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刘妃(一)

折入太平坊长街,立刻看到车马纷纷,这些都和王妧一样,是赴瑞安长公主的赏花宴的。江玉妆扮娇俏,凑到王妧近旁时,王妧不由自主地发现她身上幽幽透出一股混合着兰桂的脂粉香气。

沉香上前投了请帖,随后有长公主府的执事引着他们从侧门入府,迤然来到一所别院。笑语声由远及近,等到她们入门一看,来的人果然已经不少。

别院中心是一个引渠水凿成的大池,绕着池子摆着数层各类花卉,争奇斗艳,十分赏心悦目。北面一座二层阁楼,正对着阁楼的一片平地上摆着一行二十四只空空如也的高几,从下往上仰望,影影绰绰能看到有人在二楼凭栏观景。东西两面的敞厅和屋舍不断传出欢声笑语。

“燕国公府大小姐,到!”长公主府的另一名执事高声唱名迎客。一时之间,几乎所有人都向王妧的方向看来,原本的笑语声瞬时变作议论纷纷。

最先上前来打招呼的是崔驸马的母亲廖氏。她是个四十出头的雍容妇人,应酬客人进退有度,她先诚恳地欢迎王妧的到来,又和江玉寒暄了几句,然后表达了招呼不周的歉意。

“两位请吧,长公主在阁楼上和客人们说话,再过一会儿就要开宴了。”

江玉听了忙道:“夫人太客气了,那边有几个和我相熟的姐妹,我得先过去见一见。”

廖氏欣然应允,还吩咐婢女给江玉设座看茶。

王妧一人随着廖氏的指引,登上了阁楼二层。楼上更是珠环翠绕,鲜艳的花卉点缀其中,更显得富丽堂皇。

瑞安长公主薄妆桃脸,安坐首位,一如王妧印象中的雍容大方。其余座上宾客尽是些和长公主年纪相仿的年轻妇人,王妧认不全,也并不放在心上。

向长公主行礼毕,有女官领她入座。她只须静待时机,一个能和长公主单独相处的机会。

没想到,长公主却先她一步开了口。

“少见你出门走动,今天怎么肯赏光来赴宴?”虽然长公主话中有几分讽刺,但座中诸人却听出了不一样的亲近。

王妧看了周遭一眼。长公主见了,抬起手来。楼中人明白那手势的意思,纷纷起身往阁楼外层的回廊走去。

“说吧,本公主知道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长公主宴饮的兴致稍微消退了一些,原本坐得直挺的腰板此时也斜斜地靠在椅靠上。

“宴会很热闹。”王妧却说起了不相干的话题,“你请了一个好花匠。”

长公主无谓地笑了笑:“本公主要的,自然是最好的。”

“我在长街上看见他,带着长公主府的家丁抬了许多花,只是没机会和他攀谈。”王妧直言道,“我想见一见他。”那天在游船上,也是这个人指挥着仆役在搬抬一座盆栽虬松。

“哦,本公主当是什么大事呢,值得屏退旁人来说此事?”长公主神色未改,“他不是府里的花匠,本公主得了几株新培的菊花,请他来照料罢了。”

“那他是谁家的人?”王妧心跳如擂鼓。

长公主展颜一笑,她从没遇到过王妧有求于她的时候,这种机会她怎么会放过。正思索间,忽听见楼外人声喧阗,不同寻常。长公主站起身,向廊下走去。王妧得不到她的回答,也紧跟了上去。

执事高唱的名字真真正正地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镇察司指挥使周充出现在了瑞安长公主的赏花宴上,这何止是稀奇,简直可以说是颠覆了人们的认知。周充拒绝了一切王孙贵胄宴饮游乐的邀请,许多人甚至没见过他的真面目。

“听说他冷血无情,前些日子把刘公子抓进镇察司大牢,刘夫人哭得眼睛都快瞎了,他也不让人母子相见。”

有位小姐惊呼了一声:“我还听说,是因为刘公子被折磨得不成人形,才不让刘夫人去看的。”

又有人插话问道:“哪个刘公子啊?”引来其他人的一阵鄙夷。

“你们说的都太吓人了。我听说,周大人入京前带着数十人马,剿了踏燕山上的一伙悍匪,皇上因此特别看重他。”

“什么?你快细说与我们听听。”

沉浸在七嘴八舌的议论中的诸人似乎都没察觉到长公主的到来。

长公主居高临下地往周充的位置瞥去。以周充为中心的三尺距离内除了一个女子之外不见其他人影,人们的目光很快从周充转移到那个女子身上。

“她长得可真好看。”长公主感慨道。众人惊觉,纷纷垂首,有自恃与长公主亲厚的几人则出声附和。

长公主像是不知道周围人的异状,侧过头看了王妧一眼。王妧会意,便又跟她回到楼中。其余诸人皆悄然立在原地。

“本公主可以考虑告诉你,那个花匠是谁家的。”回到位上坐定,长公主面露微笑,“只要你答应帮本公主一个忙。”

“什么忙?”王妧心中疑惑。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你答不答应?”长公主盯着王妧的脸,好整以暇地问。

王妧迟疑了片刻,最终才说:“好。”

话音刚落,长公主即站起身来,走近王妧,沉声道:“你去打听周充身边那个女人的来历。”说完,也不管王妧反应如何,她招来女官,吩咐准备开宴。

长公主暂时离开去更衣梳洗。王妧也脸色凝重地下了楼。

东厅尽是年轻的面孔,王妧认识的不过十之一二。

江玉被数个嬉闹的女孩子推搡着向前挪步,这时,她瞥见王妧的身影,就像看见救星似的朝着王妧挥手。

笑闹诸人也收敛了一些,江玉抓住机会向王妧快步走来。

“我要死了。”江玉脸颊发红,哀声向王妧哭诉。

王妧脸色微变,并不高兴听到这种话:“你闯了什么祸?”

江玉支支吾吾,一边侧脸去看身后交头接耳的几个姐妹们。

“我和她们说,我以前认识那位指挥使大人,她们……她们就非要我去和他说几句话来证明。我……”她退缩了。

当宴席上的人们谈论起周充的时候,有的畏惧于他狠戾的手段,有的不齿于他逢迎天子的谄臣作为,但更多人心照不宣地歆羡他年纪轻轻就获得了如此权势,在座的与他同龄的人还荫蔽在祖宗的恩泽之下。

江玉幼时确实曾经在燕国公府见过周充,可是时过境迁,对方是不是还记得那微不足道的情分,她没有一点把握。

“你陪我过去和他打个招呼,好不好?”见王妧并不松口,江玉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还是说,你还在怨我把那件事告诉他?”

王妧看她的眼神忽然变得冷漠和阴晦。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