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你有没有后悔

苏澜抬手捏住自己的耳朵,可那尖锐的声音像一根刺一样,直戳自己心底。

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向前走了几分,便被养母堵在了门口,杨芬兰嫌恶地盯着苏澜,冷哼一声:“你回来做什么?”

苏澜面色苍白,她倨傲地扬起头,不动声色地收敛了所有负面情绪,轻笑一声:“妈,你以后别去医院打扰三伯母和纪青雯,你要钱直接找我。”

“那就给钱,五万!一分都不能少!”

杨芬兰颐指气使地伸手,她看着苏澜的眼里满是恨意,这个她抱养来的女儿,害死了她亲生女儿,这辈子她都不会原谅这个扫把星!

苏澜的手捏紧了自己的包,她低头从包里拿出了一张卡递给杨芬兰,“这里面是三万,我所有家当。”

“你是高高在上的纪太太,说没钱我信吗?”杨芬兰得寸进尺,甚至一只手推搡了苏澜一把。

眼看着苏澜身形不稳,整个人踉跄着向后倒去,杨芬兰才“啪”一声关上门。

中年妇女怨恨的声音自门里爬出来,“滚!以后别叫我妈!”

苏澜已然蹲在地上,脚踝扭得火辣辣的疼,街坊邻里皆冒出来看好戏,有的还指指点点。

“别看她整日穿金戴银,名义上是纪华集团总裁的太太,其实啊,还不如一个被包养的X奶……”

恶毒的话让苏澜的心紧紧收起来,她忍着疼痛站起身,凉薄的目光扫了一众人,沉默着向着自己的车子走去。

她将车窗开到了最大,任由冷风从车窗里灌进来,眼泪才似断了线的珠子一般。

家里距离市区比较远,至少两个小时的路程,苏澜开的心不在焉,看着道路两边飞速掠过的风景,她自嘲地笑。

三年了,自从苏樱葬身那场火海已经三年了。

她背负着莫须有的罪名,在纪瀚奕眼里她是心机深沉为了嫁给他不择手段的女人,她爱的累了。

“砰!”

巨大的一声之后,车身骤然前倾,艰难地拖行了几十米后方向盘彻底不受控制,向着路边的树上撞过去……

苏澜瞪大了眼睛,她可不能死!

她双臂紧紧护着头,好在冲力不大,象征性地撞在树上,接着整个车子发出了汽油漏在外面的声音。

苏澜双手颤抖,慌乱地拔开安全带带上包跳车,左前轮胎已经爆了。

她沿着路边一直奔跑,有喇叭声在她身后不厌其烦地响,她也没止步。

直到一辆黑色的商务卡宴横着停在她面前,苏澜才勉强回神。

看着车上走下来温文尔雅的男人,她下意识揉了揉眼睛,僵硬地笑着:“穆寒宁,怎么是你?”

男人戴着一副金丝边框的眼镜,身上的西装一丝不苟,视线落在苏澜因为一直奔跑而微红的脸上,绅士道:“后面那辆爆胎的车是你的?”

苏澜点头,她强行深呼吸,让躁动不安的心慢慢平静下来,又恢复了平常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

“我顺路送你回去。”穆寒宁拉开车门,不等苏澜回应一只手就搭上了她的肩膀,将她送上了车。

车内气氛怪异,是穆寒宁率先开口,“你还好吗?”他余光瞥了眼副驾驶上闭目养神的女人,她比三年前更加精炼又迷人。

可是她眼里总有一股耐人寻味的感伤,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

穆寒宁打开车载音乐,似流水般的钢琴曲流淌进苏澜心底,她睁眼,清澈的眸子里有了生气,她淡淡回答:“好。”

内心有一个嚣张的声音在歇斯底里地吼,你真的好吗?

回忆倾倒的猝不及防,穆寒宁当初追她时,也小心翼翼地询问过她喜欢听哪种音乐。

车子抵达纪家别墅的时候天空已经沾染了一层暮黑。

苏澜站在车旁看着穆寒宁,发自肺腑道:“谢谢你。”

穆寒宁习惯性伸手揉了揉苏澜的头发,宠溺道:“你的车子我已经打电话叫拖车公司拖走了,后续走保险即可。”

苏澜下意识向后倒退,堪堪避开穆寒宁的温柔,她转身走的义无反顾。

身后穆寒宁略带失落的询问声传来,“苏澜,你有没有后悔当年的决定?”

后悔?

她有资格后悔吗?

在她选择嫁给纪瀚奕时,她就没有回头路可走。

她牙齿紧咬着下唇,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整个人宛若一株脱水的蔬菜,软绵绵地靠在玄关处换鞋。

大厅里没有开灯,有种压抑的感觉。

苏澜光着脚向前挪动,随即她的手腕就被人猛地拽过去。

电光火石的一刹那,她的手指将将触碰到灯的开关,整个大厅被暖黄的光照亮,她稳稳地跌进了纪瀚奕的怀里。

她喉咙滑动,他为何会回来?

眼底的错愕被纪瀚奕全然收进眼里,他大手钳制着她的肩膀,用了十分的力气,苏澜疼的几乎叫出声音来。

男人眼里散发出无尽恐怖的光芒,声音冷冽:“还想和前男友破镜重圆?”

“没有。”

苏澜轻呵一声,纪瀚奕可真看得起她,她都要在纪太太的位置上坐到死了,怎么还会僭越……

纪瀚奕另一只手捏紧她胸前的衣物,将她绵软的两团捏到变形,刚才别墅外他们两不是在暧昧缠绵么?这个口是心非的女人!

苏澜疼的倒吸一口凉气,她想要挣扎,他鹰隼般的眸子精准地捕捉到她的动机,狠狠地遏制在摇篮里。

她被猛地摔在楼梯上,苏澜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快要散架了。

纪瀚奕俯身,像一只恶魔,轻而易举就撕裂了她身上的衣物,她如一只小丑,一丝不挂地取悦他。

他俯身,大手挑逗着她最私密的部位,扬眉讽刺道:“苏澜,你怎么这么贱?”

她嘴唇微张,还想说什么,他大手就掐着她最敏感的部位,铺天盖地的吻将她包围。

苏澜牟足了劲咬着男人的舌头,直至嘴里蔓延开血腥味……

纪瀚奕掐着她的脖子,额头青筋条条绽开,若不是身下的女人长着一张和苏樱一模一样的脸,他真的会打一巴掌下去。

苏澜已经闭上了眼眸,睫毛轻轻颤动,预想中的疼痛没有来,她只是猛地被纪瀚奕抓起来,以一种动物更加屈辱的姿势去满足他。

她疼到额头浸满了细密的汗珠,最后尖叫一声:“苏樱也会被你这么变态地对待吗?”

设置
字号 18
颜色