全送回去拖着行李上了火车。

  我连着好几天都憋着没有给她发短信,一直到五天之后孟宁媛发短信告诉我她愿意。那天我抱着手机在阳台又跳又吼,对面楼上的邻居纷纷探出头来用眼光鄙视我,就差扔几个鸡蛋了。

  我打电话给孟宁媛“老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幸福。”

  她在那边笑着“你称呼换的真快。说吧,你和哲哥预谋了多久了。”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我也太没成就感了。不过你明知道是预谋还配合我俩,快说是多久之前就看上我了?面对着我这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翩翩美少年你还能把持的住那么久,真不简单。”

  “你就自己在那边臭屁吧。”

  宁媛告诉我她答应成为我女朋友的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乐了一夜快凌晨才睡着。我老妈第二天说我昨晚自己一个人在房间傻了一晚上,听得她和我老爸都浑身慎得慌,还问我没得什么病吧。我揽过来我老妈说“恭喜你,许太太,你有儿媳妇了。”我妈愣了半天反应过来,拍着我肩膀“好样的啊,不愧是我生的儿子!”

  坐在一边吃早饭的老爸看了我们一眼,语气平淡地说“大学还是好好学习,不然怎么承担起人家女孩的幸福。”

  老妈乐得冲我爸手一挥对我说:“不用理他。帅儿子,老妈给你做好吃的去。”

  我在酒馆里醉的不成样子,都不知道哲哥是怎么把我拖回的寝室。我躺在床上时候觉得咯得慌,发现手机在身子下面晚上吃饭的时候没有带,屏幕上显示一条来自老婆的短信。我打开短信上面写着“许琦,我们分手吧。”那一刻我突然清醒了,拿着手机冲到洗手间开始狂吐,胃里翻山倒海的,我就想使劲吐恨不得把心也给吐出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